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科幻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888章 变化,忽然而已(二合一)
    这……

    时雍忍俊不禁。

    王氏的快乐,普通人理解不了。

    “由着她去吧,只要她和我爹身子好,我在这边也就放心了。”

    听她提到宋长贵,陈岚的目光有那么一丝不自在,不过,转瞬就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他们都是好着的。这几年我与你姨母在井庐,与他们统共也没见几次,不过,王娘子是个有心人,常会派予安送些吃食过来,年节头,也曾领着孩子亲自上门拜会过两次,是个有心人,好人。”

    每每提到王氏,陈岚的嘴里都是赞誉有加,对宋长贵却是绝口不提,许是为了避讳,又许是意难平,时雍无从猜测,也不想去提这些老皇历,惹得母亲伤感。

    不过,时雍也是有心人。

    晚膳的时候,她特地差人去把褚道子请了过来。

    这些年,褚道子在锦城王府,依然过着清冷孤单的生活,虽然时雍尊重他,赵胤也以师礼待之,但褚道子并不会倚老卖老,只要府上没有需要他做的事情,就几乎看不到他的影子,也就年节上,推托不了,才会和同时雍和赵胤他们聚上一聚。

    可今日,得知通宁公主驾到,传说的人刚出口,他便回去换了衣裳跟过来。

    锦城王府席上不分男女,时雍将两个长辈请上座,褚道子有些紧张,连声说不敢,后来陈岚发了话,他才战战兢兢的坐在了陈岚的旁边。

    时雍看着他畏惧忐忑的模样,心里暗笑。

    也只有在陈岚面前,才能看到褚道子这紧张的样子了。

    开席后,赵胤将侍从都遣散了下去。

    门一关上,有谢放和白执等人守在门口,剩下他们一家子,说话方便。

    跨越了六年时光,可以说的话,实在太多。

    时雍对京师里的那些旧人,十分感兴趣,来来去去便问得有点多。陈岚也是有问必答,并不避讳褚道子在场。

    只是涉及光启帝和赵云圳的事情,她却不愿多提。只说陛下有意给太子殿下选太子妃了,只是暂时还没有定下哪家姑娘。

    赵云圳都要选妃了?

    时雍怔了怔,意外得差一点咬到舌头。

    “这么快?太子殿下才几岁啊?”

    赵胤看她一眼,往她碟子里夹了一筷子菜,“太子殿下今年虚岁十八,是该定下了。”

    时雍看了看自家男人,见他眼窝幽深,不由就想到赵云圳小时候的逸事来。她有点想笑——因为赵胤的模样分明也是没有忘记。

    “这六年实在是……过得太快了些。”

    都说快乐的时间过得格外地快,这话确实有几分道理。

    这六年里,时雍养儿育女,协助赵胤治理锦城,两千多个日夜,恍然就在眨眼之间,以至于想到赵云圳,仍然是记忆里那一张稚气的小脸,很难联想到十八岁的赵云圳是何模样。

    在赵胤和时雍最初就藩的两年,赵云圳捎来的信特别地多,经常暗示赵胤与那个荷包有关系的事情,纸长话也长。两年后,终于有一次来信,赵云圳只有简短的几个字。

    “阿胤叔,你个大骗子。”

    那一年,还是经常抱怨,也经常向往京师外面的世界,时不时来信责怪赵胤,也会对时雍说些肉麻的话。

    再后来,赵云圳的来信渐渐地就少了许多,偶尔有书信,对时雍的称呼也不再是“阿拾”,而是谨慎地变成了“小婶”,言词里也规矩了许多,再不会说些不要脸皮的胡话了。

    原来是小太子长大了,懂得了男女之防,也懂得了关系的不便。

    这世上,还真没有什么东西是时光改变不了的。

    时雍唏嘘一叹,笑着问陈岚,“不知太子殿下如今可有稳重一些?”

    陈岚笑道:“我也是昨年八月仲秋节气上见过一次。看着是懂事了,身量极长,长得也是一表人才,比陛下年少时也是不差半分,就是那个脾气么……”

    陈岚看着时雍,给了个会心的一笑,停顿片刻才道:

    “毕竟是储君,是得有些脾气的。”

    时雍忍不住笑出声来,“就是脾气还很臭呗,这里也没有外人,娘不必为他遮掩。不过,娘一说他脾气不好,我才觉得有几分熟悉的模样来,若他当真变得乖巧又温厚,那就不是我心里的太子殿下了。”

    陈岚也跟着笑,“也是。”

    时雍好奇:“那太子殿下可有中意的女子?陛下相中的又是哪家姑娘?”

