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都市小说 > 仙诀 > 390章 谷中探秘(下)
    随着太阳的东升西落,这一天就慢慢的这样过去,顾颜静静的站在山顶上,她看到了这些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每一个过程,除了那些小孩子,她似乎在这个山谷里,感受不到半点的生气,:。在这一天内,她将自己的神念扩大到方圆近千里的范围之内,但仍然感应不到有修士的存在。weishenme数千里之内没有半点生气?

    顾颜忽然想到了昨天夜里,无端侵入自己经脉中的那股死气,那似乎是茫茫迷雾中露出的一点线头,让她有些省悟,但却又抓不到踪迹。这时她不禁有些惋惜,自己还是不知道朱颜镜的真正驭使法门啊,否则凭借这个能够遍查归墟海内数十万里的“诸天宝鉴”,在这方圆数千里内的子午谷,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似乎是被莫日根的那番话吓住了,在这一天内,不单是默言,连那些孩子们,也没有一个人来打扰顾颜的安静,都离这个山头远远的,让顾颜很安静的度过了这个白天,午后的时候,那个身为族长的老者亲自来了一趟,这时,顾颜才知道他的名字叫做朱厌,很奇怪的名字。朱厌先是问候了顾颜,然后就说起他派了族人到山外,并没有见到过言欢的踪迹。

    顾颜向他道了谢,但并没有顺着他话中的意思,说自己何时才会离开。反而是带着微笑的告诉朱厌,她发现这里是一块洞天福地,决定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并且对朱厌说:“我听说在上古时的高黎族人,也曾经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大族。他们无论在上古的神魔大战中,还是上一次道魔之间的道统之战时,都起到过极为重要的作用,而你们作为高黎族人的仆从,难道就没有想修习仙道的么?”

    朱厌显然被顾颜的话语弄得有些愣住了。他迟疑了片刻才说:“我们只想在这里过着安安静静的生活,并不想去外界被红尘所扰。”

    顾颜只是微笑着,不置可否。但朱厌的心中却有些慌乱,感觉顾颜的眼神,似乎能看透他的内心一样。他勉强的笑了几声。随即便告辞下山了。随着日头慢慢的西落,一天便又这样的结束,那些人按着惯例,早早的停止了耕田,而女人和孩子们,却仍然很是兴奋的在那里走来走去,似乎预示着明天要有一场很大的活动,夜色渐深的时候。灯火仍然没有熄灭。

    但在远离着山坡下房屋的一个小土丘之后,一间依着山坡挖出来的窑洞中,一叶孤灯如豆。两个人正面对而坐,一个是朱厌。另一个正是莫日根。

    朱厌满脸都是苦色,他脸上的皱纹深得几乎遮住了原本的容貌,“我今天上了山峰,和她说了那些话,但她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莫日根用手拍了一下桌子,在只有两个人的这间窑洞里,他并不像先前一样的谦卑,脸上的肌肉有些扭曲着,看上去很是张扬可怖。“不管怎么样,我们不能留她在这里,明天又到日子了,她一定会坏了我们的大事。”他有些疑惑,又有些恨恨的说道:“她怎么能走进子午谷来,难道谷口处的禁制都没用了吗?”

    朱厌这时也有些镇定了下来,“老莫,你镇定一些,谷口的禁制肯定不会没用,不然我们也不会这么多年都见不到外人,族里的秘密只有你和我知道,但她既然进了子午谷,那我们就不能轻易的打发掉她,你别忘了,她可是一位结丹修士!”

    莫日根有些焦急的在地上踱着步子,“结丹修士又怎么样,当年高黎族里的结丹修士还少吗,还不是一个个……”他虽然是有些情急,但说到这里,却仍然闭上了嘴巴,似乎是有什么避忌的不愿意出口一样。

    朱厌说道:“所以他们才会另辟蹊径,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而且经过这些年的功夫,我们离成功已经不远了,这一次绝对不能节外生枝,辜负主人的期望。但是明天是吉时,我们又不能错过,你有什么法子?”

    莫日根的脸上露出了狠毒之色,“如果不得以的话,那就使zuihou一招,当年高黎族主人留给我们的……”

    朱厌吓了一跳,“这样的话,你不要族里这些人的性命了吗?”

    莫日根冷冷的说道:“他们的生命,包括你我在内,都是属于主人的!”

