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穿越小说 > 庶天子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知道的内幕
    刘温忍不住插嘴道:“殿下,百官的眼睛是雪亮的,大皇子根本就没法和殿下相比,也许这是陛下在考验殿下,所以殿下切不可自乱阵脚。“

    何学勇劝道:“殿下,储位之争从来都不是一片坦途,即便是殿下登上储君之位,也不能放松。更何论现在?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会放松,谁也不会放弃。”

    二皇子听了终于平静了下来,朝着何学勇微微欠身道:“我该怎么做,请何大人教我。”

    刘温看到这一幕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二皇子竟然给何学勇欠身请教,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何学勇在二皇子心中的地位要高于他,若是有朝一日二皇子登基为帝,那何学勇的官位也会高于他。

    刘温的心里有些发酸,有些不甘,但他是务实之人,心里转念就思索起来,他是不是该跟何学勇拉好关系?

    不过让他有些头疼的是,这个何学勇自视甚高,似乎有些看不起他,不就是一个穷翰林吗?大家都是进士有什么好看不起人的?

    何学勇看到二皇子向他鞠躬请教,心里头十分惊喜,因为二皇子鲜少有这样礼遇别人的时候,这说明二皇子是真的听进去了。

    当然,与此同时他心里难免也有一丝窃喜,这说明二皇子终于认识到了他的才干和能力。

    何学勇沉吟道:“以下官所见,首要集中在两个字,孝和仁!孝,向陛下行孝,向娘娘行孝,不只是向端妃娘娘行孝,其余的几位娘娘殿下也要行孝。”

    这十分好理解,二皇子点头道:“何大人所言有理,这个本殿晓得,那仁呢,何解?”

    何学勇沉吟道:“仁,即宽仁!”

    二皇子皱眉道:“宽仁?”

    何学勇点头道:“不错,宽仁!待人谦逊宽仁,有君子之风,比如秦无咎,秦无咎和殿下颇有恩怨,这事满朝皆知,闹到最后,就连陛下都知道了,还责罚了安远公。”

    “殿下对待秦无咎何不示之以宽仁?无论是朝中文武,还是陛下,都不会因此觉得殿下软弱,而是会认为殿下有君子之风,胸怀宽广,若是秦无咎继续胡闹下去,那他必定会被朝中大臣和陛下所厌弃!”

    “殿下不战而屈人之兵,不但如此,而且还等获得好名声,让陛下刮目相看!”

    何学勇说的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但是二皇子还是觉得抹不开面子,迟疑道:“秦无咎此人眼里素无尊卑,本殿前去和解,若是他仍然桀骜不驯,那本殿岂不十分难堪?若是流传出来,恐成京城的笑话!”

    刘温连忙顺着势头道:“秦无咎那厮简直无法无天,不知天高地厚,仗着陛下宠信连殿下堂堂皇子之尊都不看在眼里。”

    “殿下如是去和秦无咎和解,以那厮的嚣张性子只会折辱殿下。那不是殿下以示宽仁,而是白白送上去受辱,这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吗?”

    这话倒是说到二皇子的心里去了,他恨秦无咎入骨,不止一次的说过要秦无咎好看,结果却要去找秦无咎和解,这让他如何也放不下面子。

    而且他对秦无咎的臭脾气也确实十分忌惮,那厮真是无法无天的性子,一丁点亏都不吃,他若去和解还真不知道秦无咎会作何反应。

    对于刘温的话何学勇心里又是一阵腻歪,不过他也没有打算让二皇子去找秦无咎和解,二皇子毕竟是皇子,而秦无咎终归只是一员武将。

    何学勇解释道:“殿下,下官也不赞同去和秦无咎和解,只是在有些场合,殿下没必要去针对秦无咎,相反殿下可以表现的云淡风轻一些,甚至和颜悦色一些。”

    “这样大臣们见了,必定会称颂殿下宽仁大度,就是陛下见了也高兴,而这对殿下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

    不是要他向秦无咎和解就好,二皇子听了点头道:“好,本殿省得了!对他和颜悦色一些,这本殿可以做到。”

    何学勇嘱咐道:“殿下,下官只是拿秦无咎举个例子,殿下在外都尽量谦和一些,陛下一定会欢喜的。”

    二皇子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好,本殿明白了,你这是要本殿学一学我那大哥的假仁假义。”

    何学勇听了忍不住笑道:“殿下说的透彻,就是这么个理!”

