优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诀 > 870章 再遇言欢,神秘老人
    顾颜微笑着说道:“言欢小道长,真是好久不见,当年在卫都分别的时候,本来我还有些担心你,现在看来,你活的比我想象中,要滋润得多了啊。”

    少年苦着脸说道:“我哪里滋润过,当年被一个妖女抓住,如果不是我跑得快,差一点就被她当成了祭品给吃了。这么多年,倒是你风光了很多啊。我在蒙顶山,都一直听人说你的名字。”

    这个少年,自然就是言欢。当年顾颜在栖云山遇到过的那个小道士,当年拿一尊假鼎骗了顾颜,没想到那尊被他用来行骗的假货,却是实实在在的九嶷鼎,让顾颜捡了这样一个天大的便宜。

    后来两人还曾一起并肩作战过,然后顾颜离开卫都,在子午谷前,看到言欢顺水漂流,她想去救,陷入子午谷的地宫之中,后来也一直没有发现言欢的踪迹。只听说他被师父灵枢子救走,就此之后,两人便始终缘悭一面。

    现在看来,他还是当年的样子,外表上并没什么变化,只是身材渐渐的长成,眉宇间多了几分英气,但不经意间露出的那一丝狡黠笑容,仍然能让顾颜回想起当年那个喜欢耍小聪明的小道僮。

    不过当年只是在炼气期的小道僮,现在也已经成了结丹期的真人。顾颜抿着嘴笑道:“你刚才夹着腰训人,可也颇有气势呢。”

    言欢苦着脸说道:“我哪有什么气势,我这是被抓了差,没办法。”

    顾颜奇道:“被抓什么差?”

    言欢道:“不是最近有大量的修士涌入中原吗。丹鼎派的掌门人下了令旨。让我们在这里收拢这些修士们。尽量把他们留在境内,不要放到天云州去。”

    顾颜笑道:“玉鼎真人这一次,倒真是慈悲心肠啊。”她与丹鼎派的关系,其实说起来十分不睦,双方曾经不止一次的发生过冲突,顾颜更是曾亲手杀死过韩千羽与沈梦离,这两个华严心爱的弟子,大概在丹鼎派中。她能够谈笑风生,并无避忌的,也就只有言欢一个人了。

    言欢撇撇嘴说道:“不是掌门人的决定,这是华严祖师的钧旨,大家都要听的。其实我也不想来做这种事,你看他们那些人,吓破胆子的模样,就应该让他们吃些苦头才是。”

    顾颜不想再提此事,挥了挥手说道:“上次你在冰月宫里,救了小羽。我还没向你道谢呢。”

    言欢很是大剌剌的挥了挥手,“这算什么。不过是小事情,我们这是意气相投,好兄弟!”他好奇的问道,“是你去找那个老女人了吗,才把英子也放出来?”

    顾颜听他管冰月仙子叫“老女人”,就忍不住想笑,“是我和冰月打了一架,然后她才答应放人的。”

    言欢瞪大了眼睛,“天哪,那一定是你把她打服了。那个女人,可是向来眼睛长在头顶上的,连我师父,她都不一定放在眼里,却能被你打败,你现在真的厉害到这个样子啦。”

    他低下头,脚尖不停的在地上划着小圆圈,“当年我遇到你的时候,大家都是炼气期的嘛,weishenme你升的这么快,我还只能在金丹初期徘徊着,真是惨到家了啊。”

    顾颜笑道:“我当时是受了伤,从金丹期退回来的,你能跟我比么?再说,没有你的帮助,我也不可能得到九嶷鼎这个修炼利器啊。这里不是也有你的功劳嘛。”

    听到顾颜这句话,言欢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他飞快的跳起来,看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人,才去捂顾颜的嘴巴,“你可千万别宣扬这件事啊,现在他们一直都不知道你手里九嶷鼎的来历,只知道是从碧灵仙子手里继承的,如果知道,这尊鼎最早,是从我的手里流出去的,那还不是把我剥皮抽筋了啊。那个时候,连师父都救不了我了。”

    顾颜hahadaxiao了起来,说道:“不知道你的丹道,已经炼到什么地步了?我看你在修行上,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突破了,还是专注于丹道之上吧,如果真的能够别出蹊径,自成一家的话,将来也会成为丹道大师啊。”

    言欢苦着脸说道:“你不要再讽刺我了好不好,当年是我的想法太幼稚了,丹道与修行一样,以正合,以奇胜,一味的别出心裁,独树一帜,终究成不了大道的。”