    陈岚摇了摇头,笑道:“这个娘就不太清楚了。”

    天家的事情,不好多说,更不能说不好的,陈岚很懂规矩,说到这里已是到头。

    吃罢晚膳,褚道子便告辞离去,赵胤中途有事,带着临川去了端礼殿。时雍留下来陪陈岚,又絮絮说了些京中旧人旧事,苌言已然打起了呵欠,大黑更是趴在时雍的脚下阖上了眼睛,一动不动,好似睡着了一般。

    时雍叫来奶娘,将苌言带去睡下,又给大黑拿来小被子盖上,这才抚着它的背毛,望着陈岚道:

    “方才在膳堂,娘为何说到陛下,便有些欲言又止?”

    陈岚微怔,“有吗?”

    “有。”时雍盯着她笑,“知母莫若女,旁人看不出来,我却是瞧得分明,你似乎不想提陛下,这是怎么回事?”

    陈岚沉吟片刻,看着她道:“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这两年来,陛下似乎越发信重扶舟,东厂,也隐隐有盖过锦衣卫的势头……”

    说到这里,陈岚大概觉得不妥,从小到大的礼教不允许她讨论国事,左右看了看,又朝时雍笑笑。

    “舟儿是个能干的,陛下信重他也是应当,想来这也是姐姐的心愿……倒是娘多想了。”

    时雍微微一笑,“娘没有多想。毕竟你是我的娘,不是白马扶舟的……毕竟赵胤才是你的女婿,你为着我们筹谋,那才是应当的呢。”

    陈岚闻言,神态稍显紧张,连忙抓住时雍的手。

    “阿拾,有些话可不得胡说。这天下,是赵家的天下,我们是臣子,是重臣之后,不可有任何筹谋……”她说着,又有些懊恼,“都怪我娘多嘴,说这些有的没的。”

    “娘……”时雍阻止她自责。

    转念,她又道:“其实稍稍一想,就明白这个中关键了。晏靳新是陛下亲信不错,可他多年来在宫中任职,朝中没有根基,锦衣卫又是个虎狼辈出的地方,没有点手腕,是降不住那些人的。白马扶舟旁的不说,能力是大有的,朝中事务繁多,他只要能把差事办得妥当,陛下用着他顺手,自然就会日渐依赖……”

    天子坐明堂,可明堂只有那么大。

    一双眼睛哪能看得见天下事?

    没有了赵胤的锦衣卫,被东厂打压,也是意料之中。

    “唉。”陈岚叹息一声,又笑了起来,“国家大事,自有他们去处理,我们女子,只要相夫教子就好。阿拾,快给娘说说,这些年,阿胤待你好不好?变没有变?”

    时雍抿唇思考一下,认真道:“若我说变了,娘会不会帮我打他?”

    陈岚微微变脸,“当真?”

    时雍噗一声,轻笑起来,亲昵地坐近过去,靠着陈岚,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压着嗓子。

    “变是变了,就是变得更好了……对我们娘仨照顾得无微不至,只要不是涉及政务的大事,那我的话,就是他的圣旨。”

    见陈岚看过来,时雍笑着挤了挤眼。

    “娘觉得怎么样?这个女婿?”

    陈岚笑嗔她一下,又叹息感慨。

    “这天底下的男子,大多薄幸,我阿拾也是有福分的人,这锦城我来了,看过了,也觉着好,你们一家子能在这里安居乐业,娘看着也高兴。”

    时雍抿嘴轻笑,“那娘不走了,好不好?留下来跟我们在一起?”

    陈岚抚着她的肩膀,“我要是不回去,你姨母一个人该多孤单呀。说好要陪着她,那就是一辈子。”

    时雍看着陈岚,许久才“哦”了一声。

    ……

    这天夜里,时雍在陈岚这里待到很晚才离开,母女俩说了许多话。

    时光好似突然就慢了下来,一晚上就讲完了六年。

    大黑安静地趴着,嘴巴放在前蹄上,耳朵偶尔动一下,表示它在,它听到了,却又像只是无意的一扇。

    时雍离开的时候,大黑爬起来,抖了抖身子,默默地跟在时雍的背后,一人一狗慢慢地出门,穿过风雪下的廊房,走得极慢极慢。

    “要不要我抱你?”时雍低头看大黑。

    大黑摇摇尾巴,抬头看她。

    时雍弯腰将它抱了起来。

    “又轻了。你牙口是越来越不好了,肉也吃不动,明天给你弄点什么东西吃才好呢?”

    大黑眼珠转了转,将嘴筒放在时雍的胳膊弯上,身子依赖般贴在时雍的怀里。

    入冬以来,它越发的黏着时雍,比临川跟在她身边的时间还多,常和苌言抢娘,惹来小姑娘吃醋。晚上睡觉的时候,大黑也再不肯去院子里专门为它搭建的狗窝,而是一定要睡在时雍和赵胤的床边,脑袋就放在时雍的鞋上,寸步不离。

    时雍知道大黑的心意,无论大黑要做什么,都由着它,比两个儿女更为宠爱。

    赵胤也从不说什么,每每看大黑,也是怜爱。

    临川和苌言兄弟两个,都要当大黑是哥哥,容不得在大黑面前放肆的,因此,在锦城王府,大黑的地位极高。

    可即便如此,时雍还是觉得不够,除了这些,她不知道还能给大黑什么……

    ……

    谢放坐在外殿,一动不动如一尊雕塑,看时雍抱着大黑过来,赶紧起身上前要搭把手。

    “王妃,我来。”

    “不用。”时雍朝他摇了摇头,“爷呢?”