    相比二皇子很多时候都表现的盛气凌人,大皇子却嘴边常常噙着一丝微笑,看起来谦和有礼。

    正因为大皇子嘴边总是噙着微笑,所以他身边的人在他面前总是更加轻松一些。

    大皇子府内。

    “殿下,可喜可贺啊!”属官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喜色。

    但是大皇子的嘴边仍然是噙着标志性的微笑,似乎并没有什么狂喜之色。

    大皇子微笑着淡淡道:“可喜可贺?倒也未必,又不是父皇要立本殿为储,有何可喜可贺?”

    属官欢喜的解释道:“二皇子在这样有利的情形下,都没能请动陛下立储,那说明陛下心里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二皇子,陛下真正属意的其实是殿下!”

    大皇子笑着摇头问道:“那为何父皇不直接立本殿为储?”

    属官沉吟道:“或许陛下是考虑到二皇子刚刚大婚,正是喜庆的时候,不忍伤了二皇子的心,所以才立下了三年的承诺。三年之内,殿下也该大婚了,到时候便是殿下立储之时!”

    属官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合情合理,不过,大皇子的神色仍然有些平淡,并没有什么波动。

    大皇子笑道:“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究竟父皇心里是如何想的,谁又知道呢?”

    “这里面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还要曲折,三年的时间,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开始。”

    离开了皇子府,属官仍然皱着眉头思索着,在他看来二皇子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形下都没有被立为皇储,那说明皇帝心里根本就不想立二皇子为皇储。

    所以皇帝心里的皇储的人选自然就是大皇子,这是自然而然的事。而且不只是他这样想,其余的官员也认为大皇子赢面大增。

    大皇子素来聪颖,不应该想不到这些才是。可是为什么大皇子脸上的神色始终淡然?

    难道大皇子刻意想表现出来戒骄戒躁的模样?属官心里仔细思索了一下又觉得不像。

    一直思索不明白的属官突然眼前一亮,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秦无咎!

    他想到了之前秦无咎疾驰入宫,在宫里分拣奏章,随即兴高采烈的离开了皇宫,想必秦无咎一定获得了什么内幕消息才是。

    如今立储的风波已经平息了下来,这时候他去见一下秦无咎也无妨吧?思来想去的属官越想心里越是希冀,最终吩咐家丁调转方向,向秦府而去。

    三年之内立储?秦无咎收到这消息的时候,也同其他人一样,认为大皇子的赢面大增。

    当然,所以秦无咎心情极好,只要不是二皇子被立为皇储就好,要不然他真就要离开大楚投奔剑宗了。

    当初他在宫里的时候就跟皇帝不算隐晦的暗示过,他和二皇子水火不容,若是二皇子被立为皇储,那他就辞官做一个剑客。

    三年的时间,不知道二皇子受此打击之后,会不会一蹶不振?秦无咎对此不无期盼。

    不论如何秦无咎的心情还是很好的,正和丫鬟们有说有笑的时候有人来禀报,有一位没见过的大人求见。

    没见过?秦无咎听了有些疑惑,他的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人影是大皇子的属官徐成,此人曾经代大皇子拉拢过他,虽然结局不好,但两人也算认识。

    难道是徐成来了?秦无咎心里有些纳闷,难道是大皇子以为是他进宫跟楚皇说了些什么,特意派人来感谢他?