    顾颜笑了笑,脸色一肃,“你能这样想,就很明白。在旁人的眼中,丹道虽是小道,但暗合天地阴阳造化的至理,未必就比修行之道要差,你当年的想法,不是不好,只是还需要根基,将来根基到了,自然可以悟道。”

    言欢躬身道:“谨受教!”他在论道之时,也显得认真无比。

    这时,在另一边,传来了“啪啪”的击掌之声,有一个鹤发童颜,红光满面的老道士走了过来,他大声的笑着说道:“久闻顾仙子是丹道大家,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顾颜笑着向他拱了拱手,“这位是灵枢子道长?”

    当年她去参加丹鼎派法会的时候,丹鼎派的七元婴,她见过了大半,不过这位灵枢子却并没有见过,想来那个时候,他没有出席。

    灵枢子daxiao道:“我奉掌门人之命,四处巡查,顺便来看看我这个小徒弟,无意中听到了仙子的一番高论,果然受益匪浅。”

    顾颜笑道:“道长此言,未免过谦了。”

    灵枢子摇摇头,“金丹大道,博大如海,穷尽人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够参透几分,老道在结婴之后,炼丹反而少了,就是因为在炼丹之时,常自感到惶恐,生怕手法稍一偏差,反而违了天地至理。”

    顾颜沉吟道:“道长所修之丹道,似乎与丹鼎派祖传的法门。有所不同?”

    她猜得不错。灵枢子的丹道。多半出自于自悟,与一般丹鼎派那种霸道无比,强求丹力的丹道,并不完全符合,只是他习自于丹鼎派,时间长了,想要别出机杼,也不太可能。因此,在结婴之后,他才陷入到了一个丹道的瓶颈之中。也正因如此,他一直都没有突破到元中的境界。

    不过他为人洒脱,于这些事情并不在意,而且他在门派之中,朋友很少,弟子更是只有言欢这一个,将来的灵枢峰,都是要传给言欢的。因此,他对和言欢关系haode人。也都会感到亲近,而顾颜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听到顾颜的话,便问道:“我听说碧霞宗,一直传承着碧灵仙子当年的丹道,不知何时能有机会,上丹霞山一晤,与诸位道友,坐而论道。”

    顾颜微笑不语,碧灵仙子的丹道,真正得传的,也只有她一个人而已,就连已经结婴的张大牛,不过得了七成而已,只是灵枢子的想法,未免有些想当然了,以自己和丹鼎派的关系,虽然没到撕破脸的境地,但想要如好朋友一样的坐而论道,基本是没什么希望的了。

    不过她也不想驳灵枢子的话,微笑道:“若有机会,顾颜当于丹鼎山上,恭候各位的大驾。”

    灵枢子笑了笑,他也觉得,顾颜似乎不像想象的那样热情。他平时深居于蒙顶山内,称得上是一个丹痴,对于苍梧的局势,碧霞宗与丹鼎派的关系,了解的并不算十分清楚,对于擅长丹道的人,一见面便会引为知己,否则的话,多半如同陌路,因此,虽然顾颜的态度算不上热情,但他也并不在意,而是很高兴的说:“若有机会,定当拜访!”说完,他就让言欢继续留在这里,自己则继续飞去四周巡查。

    言欢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事,挥着手,好像要说什么,但zuihou却又止住了。他有些悻悻的说道:“算了,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

    顾颜看着这对师徒,觉得十分有趣,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也算得上是师徒中的一对异数了吧。

    她笑着说道:“你又要做什么坏事,想要瞒住你师父了,是不是又想一个人偷跑到外面?”

    言欢很是不满的说道:“喂,哪有这种事,现在我可不是小孩子了好不好?”他小声的说道,“我前几天,在附近遇到了我的师叔,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应该和师父提起。”

    顾颜讶道:“你的师叔,是那位黄道长?”

    “嗯。”言欢一边点着头,一边说道,“你也应该记得吧,他还曾经帮你修补过阵图呢。”

    顾颜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脸色也变得严肃,“你是在哪里遇到他的?”

    言欢用手向着西南方指了指,“那里有一片树林,前几天我曾经在那里,遇到过他采药。”

    顾颜道:“你这位师叔,以前是曾经在丹鼎派和你师父一起修行的么?”