    谢放偏头,“回来很久了,在看书,等王妃。”

    时雍朝谢放点点头,“辛苦了。”

    在时雍和赵胤的床下,有一个松软的狗窝,时雍将大黑抱上去,大黑尾巴摆了摆,时雍问它要不要喝水,大黑眼睛睁了一下,又闭上了。

    时雍暗叹一声,心里有点酸。

    房里没有看到赵胤,净房里有窸窣的声音。

    时雍走过去,推开门。

    赵胤正在沐浴,她径直走过去,“都这个时辰了,王爷为何还没有睡?”

    “等你。”

    赵胤看着她微红的眼睛,“娘睡下了?”

    “嗯。”时雍淡淡道:“你洗好了也睡吧。”

    净水里有备好的洗漱热水,时雍说着便转过头去,自己打了热水来洗漱,弄得水声不止。赵胤隔着屏风看她的影子,眉心微微锁起。

    “阿拾为何不开心?”

    母亲来了,按理说应该是高兴莫名的。

    “娘说了什么?”

    “没有。”时雍停顿一下,“我今日抱大黑回来,它身子又轻了。”

    赵胤沉默。

    有一个问题是他们都不得不面对的。

    大黑会离开他们,早晚而已。

    好一会儿,时雍听到背后有水声,转头正要说话,赵胤已然走了过来,身上披了一件宽松的轻袍,从身后一把将时雍抱了起来,放在净房的大理石台上,盯着她的眼睛。

    “别难过。”

    时雍摇了摇头,“我知道会有那一天,王爷不必劝我。我都知道,就是……难免伤感。”

    赵胤凝望她片刻,扶住她的肩膀纳入怀里,叹了口气,“总有一天,我也会离开……”

    时雍心里一怔,抬头瞪着他,“不许胡说。”

    赵胤与她额头轻抵,收紧了手臂,低下头来吻她,声音低沉,“人生天地,忽然而已。你我应当珍惜今朝才是……”

    她的吻越发炙热,时雍受不住痒,轻轻笑出了声来,心底的郁气不知不觉就散了开。

    这个男人,总是知道怎么哄她。

    “讨厌!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时雍嘴上轻嗔,一只手推着赵胤的肩膀,想要挣扎坐起,不料他越发放肆,压住她的身子,在她唇上轻咬一下。

    “本王警告你,老实点。”

    “……”时雍故意痛叫一声,粉拳捶他,赵胤揽住她的腰,便将她整个儿抱了起来,一直带出净房,翻身便压在了榻上,灼热的吻就那么落了下来,密密麻麻,一阵阵温热的呼吸掠过脸庞,激得时雍嘤咛一声。

    “爷,冷……”

    赵胤拉上被子盖住她,转而亲她的脖子,领口也随着他略带沉哑的声音,低低滑开,在灯火下,露出一片腻白的颜色。

    “早知道……晚膳时,多灌你喝一些酒的。”

    赵胤呼吸微喘,低笑,“爷如今金刚不坏,几杯小酒,能奈我何?”

    时雍整个人轻飘飘的,神魂随着他的手游走。

    “……我不想再要孩子了。”

    “嗯。”赵胤轻轻抬起她的腿,“爷小心些。”

    时雍仰起脸,娇痴痴地推他,“我不想喝避子药……”

    “我喝。”赵胤愈发情动,拉下纱帐的时候,不小心将枕边的一本书籍扫落在地上,发出砰地轻响。

    帐子猛烈地晃动了几下,传出时雍细碎的声音。

    大黑抬头看了看,又趴下去,嘴筒搁在窝边,眼波隐隐浮动,又慢慢阖上。

    谢放以为时雍回来会有传唤侍候,竖着耳朵听了片刻,内室只剩嘤嘤细语,他吸口气,慢慢起身,走了出去,合上了门。

    ……

    ……

    光启三十年正月,通宁公主到达锦城府。

    在小世子和小郡主的生辰那天,王府设了酒宴,请了治下官吏和家眷。对远道而来的通宁公主,锦城府上下莫不尊重,公主走到哪里,都受到了热情的款待。

    其后的一个月,时雍带着陈岚在锦城府附近四处走动,吃的,玩的,各种她在京中没有见过的稀罕东西,都带她瞧一遍。相比京师,锦城人缓慢而悠闲的生活方式,宛如人间天堂一般,让陈岚颇有几分艳羡,直说宝音也应当来看看才好。

    三月初,赵胤安排好府中的事务,带着家眷,前往通宁远祭祀……

    ------题外话------

    这章字数比前两章多,二合一就没分了……

    明天见~~

    

http://www.lysghj.com.cn/22_22891/102904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