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穿越小说 > 庶天子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官复原职
    这时候冯平安跟了上来,笑吟吟道:“秦大人,恭喜恭喜。”

    之前秦无咎自称草民,冯平安可是听见了的。

    秦无咎笑道:“多谢冯公公,这都是皇恩浩荡。”

    闲聊了几句,多是寒暄,过了一会,秦无咎便告辞离开了。

    望着秦无咎远去的背影,一直站在旁边的小太监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公公,这位秦大人不就是打了宣平侯公子的那位吗?当时宣平侯还到陛下跟前哭诉呢,陛下罢了他的官,公公何必对对他这么客气?”

    冯平安望着远去的背影,悠悠道:“人家如今已经官复原职了,可不是恭喜吗?想不到吧?”

    官复原职了?小太监张着嘴巴一副惊呆的模样,不是都说这人完蛋了吗?怎么又官复原职了?

    无数人都在想着,等秦无咎回到了京师,会受到宣平侯怎样的折磨,但任谁也没想到会是如今这种情况。

    小太监吃惊的结结巴巴道:“怎么,就官复原职了?他,那么大的罪过!”

    冯平安笑呵呵道:“他奉旨出使上涯城,立下了大功,当然要官复原职喽!”

    冯平安转身向大殿里走去,留下小太监继续痴呆中,出使上涯城和立下大功有什么关系?

    上涯城是个好地方,和平无战事,开放通商,风景又是独好,秦无咎这一趟去上涯城虽然其中有些惊险,但并不为外人知,在多数人看来,秦无咎这一次去上涯城,完全就是个美差。

    但是在楚皇眼里,却是秦无咎立下了大功,甚至因此将秦无咎官复原职,侍候着的太监们届时十分不解。

    圣眷啊,圣眷!

    打了宣平侯的儿子,只是外出溜达了一圈,回来就重新当上了官,罢官的这段日子秦无咎并不在京师,宣平侯想找他的麻烦都找不了,现在秦无咎回来了,却又是官了,至少在明面上,宣平侯是为难不了他了。

    一路离开了皇宫,秦无咎还真有些神清气爽的感觉,守卫宫门的将士们目送他远去,并不知道就在刚刚,秦无咎已经官复原职了。

    原本还想着四处逛逛的秦无咎想到皇帝叮嘱,要他最近在京里低调一下,于是秦无咎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府去了。

    府上倒是热闹的很,毕竟秦无咎这个主心骨回来了,府里的仆人们颇有几分欢天喜地的感觉。

    最高兴的还是秦无咎房里的几个丫鬟,脸上全是高兴的神色。

    春桃终究思虑的多一些,所以还有几分紧张,因为今天是秦无咎回京入宫的日子,到底能不能官复原职就看今天了。

    秦无咎信步走进了小院,春桃听到动静立即迎了上来,脸上一副关切的模样。

    春桃确实心中十分紧张,这点秦无咎心里也知道,所以秦无咎并没有逗弄她,而是干脆的笑着道:“陛下已经说了,下旨让我官复原职!”

    春桃听了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激动的脸上一片绯红之色:“真的吗?大人,是真的吗?”

    秦无咎点头确定道:“是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

    春桃听到秦无咎再度确认,不像是逗弄她,顿时抿着嘴笑了起来,连眼睛都有几分湿润了。

    秦无咎确实很难理解她的心中的煎熬,见此上前捧着她脸抹了抹她的眼角问道:“怎么了这是?我复了职,怎么还哭起来了?”

    虽然春桃已经帮秦无咎更过衣,沐过浴,已经变得很亲密了,但是两人从未有这么亲昵的时候,而且这还是在院子里,春桃耳后根都羞红了:“没,没什么,就是高兴的。”

    秦无咎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道:“真是个傻丫头!”

    春桃闻言脸色更红了,心里就像是小兔乱撞,羞涩的厉害,害怕会有人突然进来撞见这一幕。

    秦无咎也知道这是在小院里,随时都会有丫鬟闯进来,所以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笑着在春桃细腻柔滑的小脸蛋上捏了一把道:“别哭鼻子,快进来给我把衣裳换了,今天哪都不去了,就在家里待着了。”

    春桃巴不得这一声,虽然她不介意这样亲昵,但是她怕被其他的丫鬟撞见,那她就没脸见人了。

    跟着秦无咎进了房间,找出常服来然后给秦无咎宽衣,春桃的脸红都还没有消退。

    “大人是开口向陛下求的官吗?”春桃一边帮秦无咎穿上衣服,系上扣子,一边还好奇的问道。

    “那倒没有,陛下说我此行功劳甚大,所以就给我官复原职,你个傻丫头,其实根本就不用担心的。”秦无咎笑着说道。

    春桃嘟嘴道:“我哪里傻了?我一点都不傻!”

