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之先生!”苍宇也换了流利的日语说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仅是京都商会的会长,还是华国商会的会长?”

    华国商会,是一个隐秘的组织,它的成员全部都是各地商会的会长,他们把控着全国各行业,并且是风向标一般的存在,只要其中放出消息来,苍氏再从日本撤出,很快,其他企业都会跟随,剩下的小企业,即便不跟风,怕是也坚持不久。

    “苍桑!”鹿之拓也的目光变得狠戾起来,“你这是决心要断我财路吗?”

    苍宇缓缓摇头,“我只是希望大家的合作细水长流而已。”

    对于这种为鹿之会盘剥华国企业的行径,苍宇早有耳闻,这次谈判,也是借着苍氏的由头,来为国人谋生存,求发展,此刻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苍宇觉得自己理应做一些有男子气概的事。

    鹿之拓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的余光扫过周森和K,很明显,会听说日语的苍宇,带着这两人,就是起到保护作用。

    苍宇突然改说日语,就是因为刚刚在鹿之拓也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意,如果他身亡,下一个来谈判的人,就不知是何年何月,不知会是谁了。

    毕竟这事,其实于个人来说,冒着几分傻气。

    “那么,就按苍桑说的办吧!”鹿之拓也不知为何,突然松了口。

    苍宇淡淡一笑,对着周森伸出手来。

    一份提前打印好的合同被周森递过来,本来这些事是心照不宣的,但事关重大,苍宇不得不谨慎。

    鹿之拓也接过日文版合同,却并没仔细看,而是吩咐身旁的女人去取他的印章。

    苍宇当下和K对视一眼,如此草率,要么就是鹿之拓也真的妥协了,要么,等一会儿他们就要面临追杀。

    后者即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足矣让苍宇戒备。

    而以K的敏感,已经嗅到了杀意的味道。

    鹿之拓也很痛快地签了合同,之后哈哈一笑说道:“合作愉快,我们,是不是来一杯庆祝一下?”

    “多谢鹿之先生的美意。”苍宇淡淡一笑。

    门被打开,另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端着酒进来,跪着递给鹿之拓也一杯,随后又递给了苍宇一杯。

    “请给苍桑的两个随从也来一杯。”鹿之拓也微笑着说道。

    女人端起酒瓶,给剩余的两个杯子倒上,又端给周森和K。

    鹿之拓也哈哈一笑,端起酒杯向着苍宇,“苍桑!干杯!”

    苍宇也举起杯来,随后将酒杯送到口边。

    鹿之拓也举杯,一饮而尽,随即向苍宇扬了扬酒杯,用拙劣的国语说道:“苍先生!细水长流!”

    就在苍宇正要一饮而尽的时候,女人突然纵身跃到鹿之拓也身边,掏出刀比着他,对苍宇三人用国语低声喝道:“酒里有毒!”

    “八嘎!”鹿之拓也低咒一声,却被比在脖子上的刀吓住,不敢妄动。

    越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越畏惧死亡,鹿之拓也自然也不例外。

    “前面都是埋伏,从后门跑!”女人又说了一句。

    苍宇抄起桌上的合同,揣在怀里,当即跟K站起身来。

    有人质在手,后院远远布下的埋伏自然都不敢妄动,几人退到了假山附近,女人又说话了。

    “那处围墙外面是狗舍,养着两条土佐犬!”

    像是在回应她的话一样,两条狗低吠了几声,刚才就隐隐听到狗叫,还以为院子里养着狗,没想到竟然在假山后的围墙外,难怪他们有恃无恐地把假山依墙而建。

    要是没有女人的提醒,怕是他们也已经翻过墙头跳下去了。

    女人说完这句话,鹿之拓也哈哈笑了起来,前有人持枪蓄势待发,后有猛犬护院,他们现在可谓插翅难飞。

    然而K却依旧指挥着苍宇和周森上了墙头,他自己则接替了女人胁迫着鹿之拓也。

    女人脱掉和服,里面是一袭黑色紧身衣,她把手伸进自己深V的领口,看似调整了一下胸部,然而K却知道,她是在掏武器。因为下一秒,女人就把一柄微型手枪递给了K。

    “鹿之先生,再会!”等女人上来以后,K一脚把鹿之拓也踹了下去,随即拉着苍宇和周森纵身跃入犬舍。

    土佐犬,被誉为世界上最凶猛的斗犬之一,也有着东方斗犬之王的美誉,其凶猛可想而知。

    他们才一跃下,两条身形健美、毛色棕黄的土佐犬不容他们思考就扑了上来,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被那张巨口咬住,怕是大腿骨都会一下子断掉。

