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诀 > 834章 剑修第一人!
    顾颜的全身同时一震,她在紫罗峡中所受的伤势,并未痊愈,这时又受重击,顿时一口鲜血便直喷了出来。苏曼箭惊叫道:“你怎么样?”

    顾颜沉声道:“无事!”她低声吟动法诀,九嶷鼎在空中扩散开来,那颗先天混沌元胎在上遥镇,几乎将整个凤凰台全都罩住,金色巨鸟不能飞起,那道剑魂也在凤凰台上左冲右突,却始终也不能离开凤凰台的范围之地。

    这时叶云霆的目光,已经变得无比清澈起来,他全身上下,这时都有丝丝的剑气xiangshang冒起,但已不会再被造化之火所焚,而是护着他的全身,让他能够一步步的向着凤凰台之上走去。

    苏曼箭用手掩着口,惊喜的说道:“云霆师叔身上的剑心障,都已经被焚化,现在他的修为已经大成,可以晋身元婴中期了!”

    顾颜也不禁为他欣喜,叶云霆少年成名,意气风发,但在结婴之后的修行之路,便着实算得上有些坎坷,甚至在南海,还遭受了一次自燃剑魂之劫,多亏顾颜以灵丹相助,才让他脱困,而现在,他终于能够晋身到元婴中期了。

    但叶云霆似乎并没有回头之意,他借体外的阴阳剑气护身,一步步的迈上了凤凰台。顾颜道:“他要做什么?”

    莫离这时已经在身后大叫起来:“喂,小师弟,你可千万不要把上古剑魂放走了啊!”

    叶云霆回过头,露出一个笑容,像是对他所说的话。了然于胸一样。而顾颜这时也不禁瞪大了眼睛。她看着叶云霆,到了那只巨鸟的阶下,随后他伸出手来,便向着空中的那只上古剑魂抓了过去。

    她惊讶的说道:“他居然想要降服那只上古剑魂?”

    宁封子小声的说道:“他可真是痴心妄想呀,连我都看得出来,那道剑魂身上,所蕴含着的剑气,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承受的。就算是现在苍梧任意的一位元婴修士,都没有能力,能够承受那样深厚的剑气,”

    她的语气中,像是对叶云霆,很是不屑的模样,顾颜一愣,才想起这两个人在大荒的时候,还有过一段小小的过节,不禁哑然失笑。可随即她的脸色便变了一下,低声道:“剑尊。以我之力,可不能支撑的太久,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将这道上古剑魂收去?”

    她镇在空中的九嶷鼎,这时已经开始微微的摇动起来,那只金色巨鸟自下而下的反弹之力,愈加的强大,似乎过不了多久,它就要破空飞去一样。

    莫离摊了摊手,很是无奈的说道:“这是上古剑魂!历代典籍中都没有记载,除非是藏剑祖师亲自来此,否则的话,我哪有什么办法能够对付它?”

    这时苏曼箭忽然说道:“顾姐姐,如果你的九嶷鼎镇压不住,会怎么样?”

    顾颜道:“那这只金色巨鸟,就会飞走!”

    苏曼箭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她低声的说道:“师叔,你还记得么,当年藏剑祖师传下来的那句偈语。”

    莫离不耐的说道:“他说过那么多的话,每一句话都被你们这些无聊的人奉为经典,我哪记得那许多?”

    苏曼箭低声吟道:“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她刚念出了这两句的时候,叶云霆已经走到了巨鸟的阶下,他的一只手伸出来,似乎划破了眼前的虚空,一把便抓住了那道正四处飞腾着的剑魂。

    而他的全身,陡然间一震,身体之上,顿时光芒大作。

    在空中,有一个隐隐的影子浮现了出来,那是一个身穿道装,眉宇之间顾盼神飞的道者,他一手掐着剑诀,在空中傲然而立,像一柄可以刺穿长空的利剑一样。

    莫离与苏曼箭,这时全都伏地拜倒,“祖师!”

    原来,这就是藏剑留存在凤凰台上的一道虚影。

    这凤凰台,果然是藏剑本人的参修之所!

    而顾颜这时,则呆呆的站在那里,她并不认识藏剑,但他所摆出的这个姿势,对她来说却极为熟悉。这正是她在玄都殿之时,所见到的那位上古炼虚期的大修,当时所摆出的姿势一样。

    这是先天无形剑气,剑道之中,极为高深的手段!

    叶云霆就是为了在洗剑池中参悟先天剑气,才为此闭关百年,闭门不出,一心苦修,那么现在,他是要得偿所愿了么?