    言欢有些奇怪,不知道顾颜为何会对黄道人如此关注,他想了想,才说道:“我这位师叔,其实并没有在丹鼎派修行过多久,大概也就是十几年的时光而已,不过当时我的师父,在丹鼎派里还很不起眼,我的师祖,那个时候,也不过是个小小的结丹修士而已,而且他所修的丹道,与丹鼎派的主流不同,因此拜在他门下的弟子也不多,后来又纷纷的改投别的修士,zuihou就剩下我师父,与师叔两个人。不过师叔在丹道上的资质很是平常,在修了十几年之后,也没有修出什么名堂,所以就自请下山去了。听说后来他在苍梧各地,游历了很久,然后才在卫都定居下来,但也没有几十年,后来我们在卫都打了一场,然后他就走啦,后来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师父前一阵子,还念叨过他呢。”

    岳羽好奇的说道:“那你weishenme不把消息告诉他?”

    言欢挠了挠头,“其实我觉得,师叔这样子也很好啊,如果我师父听到他的消息,就会把他抓回来,让他在丹鼎派里苦修。我师父就是这个样子,他总觉得这样子是对别人好,不过我觉得。师叔应该不会喜欢这样的生活吧。”

    顾颜点点头。“令师叔是奇人异士。或许这样的生活,真的更适合他。”

    言欢嘿嘿的笑了笑,“我就知道,只有你比较理解我,当年就是这样。你现在也算是苍梧的名人啦,不过我觉得,你还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顾颜笑道:“变的是外物。不变的,唯本心而已。”

    言欢默默的点头,“好了,我要接着去四处巡查啦,将来有时间,我去丹霞山看你们,好不好?”

    顾颜点点头,“好吧,到时候,你就给我传讯。”言欢向她们拱了拱手。便破空飞去。

    岳羽翘着头说道:“他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啊。”

    顾颜“嗯”了一声,“他们师徒。其实都是很真性情的人,丹鼎派那样的地方,其实并不适合他们。”

    半路遇到言欢,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随即她便说道:“我们暂时先不南返,我要到那里去看看!”

    顾颜向着言欢所指示的那片林子飞去,在一路上都是大量修士蜂拥逃亡时,她们四个人的动静,并不算显眼,顾颜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那片树林之外。这是一片红枫树的林子,树叶上面全都染着一层红霜,在夕阳的映照之下,显得格外美丽,顾颜向四周看了一下,便说道:“你们在这里等候,我先进去看一看。”

    林英点点头,带着他们在树林外面守候,顾颜则缓步进入了树林。

    她朗声说道:“黄道长可在此地?”

    她的声音,远远的飘扬开去,在树林里激起了无数的回音,可是并没有人应声。

    顾颜眉头一皱,她一扬手,朱颜镜便已被取在了手中,用手在镜面上划动了几下,整个树林之中,忽然弥漫起了一层杀气来。

    顾颜笑道:“道长,你再不出来,小心我将这片树林,全都夷为平地!”

    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声,从不远处传了出来,“咳,咳。我就知道,你这个女娃子,向来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的,我这把老骨头,可禁不住你的折腾啊。”

    顾颜微笑一笑,她身前的树丛,这时已经向着两边分开,从里面露出一个穿着破旧长袍的老道士身影,正是黄道人,与当年在卫都分别的时候,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

    顾颜看着这道有些熟悉的身影,微笑着说道:“道长,我们已有多年没见过面了吧?”

    黄道人咳嗽了几声,“是啊,自从当年卫都一别,已经有三百多年了。”

    顾颜微笑着摇摇头,“我不对,我觉得也就是一百年的样子,当年在栖云山的时候,我们不是还见过一面么?”

    说到zuihou一句话,她的声音忽然间就变得冷厉了起来,“当年在灵园中,出现过的那个人,取走了溶老的尸骨,是不是你?”

    当年魔门大兴于东南,顾颜前去救人,把留守在栖云山的弟子们全都带走,然后,她就去迁走溶老的尸骨,但却晚了一步,有人抢在她的前头,带走了溶老的尸骨,让顾颜只见到了一个背影。

    当时,顾颜只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直到今天遇到了言欢,她才想起来,那个背影,不正是眼前的黄道人么?

    黄道人苦笑了一声,“这都被你发现了。”他点点头,“不错,那个人就是我。其实我和溶老,本来就是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当年他服用的那颗长生丹,还是我帮他炼制过的呢。他死了之后,我也经常去他的坟前拜祭,后来那群魔崽子们在东南肆虐,我怕他的坟墓受到损坏,就早去一步,移走了他的骸骨。”

    顾颜点头道:“那么阁下将他的尸骨,放在哪里?”