    秦无咎移步前厅才发现,来的不是徐成,别说府里丫鬟没见过,他也没见过。

    “下官陆兴拜见秦将军,冒昧登门还望海涵!”陆兴虽然是大皇子身边极信任的属官,但是面对秦无咎姿态却放的极低。

    这也是因为他深知秦无咎的圣眷,他也深知秦无咎在大皇子下心中的地位,大皇子曾经说过,秦无咎很可能是立储最关键的人。

    当时他十分不解,现如今秦无咎匹马入宫,立储风波随即平息,很难说秦无咎是不是在其中起到了作用。

    虽然没有见过陆兴,但是秦无咎毕竟听说过这位大皇子的亲信,果然是大皇子派人来了。

    毕竟是大皇子身边的亲信,秦无咎倒也十分客气。秦无咎谦和的笑道:“陆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不敢不敢,冒昧登门,唐突了!”陆兴行礼道。

    秦无咎笑道:“陆大人太客气了,里面请!”

    客厅里,丫鬟上过茶水之后便行礼退下去了。陆兴一直不经意的打量着,果然不愧是圣眷深厚之人,无论是赏赐的府邸还是丫鬟,都透着一种富贵气象。

    想秦无咎入京不过二载,出身亦非显赫,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会富贵如此?

    “久闻陆大人贤才,一直未曾得识,今日陆大人登门,当真是稀客,蓬荜生辉啊!”秦无咎笑着客套道。

    见到秦无咎如此客气,陆兴心里安心了不少,虽然一时兴起前来拜见秦无咎,但是临近府门的时候他心里也有些忐忑,毕竟秦无咎这人时常不按常理出牌。

    陆兴笑道:“将军太客气了,下官时常听殿下夸赞将军,耳朵里都快听出茧子来了,对将军渴慕的很,所以这便冒昧登门了。”

    秦无咎摆手道:“殿下谬赞了,谬赞了。”

    陆兴叹道:“这几天殿下一直十分焦心,谁也没想到朝廷竟然突然兴起了立储的风波。”

    秦无咎笑道:“陛下已经召开朝会了,决定暂不立储,殿下和陆大人也都不用焦心了。”

    陆兴摇头道:“这几日纷纷扰扰,殿下因为要避嫌也没有入宫,消息也闭塞的很。”

    随后陆兴话风一转笑道:“倒是听闻秦将军入宫去了,下官还听闻秦将军在宫里分拣奏章,到让下官好生惊叹。”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稍稍打听一下就能知道,秦无咎坦然笑道:“被陛下抓了壮丁,我也是诚惶诚恐。”

    陆兴叹道:“唉,原本陛下暂不立储,是喜事一件,但是殿下却仍然悬心不已,下官劝了良久,但是殿下仍然愁眉不展。”

    “所以便想起了将军,将军能否教我,怎么样才可以安慰殿下?”

    秦无咎闻言微微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陆兴此次登门的目的。陆兴一定是以为他入宫得到了什么消息,或者跟楚皇说了什么。

    问题是他并没有从楚皇那里得到什么明确的信息,而且,就算他得到了楚皇的什么暗示他也不可能告诉陆兴。

    一来他不会在府上说这些,因为府上人多嘴杂。二来,陆兴不够资格听。

    秦无咎沉吟片刻笑道:“我入宫向陛下问安,陛下留我分拣奏章,我便战战兢兢的分拣了一上午,蒙陛下赐了御膳便回府来了。”

    “说起来陛下新赐了我一位厨娘,这几日一直沉迷在口腹之欲中,倒是不知道殿下竟然如此焦心,陆大人要请教我,只是我也一时没什么头绪。”

    听完秦无咎的话,陆兴随即就陷入了沉思,他以为秦无咎说了这么多是有什么暗示呢。

    苦苦思索了片刻,他发现这其中好像并没有什么暗示。秦无咎说的这些话里就是他入宫去了,啥也没干就回来了,根本就没什么头绪。

    陆兴听完之后就陷入了沉默,他不知道秦无咎说的是真是假。有可能是秦无咎真的没有什么头绪,也有可能是秦无咎知道什么但是不想告诉他。

    而且陆兴倾向于后者,当初秦无咎直接从忠勇营急匆匆入宫,明显是因为立储一事。

    那秦无咎怎么可能一点头绪都没有?那他入宫去干什么去了?而且秦无咎的圣眷那么深厚,秦无咎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所以只可能是秦无咎不想告诉他!陆兴沉思之后心里不免有些不满,大家都是为了殿下,何必藏着掖着?难道还非得亲自说给殿下听好邀功讨赏不成?