    顾颜怔怔的看着叶云霆,他站在无穷的剑气之中,也同样的向着头顶上所显露出的藏剑祖师的虚影,在顶礼膜拜。只是在他的目光中,有着一丝坚毅之色。

    在三拜之后,他站起身来,那道上古剑魂,正在他的身上,不停的飞舞,而他的脸色,似乎在一瞬间就变得赤红。

    苏曼箭惊呼道:“不好,这是剑气入体,云霆师叔,他只怕要被这些剑气给撑爆了!”

    莫离唉声叹气的摇着头,“小师弟啊,你也太不自量力了,这上古剑魂,是你一个人就能够应付的么,你居然想直接引藏剑祖师所遗留的剑气入体,难道还不会被撑爆了?”

    这时,顾颜已经感到九嶷鼎上的震动愈加剧烈了起来,那只金色巨鸟,忽然间扬起了头来,发出了一记惊天般的长啸之声,整个洗剑池都为之一震,在这一刻,顾颜的耳边嗡嗡而鸣,几乎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但同时,她却又像是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在她的耳边,传来了无数种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像是来自于极遥远的地方,像是有人在奔走呼喝,有惊呼、赞叹,等等,不一而足。

    远在南海的朱雀岛,重立朱雀城的小谢侯,这时已经在静室之中。慄然而起。而这时。在室外,已经有弟子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岛主,朱雀岛的后山,似乎有火山爆发了!”

    谢侯的妻子曹云熏这时也驭剑而来,她刚到了谢侯的身前,众人便同时听到了,那一声清脆无比。足以震动天地的长鸣之声。

    三人同时出了静室,曹云熏惊呼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在朱雀岛之后,原本那块如同雕塑一般的大石,这时已经变得粉碎,岛后裂开了深深的一条沟壑,有一只金色巨鸟之形,正浮在了朱雀岛的上空,漫天全被金霞所笼罩起来,无比强大的威压,已经降临在朱雀岛上。那些低级的弟子,这时都已经纷纷拜伏了下去。

    谢侯本来有些惊讶的脸色。这时却已经回复了正常,他喃喃的说道:“终于来了啊,这一天,终于还是到了。她是不是在苍梧,找到了开启这扇大门的钥匙?”

    他的脸色,一时间有些凄然,“这个秘密,终究还是不能守护得长久啊。只是不知道,谁才是那个天命之人呢、”

    曹云熏有些莫名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但她也清楚,自己的丈夫,心中有着一个极大的隐密,这个隐密,是他的家传之秘,只能谢家的家主一个人知道,除此之外,就算是妻子,儿女,也绝对不可以告知。

    谢侯也并没有解释,他忽然说道:“我听说,数年之前,从苍梧来了一个女弟子,是碧霞宗的?”

    曹云熏点点头,“她这个时候,应该在五色城吧!”

    谢侯振衣而起,说道:“我要去五色城中拜访!”说完,他便飞身而起,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就这样离去。

    顾颜自然不知道,远在南海,同时发生的这一个小小变故,如果她知道的话,大概也就更能确定,洗剑池确实与南海,有着脱不了的联系。但在此刻,她只是震惊无比的看着那只金色巨鸟,从它身上所传来的那股强大威压,甚至连自己都遮挡不住。

    这一刻,清脆的长鸣响彻云天。在子午谷地宫,南海朱雀岛,烛九阴地穴,同时响起了清脆的长鸣之声,随后,九嶷鼎所布下的那层光罩,便轰然的于空中坍塌了下来,先天混沌元胎在这股冲击之下,也变得黯淡无光,又重新落回到顾颜的手中,化成了那尊如拳头大的小鼎。而金色巨鸟已经振翅而起,它离了凤凰台,傲然的浮在空中,环视着四周,如苏曼箭等人,被那股强大的威压所慑,这时几乎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而顾颜这时却仍倔强的抬着头,看着头顶上的那只巨鸟,而她身前的凤凰台,这时却已经剧烈的摇动了起来。

    远在苍梧大地正中的天云州,这时正有一个长身玉立,身姿绰约,不似凡尘中人的女子,泛舟于一座小小的池塘之上,独自一人,站在舟头,扬首望着这灿烂无比的星空,低声说道:“终于是开启了这一扇大门了啊,那么现在我所要做的,是否还是要静静的等待呢?”

    她似乎沉思良久,却仍下不了决心一样。

    这时,叶云霆忽然大喝了一声,那道上古剑魂,终于挣脱了他的束缚,飞快的破空而起,缠绕在那只金色巨鸟的身上,随后,金色巨鸟便展动而起,向着天外飞去,转眼之间便不见踪影。

    苏曼箭惊喜的眼眸闪动着说道:“恭喜师叔,先天剑气大成!”