    朱厌颓然的坐下,“你让我再想一想,其他书友正常看:。我已经点燃了信香,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了下面,但是主人似乎还没有给我们回复。”

    莫日根冷笑道:“主人经常会闭关,这些事情多半会交给手下处理,你以为那些和我们一样出身的仆从族,会有什么眼力和手段吗?”他握着拳头说道,“我们身受重任,祖先们连死了都不能归葬于族中的圣地,那么这次,我们也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好,不能让那些仆从族们小看,我的理想,就是能够光明正大的回去!”他的脸色因为愤怒和兴奋,泛出微微的青白色,“谁也不能阻止我们,如果那个女人出什么乱子,也不要怪我下杀手!”

    朱厌没再说话,像是默认了,又像是无声的反对,他“扑”的一声吹熄了灯,两个人出了门,便隐身在这茫茫夜色当中。

    在遥远的峰顶之上,十六块紫炎晶在太阴星力的光华之下微微的闪动着,布成了一个极为隐蔽的阵法,茅屋内的顾颜长出了一口气,她满意的将朱颜镜收了起来,上面本来明亮的光华重新又变得黯淡。而上面所显现出来的,莫日根与朱厌两个人的身影与对话,仍回荡在她的脑子里。

    当年她在上古伏魔大阵中的时候,就曾经利用着朱颜镜来查看周围的情况,但那时只见其形而不闻其声,自从那次在桐落山后的古战场中,她领悟到了那个女子的舞姿之后,她慢慢的体会到了一些朱颜镜的用法,现在她可以用朱颜镜来查探方圆五十里内的情况,并且里面的声音和影像都纤毫毕现。而莫日根与朱鸿磊的密谋,也就毫不意外的被她听在了耳中。

    但这两个人的对话,又让她着实的有些费解。听他们的意思,他们应该是高黎人的仆从族,他们被放置在子午谷中,并不是被遗弃,而是为了替高黎族人做一件大事。而这件事情,无论对高黎族还是他们来说,都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而他们口中所说的主人,多半就是隐藏在暗处不知名的高黎族人了。

    顾颜又想起了与自己交手的那两个神秘人,他们劫了言欢而走,并且在树木中留下了一具傀儡。她忽然想起,自己应该把那具傀儡留下的,现在再回去的话,想必早就被人取走了吧,:。但听莫日根的意思,那两个人,也应该只是地位与他们相等的仆从族。

    按顾颜当时的观察,那两个人,都至少有着结丹初期的修为,但莫日根与朱厌这两个人,看上去不过只是两个凡人,他们有什么倚仗,对自己这样一位结丹修士都不放在眼里?

    顾颜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或许他们是携带了什么隐藏修为的法宝?这并不出奇,当年她在筑基期的时候,也可以利用锦云碟隐藏住自己的修为,不被天音阁的那些人发现。不过……她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对方似乎也小看了她,不说她比起一般的同级修士来要更胜一筹的手段,而且,她还有朱颜镜这个让对方无所遁形的法宝!

    在顾颜结成金丹之后,她的心境比起以前,似乎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现在的顾颜虽然不惹事,但更不怕事,这是在结丹之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与彰显。来到苍梧,她一直憋屈了那么久,这次在子午谷,就让她显露一下自己的实力吧!

    又是一夜过去,清晨起来,那些男人依旧的去田间劳作,顾颜也习惯的见怪不怪,而朱厌与莫日根在见到她时,也同样露出着谦卑的笑容。而且朱厌还专门过来对她说:“仙师,今夜是本族人的欢乐之夜,在今天的劳作之后,会举办极为盛大的篝火与歌舞,不知仙师可否拨冗参加?”

    顾颜只是淡淡的拒绝,而朱厌也并没有勉强,顾颜可以敏锐的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喜色。而让她有些奇怪的是,今天并没有看到小默言,以及其它的那些孩子。在山坡下的房屋门前,只有那些女人们的身影,却没看到一个小孩子。

    整整一天之内,顾颜都坐在静室当中,她用朱颜镜看着谷中的情况,但也没有看到那些孩子的踪迹,而朱厌与莫日根虽然见了两次面,但也并没有说什么有意义的话,随着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夕阳透出了浓重的金黄色,暮色渐渐的降临下来,那些人在一块极大的空地之上,点燃起了明亮的篝火,火光在漆黑的夜色中,发出了闪亮的光,就像夜色中跳动着的诡异精灵。(未完待续)

http://www.lysghj.com.cn/4_4864/24497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