    秦无咎笑着身手扯了扯她的光滑的小脸蛋笑道:“还不傻,刚刚谁哭成小花猫了?”

    红潮再次爬上了春桃的俏脸,她脸上带着娇羞之态道:“我哪有哭成小花猫了?只是,只是被风迷了眼!”

    秦无咎握住了正在给他整理腰带的小手,笑道:“你呀,心里担心就该跟我说啊,我好给吃颗定心丸!”

    春桃娇羞道:“啊?定心丸?什么定心丸?”

    秦无咎笑道:“你放心吧,我跟陛下之间有些渊源,在当官之间,我就见过陛下了,我这官,是任谁都夺不走的。”

    春桃一时也顾不上娇羞了,吃惊的张大了小嘴,等着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呆呆的看着秦无咎。

    很少有看到春桃这样呆呆的样子,一直以来她都是精明干练贤淑温柔,突然看到这个样子还真是十分可爱。

    “瞧你这模样,还说自己不傻?”秦无咎笑着逗她道。

    春桃呆呆的点了点头,一时间,有些搞不懂秦无咎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些渊源,渊源有多深,就说不清楚了。

    秦无咎拉着她的手笑道:“陛下既然将你们赐给了我,那你们就是我的人了,你们是断然不可能离开这座府邸的,就算你们想离开都走不掉,明白了吧?”

    春桃听了红着脸低头道:“明白了,大人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才不会离开呢,只要大人您不撵我们走,我们一辈子都不想离开!”

    因为给秦无咎整理衣裳,所以两人面对面紧挨着,春桃身材高挑,现在低着头发丝就在秦无咎的鼻尖,幽香袭人。

    秦无咎握着春桃小手的手紧了一下,另一只手轻轻的穿过去抱住了春桃的纤腰。

    秦无咎能明显的感受到春桃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

    啧,手感真好,微微顺手一揽,春桃就已经乖乖的贴了过来。

    感受着秦无咎火热的怀抱,春桃闭上了双眼,有些柔弱的喃喃道:‘大人~~”

    感受着身前传来的熟悉的丰软触觉,秦无咎小声在春桃耳边笑道:“咦,什么东西压迫着我的胸膛,软软的好奇怪!”

    “大人使坏!”心里正紧张的春桃娇嗔出声,她夜里只着里衣伺候秦无咎喝水起夜不知道多少次,她才不会相信秦无咎会不知道。

    春桃趴在秦无咎的肩头轻声撒娇,秦无咎顺势将一只手前移,唔,秦无咎顿时安静了下来,仔细体会着手上传来美好感觉。

    春桃也不再娇笑了,双手紧紧的抱着秦无咎,微微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是微微的喘息声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悸动。

    内室里安静了下来,唯有春意在弥漫,像小院里悄然绽放的蔷薇一般春意盎然。

    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啪嗒一声门帘响了,安静的伏在秦无咎街头的春桃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般一下子跳开了。

    “春桃姐姐,大人回来了吗?”夏花问道。

    春桃娇羞的看了一眼秦无咎,深吸了一口气,撂了一下额前的发丝,这才走了出去,平静道:“是啊,大人已经回来了,我刚伺候大人换了常服。”

    虽然春桃努力让自己的声音维持平静,但是她艳若桃李的面容却不是一时能消退的。

    夏花打量着春桃,伸手贴了贴春桃的额头,有些狐疑道:“春桃姐姐,这是怎么了?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春桃摸了一下自己脸,果然有些发烫,但她断然不可能将刚才的情景说出来,于是便支吾着道:“脸红?有吗?”

    夏花点头肯定道:“有!”

    春桃笑道:“可能是高兴的,你还不知道,今天大人入宫,陛下已经说了,会下旨将大人官复原职!”

    夏花听了惊喜道:“真的?大人真的要官复原职了?”

    秦无咎从内室走了出来,笑吟吟道:“那还有假,既然我亲自说出口,自然是真的。”

    夏花顿时不再有疑,高兴的拍手道:“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秋月和冬雪联袂而来,见到夏花高兴的拍手大叫,连声问了起来。

    夏花咯咯笑道:“大人要官复原职啦!”

    虽然早在沐浴的时候就听秦无咎信誓旦旦的保证过,现在听到确切的消息,她们还是高兴的跳了起来,三个小丫头叽叽喳喳的说起来。

    “大人,现在就是正二品的忠勇将军了吗?“夏花激动道。

    忠勇将军?