    黄道人说道:“我将他的骸骨,安放到了极北之地,放在冰川之下,万年不朽。你也可以前去拜祭。”

    顾颜笑了笑,“我向来视溶老如亲长,道长所做之事,我甚感念,在此多谢了。”

    黄道人松了一口气,像是如释重负的模样,“仙子叫我来,就是为了此事么?若无其它的事,我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

    他向着顾颜微微点头。然后转身便走。

    顾颜眉头微皱。她再一次见到黄道人。总是觉得有些古怪,却又想不出在什么地方。

    那次在栖云山,其实只不过是惊鸿一瞥,她并没有见到黄道人的面目,现在看起来,他和当年在卫都城所见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对!

    顾颜忽然间警醒过来,这才是最大的古怪之处。

    当年顾颜在见到黄道人的时候。她不过刚刚回复了筑基期的修为,那个时候,在她的眼中,黄道人就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修士,但相隔了数百年,她再看黄道人,居然并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比起当年,顾颜现在已经晋身元婴,如果黄道人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修士的话,那么这些年来。他的寿元都能够耗尽了,怎么可能体内的灵气毫无变化。就像是这几百年中,岁月的流逝,根本没有体现在他的身上一样。

    她飞快的将目光看向了远方,黄道人在那里不疾不缓的走着,可他的身影,却已经要脱离顾颜的视线之外,顾颜喝道:“zhanzhu!”

    她单手摧动定海珠,二十四颗诸天星辰之力,向着黄道人压迫过去,平地卷起的旋风,如刀削一般的飞来,瞬间便将这片树林的顶部全都催折。

    黄道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无数的陨石从他的头顶上砸落,大片的树木被震成了齑粉,可是他的身上,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他长叹了一口气,回过了头来。

    虽然他的外表并没什么变化,仍然是那副苍白而皱纹横生的面容,但气势却已经变得迥然不同。如果说先前,他不过是一个平淡无常,略显猥琐的小修士,那么现在,他随意的站在那里,则已经显现出一股渊停岳峙般的大宗师气度来。

    他看着顾颜,苦笑了一声,“终究是没瞒过你的眼睛啊。我不知道,破绽出在哪里?”

    顾颜冷冷的说道:“因为你实在掩饰的太好了,你不觉得,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你的形象却仍然与先前一般无二,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对么?”

    黄道人恍然大悟的拍了拍额头,“原来如此。这其实也不能怪我,因为很多人,都不会像你一样对我的印象如此深刻,我的师兄,不会察觉出这些,言欢那个小家伙,他的修为不到,也看不出这些。只有你,你这个只用了几百年,就从炼气期一路修至元中的怪胎,才能够看破我的伪装啊。”

    顾颜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阁下的修为,应该并不在我之下吧?”

    悬浮在空中的定海珠,并没有被她收去,顾颜低声吟念法诀,忽然之间,二十四颗定海珠,在空中齐刷刷的裂为了两半,四十八道剑气随之迸射而出,漫天剑气纷落如寸,如同在密林之内,卷起了一阵旋风一般,无数的红叶在空中乱舞,在剑气搅动之下,瞬间便被卷成了漫天的碎粉,而无数剑气汇成于一点,已经向着黄道人的头顶上落去。

    剑气纵横,在空中发出丝丝的响声,黄道人身体所处的数丈方圆,所有的灵气全都已经被剑气所吸空。

    他摊着双手,苦笑一声,看着已经飞临至头顶上的剑气,“我已经把底都交代出来了,你又何苦要斩尽杀绝呢?”

    他的双手,微不可察的做了一个手势,像是在虚空之中,被无声的开了一个口子一般,所有的剑气全都顺着这个口子泄去,居然没有对他造成半点影响。

    顾颜的眉头微皱,在这一刻,黄道人给她的感觉,深不可测,就如同当日荷塘主人,以轻描淡写的手法,举重若轻,就将她与冰月的纷争化解一下。

    黄道人的修为,或许并不在荷塘主人之下!

    她在这一刻所激起的剑气,几乎将整片树林全都夷为了平地,林英等人,也都清晰的看到了里面的动静,她们全都看到了站在中央的黄道人,同时惊呼道:“大叔,是你?”

    PS:本书里有两个人物的出场很有意义,一个是566章的叶云霆,一个是本章的黄老头儿。(未完待续。)

http://www.lysghj.com.cn/4_4864/2453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