    陆兴笑道:“下官这算是问道于盲了!今日贸然登门实在是莽撞了,就不打扰将军了。”

    秦无咎笑道:“陛下刚刚赏赐了我府上一个厨娘,擅长北齐风味,陆大人何不留下来品鉴一下?”

    陆兴起身笑道:“今日唐突了,就不打扰将军了,下官告辞。”

    秦无咎也只是客气客气罢了,虽然他站在了大皇子这边,但是并没有投效,也不想和大皇子的人牵涉太深。

    送陆兴出了府,秦无咎这才有些摇头的往回走,他已经琢磨出来了,陆兴今天贸然登门应该不是大皇子的授意。

    大皇子十分谨慎,上次大皇子宴请他,还是去的胭脂河泛舟,如今正是敏感的时候,大皇子怎么会让他身边的属官堂而皇之的登府拜见?

    陆大人出了府之后有些撇嘴,他倒是不觉得今日来见秦无咎有什么不妥。毕竟楚皇的旨意都已经下来了,立储的风波已经平息了。

    而且他心里也打着小算盘,楚皇要在三年之内立储,他也是在争取秦无咎,不管秦无咎心里怎么想,外人肯定以为秦无咎投效了大皇子。

    让他心里有些不满的是,秦无咎竟然连他这个大皇子身边的人近亲人都瞒着。

    陆大人带着家丁准备回府,却突然被人拦住了,倒也是陆大人的老熟人,大皇子身边的侍卫。

    “陆大人,殿下有请。”

    原本打算打道回府的陆兴之后随着侍卫前往皇子府,他明白殿下这是知道了他去拜访秦无咎,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

    只是可惜的很,秦无咎竟然对他守口如瓶,这倒是让他不好在殿下面前表现一下。

    花间汉白玉的石桌上放着一壶美酒,大皇子正立于花间望着天边绚烂的烟霞。

    陆兴上前恭声道:“殿下,您找我?”

    “你去见秦无咎了?”淡淡的声音响起。

    “是的殿下,下官……”

    陆兴的话还没有说完,大皇子已经转过身来打断道:“谁让你去的?”

    陆兴有些愕然的抬头,发现大皇子的脸上一片平静的神色,那一丝时常噙在微笑不见了。

    这让陆兴有些陌生,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如论他何时见到大皇子,总是能看到大皇子嘴边这一丝微笑。

    哪怕二皇子突然挑起了立储的风波,哪怕情势对大皇子十分不利,大皇子的嘴边依然噙着一丝微笑。

    但是,现在大皇子脸上的微笑竟然不见了。

    微怔之后的陆兴心里顿时生出了一丝不妙的感觉,无论是大皇子平静的表情,还是大皇子淡淡的问话,都让他心里生出了寒意。

    陆兴顿时就明白了,自己自作主张去见秦无咎触了殿下的霉头,让殿下对他产生了不满。

    虽然心里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问题,但是他还是紧张的解释道:“殿下,下官也是关切殿下,如今立储的风波已经平息了,下官前去拜访秦将军也不算打眼。”

    “而且,秦将军一直游离在殿下之外,下官去拜访秦将军,也能向外展示秦将军的立场。”

    “陛下立下了三年之期,二皇子经历了一次挫败,肯定会有动作,二皇子身边的人也能意识到秦将军的圣眷,说不定会争取他。”

    陆兴有些忐忑的开口解释,大皇子静静的听着,一直都没有打断他的话,这让陆兴说着说着心里自信了起来。

    因为他觉得自己越说越有道理,而殿下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直到陆兴说完了,大皇子才平静的开口道:“这让本殿想起了徐成,他和肖长贵就是自作主张,才差点坏了我的事。”

    陆兴听了不禁心神一凝,徐成他自然知道,而且分外的关注,因为他们俩同是大皇子身边的属官。

    他也知道大皇子此时提起徐成是因为什么事,因为徐成和肖长贵曾擅自主张招惹秦无咎,断了忠勇营的粮饷,差点使得大皇子跟秦无咎闹翻。

    因为这事他不止一次的明里暗里嘲笑过徐成,觉得徐成这人除了惹事没什么本事,做事情不过脑子,给大皇子招惹了那么大的麻烦,和他陆兴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如今大皇子竟然说想起了徐成,这什么意思?这是说他去拜访秦无咎就如同徐成招惹秦无咎一样蠢吗?