    夏花大胆的想法让秦无咎都愣了愣,随后摇头笑道:“你想的也太好了,我只是官复原职,又不是更进一步,之前我也只是代管忠勇营,何时有过忠勇将军的名头了。”

    夏花嘟着嘴道:“既然是大功,应该再加封赏才是呢。”

    “你这丫头还真会想。”秦无咎笑了笑,伸手在夏花脸上捏了捏,顿时引来夏花的一阵娇嗔。

    春桃这时候笑着道:“大人远道回京,又官复原职,这是双喜临门,咱们也应该庆贺一番才是。”

    几个丫鬟齐声叫好,秦无咎笑道:“确实是双喜临门,让厨房备一桌酒席,你们陪我喝两杯!”

    要开酒席了,春桃立即带着丫鬟们忙碌起来,秦无咎悠然自得的在一边看着,几个丫鬟倒是十分认真,甚至连用什么样的盘子都叽叽喳喳的讨论一番。

    这时候,秦无咎便和忠伯坐在一边的葡萄架下。

    “忠伯...”

    秦无咎看着一如往常般笑着,面目和蔼可亲的忠伯,一时间,竟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

    忠伯确实是他母亲的奴仆,或者说,护卫。

    忠伯似乎也猜到秦无咎这一趟去上涯城会知道些什么,笑呵呵道:“少爷,今天是咱们府上大喜的日子,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今儿就不提了,等往后,我再与少爷慢慢说。”

    闻言秦无咎顿了顿,良久才点头道:“好!”

    -------------

    秦无咎要官复原职的消息还没有传开来,但是秦无咎回京的消息却在一定的范围内传开了。

    昨天因为秦无咎第一天回京的缘故,所以没有人来送上请帖,但是自今天下午开始,门房就不停的收到请帖拜帖。

    送来请帖拜帖的人,多是秦无咎的老部下,有原先右骁卫的部下,也有忠勇营的部下,甚至还有秋狩时结识的关系不错的将领。

    秋月抱着厚厚的一摞请帖回来的时候,神情还带着一丝沮丧,因为她觉得既然有这么多请帖送来,那大人肯定要出去应酬,这么多请帖,得应酬到什么时候?

    “刚刚不是还挺高兴的?怎么一会儿就变了脸?谁欺负你了?是春桃她们?”见着秋月闷闷不乐得模样,秦无咎有些纳闷的问道。

    秋月微微摇头道:“没有!”

    秦无咎有些好笑道:“那是怎么了?你怀里抱的什么?”

    秋月道:“门房上收到的请帖,都是今天送来的!”

    秦无咎略一思索随机就明白了秋月为何有些沮丧了,笑道:“是吗?请帖啊,放在那里吧,陛下不久前还嘱咐我刚回京要低调一些,看来暂时是顾不上这些请帖了。”

    秋月听了惊喜道:“这么说大人今晚是不打算出去应酬啊?”

    秦无咎笑道:“当然了,我怎么会出去应酬?那不是违抗了圣意么?”

    秋月抿嘴笑道:“真是太好了!”

    就在秦无咎府里其乐融融的时候,洛千雪正在沈玉柔的香闺里向沈玉柔和清宁郡主控诉秦无咎。

    原本秦无咎回京是件该高兴的事,但是现在洛千雪心里却有股气憋在心里。

    “他没有想到给我们带礼物也就罢了,我正好看到他一匹马上托着不少包裹,我就问那是什么东西。”

    “然后他就麻利的将两个包裹挂在了我的马上,说是从上涯城带回来的土特产!”

    清宁郡主有些纳闷道:“土特产?上涯城哪有什么土特产?上涯城是贸易之城,本地没什么特产啊?”

    洛千雪义愤填膺道:“对啊,我也纳闷啊,你们猜是什么?是红糖!他千里回京带了几十斤红糖!他是怎么想的?!”

    清宁郡主和沈玉柔闻言也傻眼了,她们俩也想不明白秦无咎是怎么想的,但是更让她们傻眼的还在后面。

    说着说着,说到了后面,洛千雪有些悲愤道:“我傻,我是真傻!我竟然信以为真了,以为真的是土特产,所以,我就当着我的娘和丫鬟们的面打开了,还说这是秦无咎千里迢迢给我带来的土特产!”

    清宁郡主和沈玉柔听了先是面面相觑的呆了呆,随机就掩嘴笑了起来,笑的一发不可收拾,笑的差点岔过气去。

    洛千雪听了恼羞成怒道:“你们还笑!你们是不知道,当时我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好丢人啊,都怪秦无咎,没有提早告诉我!”

    想象着那个画面,清宁郡主和沈玉柔笑的根本停不下来,清宁郡主一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断断续续道:“哎呦,笑的我肚子疼!”