    叶云霆清啸了一声,周围的剑气,已经全被收拢到他的指间,天元、地彻两剑,已经在他独闯凤凰台的过程中,被阴阳造化之火所焚,他的元命之剑不存,但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憾色,相反,这时他举步而来,似乎变得比以前沉稳了许多。他整个人,这时已如同变成了一柄底蕴深厚,如古井不波的利剑一般。

    叶云霆在凤凰台上,焚去了自己的元命之剑,几乎等同于再度重修一般,他终于修成了自己的先天无形剑气。

    仅凭此之一道,他就足可以压过当年的云池,成为剑修之中的第一人!

    他走下凤凰台,来到顾颜的身前,两人对视了一眼。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又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虽然在这百年间。两人相隔万里,似乎仍能够彼此心知一样。不管身份有了怎样的变化,但他们,仍是当年在南海,可以并肩作战,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

    而这时,莫离却呼天抢地的大叫了起来:“师弟,你。你,你居然把上古剑魂给放走了!你要知道,那可是师兄我穷尽了千年之功,才寻到的啊。那里面可包含着藏剑祖师的飞升之秘,难道你不想打破我们藏剑山庄万年的魔咒,能够出现一个元后修士吗?”

    顾颜看到叶云霆成功脱困,心情变得大好,她微笑着说道:“藏剑祖师所留下的残魂,不是还在那里吗?”

    凤凰台上,在金色巨鸟飞走之后。只剩下藏剑所留下的那一道虚影,手掐剑诀而立。

    叶云霆点头道:“这应该就是藏剑祖师所留下来的残魂。我在他的座下,悟透先天无形剑气之道,想必这凤凰台,当年就曾是他老人家的参修之所。只是为何,那只巨鸟要破空飞走?”

    他的话说到一空,脸上忽然露出了惊骇之色,“你们还记得,当年藏剑祖师留下的偈语……”

    苏曼箭惊呼道:“凤去台空……”

    她只来得及说出了这四个字,在他们身前的藏剑残影,便一下子向外崩碎开来,整个凤凰台,已经轰隆隆的向后倒了下去,漫天之中,全被金色的影子所充满,所有人在这一瞬间,睁目如盲。

    而顾颜在目不见物的情况下,已经伸出了手中,一只金光大手从天而降,将藏剑的残影崩碎之后,在凤凰台上的中心,所留下的一个玉匣,牢牢的抓住。

    而在这时,整个凤凰台,已经于虚空之中,轰然的坍塌下去,再也没留下半点痕迹。这个五大秘地之中,最为神秘的地方,就此坍塌的干干净净,再也没留下一丝烟尘。

    顾颜喃喃的说道:“原来不是金色巨鸟自己要飞走,而是因为,凤凰台即将不存,它已经没有存在于此地的必要了。”

    莫离忽然间大哭了起来:“洗剑池是我藏剑山庄的根基,如今凤凰台即消,洗剑池也要为之不存,我藏剑山庄,要向何处去?”

    随着凤凰台的坍塌,他们只觉得周围的空间,都像是在一层层的剥落下来,目光中所见的山石岩壁,几乎全都崩成了碎粉,叶云霆喝道:“快走,否则我们都要被埋在这里!”他一扯顾颜的手腕,四人合力,向着来路的地方疾冲而去。

    他们一路之上,目光所及,洗剑池中的池水云气,几乎全被吸去,洗剑池变得干涸无比,而周围的岩壁,仍在不停的坍塌下去,在甬道之中,不停传来的,都是莫离的哭声。

    在洗剑池的上空,这时也同样传来了哭声。无数藏剑山庄的弟子,这时全都聚在了洗剑池的周围,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洗剑池正在xiangxia沉降,里面的池水,不停的向着四面八方流失而去,周围的地势,受着洗剑池沉降所带来的挤压,正不停的向着洗剑池中,倾泻着山岩与土层,这样下去,洗剑池即将被完全埋葬。

    这些人全都大哭出声,藏剑山庄的历史,比起道魔大战来,更为久远,藏剑祖师,更是能够化神而去的超凡脱俗人物,而自从藏剑山庄立于虎丘之后,洗剑池就一直作为藏剑山庄的秘境,伴随始终,万年以来,从没有过一丝更改。

    而现在,洗剑池,居然要沉了!

    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这都如同是天崩地裂了一样,尤其是那些年老而资深的弟子,这时全都跪在洗剑池的边上,痛哭失声。

    有一个白发的老者,颤声说道:“藏剑山庄,要倒了!”