    想到这里陆兴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他陆兴怎么可能同刘温一样蠢?陆兴心里十分不服。

    大皇子继续道:“你们都以为自己做的很对,那是因为有些事情你们根本就不知道。”

    “你所知道的,所了解的,终究不及本殿知道的多,如果你知道的同本殿一样多,你就不会认为自己做的对了。”

    陆兴怔了怔,心里头有些不信,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秦无咎入京以来所有的事,他都耳熟能详。

    大皇子淡淡道:“你是不是觉得秦无咎已经和皇弟势如水火,所以他就必须站在本殿这边,必须支持本殿?”

    陆兴怔了怔,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秦无咎既然得罪了二皇子,二皇子已经视他如仇寇,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虽然秦无咎深受楚皇宠信,但是楚皇终有寿终正寝的那一天,到时候若是二皇子登基为帝的话,秦无咎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秦无咎除了投效大皇子还能如何?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明白这个问题。

    大皇子淡淡道:“秦无咎在奉旨出使上涯城的时候,陆青云的掌上明珠对他一见倾心,陆青云为此亲自指点他的武道,想要把秦无咎留在剑宗,你知道吗?”

    这事陆兴当然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秦无咎这厮竟然这么好命?连剑宗宗主都想招秦无咎做女婿?

    剑宗女婿啊,上涯城富甲天下,剑宗坐落于此,更是高手如云,做了剑宗女婿也算是登上人生巅峰了!

    若是秦无咎自己也争气的话,将来接掌剑宗也是极有可能的事。剑宗宗主,那可是世上权力最显赫的几人之一。

    秦无咎在大楚深受楚皇宠信平步青云也就罢了,没想到去了上涯城,竟然能得剑宗宗主和剑宗小公主的青睐,这到底是什么狗屎运?!

    怪不得秦无咎如此肆无忌惮,即便是面对皇子都一点亏都不吃。原来秦无咎是有这样一条退路,如果二皇子登上储君之位,秦无咎就潇洒的辞官去剑宗迎娶宗主的掌上明珠。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为什么秦无咎没有留在上涯城?一定是因为那位剑宗宗主的掌上明珠长的太丑了!

    一定是这样!陆兴的心里有些愤愤。

    不过真如殿下所说的话,秦无咎有如此退路,确实不一定非要投效殿下。

    大皇子淡淡道:“你是不是觉得秦无咎很傻,剑宗宗主唯一的掌上明珠不仅年纪轻轻就迈入了三品,更是生的天香国色,而秦无咎放着剑宗的女婿不做,却回大楚为一臣子?”

    原来那位剑宗的小公主不但生的不丑,反而生的天香国色,那秦无咎为何不留在剑宗呢?

    陆兴确实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他能听出来殿下淡淡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讥讽,这让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大皇子悠悠道:“那是因为有些内情你还是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了,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秦无咎身上还有什么内情?陆兴有些纳闷,又有些震惊,他刚刚从殿下口里得知的内情就已经够让人震惊了,但是听殿下的意思秦无咎身上竟然还有隐情。

    而且这隐情似乎更加了得,陆兴竖起耳朵听着,但是大皇子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显然并不打算告之他,这让他有些沮丧。

    大皇子淡淡道:“本殿之所以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即便是秦无咎选择站在本殿这边,他也并不会投效本殿。”

    “而你抱着这样的念头去见秦无咎,你所流露出来的态度只会让他反感!”

http://www.lysghj.com.cn/22_22758/102895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