    沈玉柔勉强忍住笑,喘息道:“我也是,我也笑的肚子疼!”

    洛千雪闻言有些无奈的盯着清宁郡主和沈玉柔,沈玉柔好不容易缓过来,宽慰道:“都是你的贴身丫鬟还有洛婶婶,又没有外人,哪有什么丢人的?莫非洛婶婶说什么了?”

    洛千雪无奈道:“我娘倒也没说什么,只说那是百年老字号的极好红糖,京里也不多见,秦无咎算是有心了!”

    沈玉柔抿嘴笑道:“洛婶婶说的是,秦无咎确实是有心了!”

    洛千雪无语道:“有心什么?那是我抢来的!”

    清宁郡主终于捂着肚子停下了笑声,闻言笑道:“对啊,是你抢来的,那你还怨着人家秦无咎了?”

    好像还这还真不管秦无咎的事,但是即便如此,那也是怪秦无咎,好好的一个大男人干嘛带红糖回来!

    洛千雪嘟嘴道:“好啊,咱们是好姐妹,你们俩竟然还向着外人!”

    沈玉柔笑道:“我们哪有向着秦无咎,我们这不是安慰你吗?”

    洛千雪嘟嘴道:“其实最让我生气的还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件事,太让我抓狂了!”

    咦,还有别的事?清宁郡主八卦道:“还有什么事?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么抓狂?难道你还抢了秦无咎别的什么东西?”

    洛千雪想起来就有些恨得牙痒痒:“秦无咎说这次南下,遇到了好几位高手向他出手呢!”

    她这一开口就引起了清宁郡主和沈玉柔的惊讶,洛千雪白了她们俩一眼:“你们放心,秦无咎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那次遇刺,秦无咎有幸见到了剑宗宗主的出手!”

    “剑宗宗主啊,天下第一高手,传闻他的剑道出神入化,但是却鲜少有人见过他出手。”

    “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竟然被秦无咎碰上了!他真是踩了狗屎运了!我就问他到底剑宗宗主出手到底是怎样的情形,剑宗宗主到底要多强。”

    “结果你们猜秦无咎怎么说?秦无咎竟然说一言半语说不清楚,他风尘仆仆回京,要回府洗尘歇息,等改日再详说!真是气死我了!”

    清宁郡主和沈玉柔静静的听完,不由面面相觑,她们俩实在不明白这有何生气的地方。

    洛千雪气鼓鼓道:“你们说,秦无咎是不是太过分了!”

    清宁郡主疑惑道:“这有何过分之处?”

    洛千雪一副被打败了的样子:“你们想想,那是天下第一高手啊,是不是特别好奇他出手的情形,是不是特别好奇他有多厉害?结果呢,他竟然吊人胃口,这不还不过分吗?”

    沈玉柔和清宁郡主一起摇头,清宁郡主小声道:“不好奇,一点都不好奇!”

    习武的是洛千雪,整个京师里她都是独一份,像沈玉柔和清宁郡主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大小姐,虽然也对天下第一高手有些憧憬,但也不像洛千雪这般好奇。

    洛千雪有些无语有些抓狂道:“你们,你们怎么能不好奇呢?”

    原本想找好姐妹来倾诉一下,结果好姐妹完全不能体会她的心情,这让洛千雪变得更加郁闷了。

    沈玉柔笑着安慰她道:“千雪,你也要体谅秦无咎,他千里奔波回来确实十分疲惫,先洗尘歇息也是人之常情。”

    清宁郡主笑道:“就是啊,这也算不上秦无咎的错处,而且如今他已经歇息了一天了,你与其生气还不如直接去找他呢,他要是再不说,你再埋怨他也不迟。”

    洛千雪哼道:“我才不去找他呢,就跟我上赶着要听一样。”

    什么叫就跟上赶着要听一样?你不就是上赶着要听嘛!

    清宁郡主笑道:“要不这样吧,年节前的诗会就要开始了,不如,咱们请秦无咎来吧?”

    洛千雪撅着嘴道:“又是诗会!你们怎么就喜欢这些东西?我才不想参加呢!”

    沈玉柔闻言掩唇笑道:“若是秦无咎来了,到时候千雪你也可以问一问他,我们也听一听那位天下第一高手到底有多厉害,这样你既听着了,又不是上赶着去听的,岂不是正好?”

    洛千雪闻言眼前一亮,拍手道:“对呀!这个主意好!沈姐姐,还是你聪明!我想啊,秦无咎冲着沈姐姐,也一定会去诗会的,嘻嘻!”

    沈玉柔闻言俏脸一红,作势去打洛千雪,口中嗔道:“死丫头,你说什么呢!”

http://www.lysghj.com.cn/22_22758/102812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