    “胡说!”这时在空中,传来了文清思厉声的断喝,“藏剑山庄,依然在这里,我们的师尊,还在它方没有归来,谁说藏剑山庄就要倒了?”

    有的人低声的说道:“可是紫阳真人……”

    文清思说道:“他的话也能信么,他还说顾仙子殒身于紫罗峡中,可是你们每个人,不是都亲眼看到了?”

    她连声的厉喝出口,再加上这些年来,与璇光真人一起。主持藏剑山庄中事的积威。顿时便压下了底下那些弟子们的骚动。

    藏剑山庄名列九大派之一。下面的弟子众多,本来不至于乱成如此,只是现在四位剑尊,再加上主事的弟子们,全都不在,只有文清思一个人,又加上洗剑池出现了这样的大变,她居然有些无法控制局面。

    在她的心中。已经焦急无比,这时在头顶上,忽然传来了一记响亮无比的声音,“藏剑山庄大变,我接九派会商之命,暂时接管此地,诸弟子俱得听令!”

    在他们的头顶上,落下了紫阳真人的身影,在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十名弟子。每一个都有结丹后期的修为,显然都是天机门中的精英。他们各个手执法宝,脸上杀气腾腾,让人一见了便为之心悸。

    在所有人都仓皇大乱的时候,紫阳真人的这一声断喝,居然真的镇住了人心,所有藏剑山庄的弟子,全都站在了原地,有些茫然不知所以。

    这时紫阳真人扬声说道:“两位剑尊身殒紫罗峡,洗剑池生变,九派会商,让我来藏剑山庄,暂时接掌防务,稳定人心,所有人都听此号令,不得有违!”

    文清思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个时候,四位剑尊全都不在,璇光真人等弟子,也在外不归,苏曼箭被困洗剑池中,偌大的一个藏剑山庄,居然都没有人来主持大局,而紫阳真人,这时挟雷霆之势而降,居然是持着一副,要接掌了藏剑山庄的势头。

    但是万载以来,藏剑山庄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外人来做主了?

    她举步而出,朗声说道:“敝庄虽有变故,但自有门内之人料理,何劳真人插手?”

    紫阳真人的脸色一沉,怒道:“你师父不在,这里,焉有你插嘴的余地?”

    文清思面对着元婴修士强大的威压,却并不畏惧,朗声说道:“真人将我璇光师兄,以及其它几位师兄弟,都带去了哪里?”

    紫阳真人哼道:“璇光等人,已去紫罗峡,去迎两位剑尊的法体,不日便归,如今藏剑山庄纷乱,万一魔门趁虚而入,你能担得了这个责任么?”他大手一挥,说道,“不用多言,速速进去!”他身后的那些弟子轰然应声,便要向着藏剑山庄之中闯入。

    以文清思为首的弟子,这时都站在了藏剑山庄之前,半步不退,不让这些人进入山庄。双方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紫阳真人的脸上露出怒色,他回头望了一眼,说道:“你们这些人,是要抵抗天威么?”他冷笑着扬起手来,“这是九派共商之事,岂容你等置喙?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人!”

    他那只大手,刚要xiangxia落去,在空中便响起了一个极为清朗的声音,“既是九派会商,此事我因何不知?”

    话音方落,空中便已出现了一位女子,文清思惊喜的说道:“林掌门!”

    出现在紫阳身后的,正是林梓潼,她自丹霞山,疾驰而来,飞行万里,所花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而已。她站在了紫阳的身前,声音朗朗的说道:“紫罗峡之事,详情难明,真人既说是九派会商,我身为碧霞宗掌门人,为何不知此事?”

    紫阳在看到林梓潼出现之后,脸色顿时一变,他招来身边的一名弟子,低声说道:“为何此女仍会前来,玉鼎真人,怎么没能将她拦下?”

    他与玉鼎真人,本来在事先便已经议定,玉鼎去碧霞宗,将他们拦住,而他则带人,趁着藏剑山庄生变之时,以雷霆手段,先夺了此地,事后,自有丹鼎派与他联手料理。在他们的心中,除了云岳确定身死之后,顾颜与云池,他们都知道这两人,与沈梦离一起陷入了诛天大阵,只怕再没有性命归来了。因此,紫阳便自己请缨,要前往这两个地方报讯,如陈翰青和盛华兰等人,在紫罗峡,也都受了不轻的伤势,自行返回本派疗伤去了。剩下的紫阳与玉鼎,便商议了这一番大计。(未完待续。)

http://www.lysghj.com.cn/4_4864/24533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