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玄幻小说 > 偷天换日2 > 26、黄小虫
    牛小姐说了很多话,大概的意思是:

    三个沙漏第一个,你回去的时间,第二个,沙大户来的时间。第三个,沙大户不来人头搬家的时刻。

    家童吓得脸无人色,像一只狗般飞奔而去。

    “阿姨,姨夫没事别担心。”

    左徒叫的有点违心,我这是吃多大亏啊。

    接下去的剧情左徒知道。

    左徒知道还有个人知道,那人在一天,他心难安一天,左徒不再打算跟进剧情。

    小白龙没与他一起,小白龙很乐意跟随西门吹雪。

    这让左徒一度以为小白龙不打算跟自己回去了。伤心嘤...

    黄小虫一路郁闷的回到自己住处,开始只是察觉事情已经走偏,有人摁了快进键。

    接下来,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这样的速度,两三天就大结局。

    按照他以前接的任务,大结局必定会强制退出剧本。完成任务,大人奖励很丰厚,完不成惩罚也很丰厚,丰厚的恐怖。

    脑海里浮现出进入剧本前记下的地图,标记就是进镇路边的那口古井。

    黄小虫再次来到古井处。

    此前黄小虫已经尝试过两次进入,每次碰到水底的光幕后他又折回。

    不是他没能力打开,大人早已未卜先知般,提前告诉了他打开光幕的咒语。

    他只是每次触碰光幕刹那,总有一种莫名危机感萦绕在心头。迫使他没有勇气去打开。

    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等他,呼唤他。

    犹如花枝招展的少女迫切的期待着他的投怀送抱,呢喃低语着:亲爱的,打开封印吧,让我温暖你,抚慰你。

    这次他不想等待了,莫名的搅局者让他现在的状况很糟糕。

    这次尽管心悸,他依然义无反顾的打开封印投入到了少女的怀抱。

    *

    这是个灰暗的世界,除了恶劣的风,就是风掀起的黄沙。像碎碎念老人口中的言语,不断的诛伐着你最柔弱的心坎。

    天空灰蒙蒙的一片,一轮残碎的月斜挂在远山,散出幽幽而凄冷的光晕。这是世界仅有的光亮。

    黄小虫置身其中,危机的征兆已经荡然无存,就像光幕前的感想只是一次难以启齿的假象。

    他也不清楚这是在哪里,向下怎么走他完全没有攻略,因为这是个野图。

    他不怕死在这里,他怕的是完不成任务回去是个生不如死。

    他定了定心绪,开始辨别方向。他抬腿突然转身...

    一个女人豁然出现在身后,黄小虫骇出了一身冷汗。

    借着微弱的月光,他可以看出这是个身材修长的女人。太过昏暗看不清女人的样貌,这让女人在这灰暗的世界里,披上了一层未知的神秘。

    女人身上散发出温柔的气息,让他多年冰冷的心有了一丝莫名的悸动。触动了他什么呢?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想这些,这样的气氛,这样的环境,这种想法很不合适宜。

    然而他就是想,他想找回那丝莫名的感觉,他愿意任性一回,哪怕为此付出恐怖的代价,他突然的就想起来了...

    一个叫诺兰的女子,她的音容面貌在他脑海里无尽重复...并且在重复里湮灭,涅槃。

    也许哪天他穿越剧本后,闭上眼睛再也看不到到明天重复的太阳。

    但还是会有诺兰的存在,一个让他脱离孤儿命运的女子,一个得了绝症依然鼓励自己坚强的母亲。

    就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用懦弱的泪水送走一位名叫诺兰的女人。

    黄小虫找回了自己,他是被一把瑞士军刀刺入的痛感拉回的现实。

    眼前站着的不再是个女人,他记得他。

    和西门一起来黄石镇的年轻人。穿着怪异,自以为很低调,却又无处不得瑟的那位。

    他不知道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他想知道脸皮这么厚的人居然能脸红是怎么炼成的?

    左徒确实觉得挺羞耻,赢得很不光明。但在这灰暗的世界里我们哪里寻找光明?

    他就这么喝着瞬回药水濳迹遁形着,拉着风跟着黄小虫走进了这个世界。更准确的说,他俩只差手牵手。

    左徒一直用我知男人心、诱惑术影响着这个缺少母爱的年轻人。

    左徒内心是有些犹豫的,可是为了让蓝色星球的人民更好的生活,也只有这般无耻下去。

    原则上没有咒语左徒是进不来的,但这世上有多少人按原则办事呢?

    他的系统完全无视原则,因为这里有钥匙的召唤。

    一进入梦境他就感受到了召唤,因为太微弱,微弱到怀疑自己的判断。

    直到跟随黄小虫来到古井下,他确定这种召唤和呼吸法同出一源。

    他极其确定钥匙就在这里。

    左徒看到了小叫花子脑海里闪现的一幕幕画面,那只是看到而已,他所向往的美好。也许换成孔雀,善良的女孩一定会不忍心...

    美好只是一种向往,其他将毫无意义。

    左徒有点头疼,他不知道怎么处理黄小虫。

    杀掉他?左徒做不到。搜搜他身上有什么好东西?好吧。

    这是个贫民,这个穿越者只带来了记忆。

    如果小空间跟着在,可以扔进让他做个园丁,做环卫工人什么的。

    “你说,我怎处理你?不,是你俩。”

    左徒想把这个头疼的问题甩给黄小虫。

    “那是你的问题,我走了。也许哪一天我们还会再见,小伙子我看好你。”黄小虫狡黠的一笑。然后,嘎,抽了过去。

    左徒有心把这个真正的小叫花子扔出这个井底世界,无奈他也不知道出口啊。

    让他呆着吧,又不是啥好人。

    左徒大步消失在灰暗里。

    *

    小白龙就这样跟随在西门吹雪和牛小姐身后,向沙大户庄园走去。

    假如问这世上谁的话最少,牛小姐以前一定毫不犹豫的说是西门吹雪,一个从来不多讲话的人。

    今天她知道自己错了,身后这位酷似西门吹雪的少年,目前为止没有说过一句话。

    但是这走路,有点意思...

    牛肉汤想笑,还是没有笑出来。

    她想起了陆小鸡她就笑不出来了,眉头紧锁眼神里布满了忧伤。

    一切如恍如隔世——只不过是暂时的藏起?只不过是保留此时此刻的心绪,或者永远是一种可能,可能的存在。

    小白龙迈着猫步就这么跟随在身后,身前这个男人是她要超越的人。

http://www.lysghj.com.cn/22_22950/102125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