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玄幻小说 > 偷天换日2 > 7、杀死比尔(下)
    五彩斑斓虎颓然倒地,转瞬间化为星光点点。

    左徒对着比尔“嘿嘿嘿”一笑。

    比尔脸上挂不住了,更加红润。

    不由骂道:

    “老子从未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说完,转身欲走出比试区。

    左徒看对方要走,心想这要走出去可就不能杀了。

    可自己包括这小子记忆里从没杀过人啊,完不成任务系统六亲不认起来,自己岂不是又要穿越,这可如何是好?

    “比尔,等等...我有话说。”左徒叫到。

    比尔哪敢停留,心想这比赛都有生死契约的,我等着你把我弄死啊?我又不傻!

    但自己在比试中着实耗尽了法力,就算走路也飘飘然不知所以然,速度又快不起来。

    瞬间被左徒追上一脚踢晕,被左徒拎起抛入宠物空间。

    他哪管比尔会不会在宠物空间会不会缺氧而死,反正现在不能死。

    现在杀了他任务完成,临时提升的境界恢复,自己就不是装逼的问题了,脸被打是肯定的。

    “叮,系统提示任务完成。临时性境界提升恢复。”

    “金主爸爸,您人气值已超越10000点,人气值属性项对您开放。

    恭喜金主,您的怨念值在此次比试中直接冲破10000点,已达到开放标准。

    恭喜金主,您的属性值部分开放,金主当前是否查看。”

    “不查看,但是我请问系统比尔死了吗?相信在宠物格里也不会马上嗝屁吧?”

    “请金主爸爸相信系统,此世界比尔已死。”

    “什么意思?请原谅,我完全不得要领...

    我甚至不知道宠物格是什么时候存在的!他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请金主慎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相信您在签订协议时,最基本系统管理条例中附属条例都没有去看?

    您疏忽大意犯下的错误,很遗憾,系统不背锅。”

    “那我把他放出来,临时境界会不会再回来?”

    演武厅几大家族的众人和会议厅城主、戴先生等,从看这场比试开始心情就一直被压抑,可以说怨念丛生。本来稳稳拿下,谁会想到半路里杀出这么个玩意?

    这就像两人如胶似漆,再往下搂,美女抓住你的手,“大哥,我这月的那几天来了...”

    此时贺城主的身心恰似那几天来时,心慌、胸闷、冲动、闷闷不乐,丝丝怨念缠绕...

    当看到比尔赫然消失后,和戴先生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惶恐、震惊、更多是疑惑、不可思议。

    可就在这时,他们的脸色大变!他们看到了什么?

    比尔!

    比尔就站在左徒身后!

    比尔举起法杖!

    比尔的法杖狠狠的对着左徒当头砸下!

    演武厅传出了女人们惊呼的叫喊声,小心。

    晚了,魔法杖重重砸在左徒的头部,鲜血也瞬间流出。

    左徒没有倒下,他慢慢转身,一头波浪无风自动,他对着眼前比尔邪魅的一笑,又是一脚飞向比尔胸前。

    比尔就像一只小猫一样被左徒踢出十几米之远,左徒待要再次瞬杀比尔时,比尔早已借势滚出比试区。

    左徒无奈收手。

    左小青和欧阳琴心在看到左徒流血后,就不约而同疾奔而来。

    格格巫和巫格格随后而至,拿出绷带递给了欧阳琴心。

    欧阳琴心小心翼翼、动作温柔的帮左徒包扎好伤口,距离太近的缘故欧阳琴心的吐气如兰让左徒心开始徜徉。

    左徒受伤并不重,比尔也一样,左徒实际已经没什么攻击力,比尔也是借势而飞。

    比尔爬起身,临回前还不忘对着左徒竖起中指,嘴喊:“无耻!”

    会议厅众人不由都重重的松了口气,如果是比尔突然被对方弄的无影无踪,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贺城主的心情本来也有所好转,扭头却又看到演武厅多了一位此时不应该出现的人:欧阳那那。

    “怎么回事?”他侧头语气很是不客气的问向旁边的戴先生。

    “暂时还不清楚。

    两位玄丹境后期修士,一位刚刚步入化神境界的武修,因为伏击地点有一条河,还特意派了位四阶水系魔法师。按道理派出人的实力足以碾杀欧阳那那。

    我也纳闷,一位玄丹中期的剑修不应该这么强才对...

    就算破境进入后期也没有可能逃脱围剿,除非...有秘宝或者隐藏实力秘法。”

    说完,他看向头缠绷带的左徒。

    我去...莫非他是他的师父?

    戴先生额头冒出了冷汗,他不是怕贺升道,他怕的是因自己情报错误,给“爱心”组织带来的损失,会算在自己头上。

    “下面比试没必要再看下去了,从长计议吧。我们走。”贺升道站起身而去,戴先生紧跟其后。

    贺升道的离开,在座的刘氏家族和王氏、孙氏家族族长如坐针毡。左徒的强势崛起和欧阳那那的到来,把他们的梦想扼杀在了摇篮之中,也打落了贺升道的布局,三人谁都清楚真正幕后主使是贺升道。

    那又怎样?没有一丝蛛丝马迹可以查处,没有一个证据可以证明!事情成了吃肉的是他,事情败露三家背锅。

    刘一手站起身来,对身后的侄子吩咐道“去告诉左氏家族的人,剩下的不用比试了,我们认输。按照赌约,我刘家愿意献出摘星城留下区灵矿开发权。”他对王有利、孙有财抱拳道:“两位家主,此事作罢,刘某认栽!你们还要继续下去,刘某恕不奉陪。”

    王有利、孙有财此时也低头耷拉脑袋不再言语,愿赌服输。现在就盼着左家不要狮子大开口。

    三人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衣衫不整,怒发冲冠的比尔冲入会议室,很不体面的指着刘一手就是痛骂,鄙视他老没骨气,向无耻小辈投降之类的话,然后卸去供奉一职,满脸怒气的离开了刘氏家族。

    欧阳那那是欧阳琴心的父亲,很早就跟随在左擎天左老爷子身边。至于多早,左小青和左徒也没有具体概念。

    从有了记忆就有了欧阳父女的身影,琴心和左小青算是同龄。无人处姐妹相称。有人的时候为维护左小青形象,从不和她打打闹闹过于亲密。

    至于弟弟,父母去的较早,家族的事太多,爷爷根本顾不上管教他。所以从小在乡下的外婆家长大。

    因此左徒名副其实是被惯坏了孩子。

    外婆因女儿的去世,因此对左徒万分溺爱。

    左徒在无人管束下,整日里与乡里的地痞流氓混在一起,常干些偷鸡摸狗、鱼肉乡民的勾当,种种恶行已经不胜枚举。

    后来...在外婆强烈请求下,左擎天把孙子接了回来,没有一周就莫名其妙差点挂掉。

    左小青和弟弟相处的时间一直很少。

http://www.lysghj.com.cn/22_22950/102125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