    然而就在电光石火之间,苍宇看见K甩出了刚才那把匕首,直直从一条狗的口中插入,虽然并没有一击致命,但是狗却痛苦地哀嚎起来,在原地打着滚。

    回头再看另一条狗,已经倒在地上,分辨不清血是从哪里来的。

    只是几秒的功夫,四人解决了狗,向着狗舍围栏跑去。

    其间竟没有人追上来,这令苍宇非常讶异。

    也许是养着两条异常凶残的看家犬,这边并没有特别的防护,几人很顺利地翻过围栏,向着树林跑去。

    树林中早已埋伏了人,远远看见他们跑来,其中一个从树上跳了下来。

    “K,解决掉了几个后面追来的人,暂时安全,赶快往树林北边跑,那边已经有车等着。”

    苍宇这才知道,并不是没有人追击,而是埋伏的人远程狙击干掉了他们。

    显然,鹿之拓也低估了苍宇,没想到他已经部署了人力,而且居然在他们内部还有接应的人。

    在苍宇生死逃亡的时候,恰巧,今天就是徐子若参加初赛的日子。

    比赛顺序是抽签的,谢雨菲和聂安都在她之前,谢雨菲表演的曲目并不难,亮点就在她是自弹自唱,通过初赛应该不难,毕竟她的声音还不错。

    聂安的亮点就在她的个性上,通常弹钢琴的人都是西装革履,女孩也是一袭礼服,而聂安却一身朋克打扮,头发也临时喷了蓝色,白色T恤外面搭着一件皮质马甲,黑色短裤下面是带着花纹的渔网丝袜,一双高跟马克靴拉长了她的双腿。

    钢琴的优雅和聂安的狂野结合在一起,给了人视觉上的冲击,她的入选应该也问题不大。

    徐子若从早上起就心神不安,按说比赛她也不是没参加过,不应该这么紧张的。

    想给苍宇打个电话,却又怕他正在办正事被自己打扰,徐子若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上了场。

    和聂安比起来,徐子若少了几分个性,和谢雨菲比起来,她又少了几分特色。

    几乎看不出的裸妆,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纯白纱制无袖长裙,和往常人们所见的钢琴演奏家一般无二。

    然而她一抬手,落下,就是号称比《野蜂飞舞》难度更大的《钟》,钢琴声一起,徐子若的焦虑不安暂时被放下,全场寂然。

    谢雨菲和聂安的特点在于特色,而徐子若却在于炫技。

    仅有的几名演奏钢琴的选手之中,不得不说,徐子若算是琴技领先的佼佼者。

    然而这毕竟不是专业比赛,徐子若并不被评委看好。

    “说白了,咱这就是选美比赛,形象好气质佳最重要,我看钢琴弹得好也不能加分。”

    “形象气质倒也可以,就是少了几分个性,辨识度可能不够高!”

    “我倒觉得她还可以,毕竟从品牌角度考虑,她长得算是大气,又不失清纯,而且纯钢琴演奏增加了优雅气质。”

    “而且她名字里面也有个若字,和艾若吻合。”

    反对声和支持声各半,还有个评委暂时没有表态。

    然而徐子若却不知道这些,沉浸在乐曲之中的徐子若,猛然间感到心口一阵抽痛,手指重重按在了琴键上。

    场下一片愕然,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家都听出这曲子应该不是这样终结的。

    这样的演出,应该算是失败了吧?

    一直没表态的评委刚要开口,却见徐子若重新坐直了身子,手起、落下,钢琴曲调忽转,先是急如暴雨,随后渐渐放缓,又如狂风大作般急速,再转缓,如此往复几次,终以柔情收场。

    这曲调不光众人没听过,就连一直未开口阅曲无数的那位评委也没有听过。

    “谢谢各位!”徐子若起身,鞠躬说道。

    一直未开口的那位评委问道:“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徐子若想了想,露出淡淡笑意答道:“是李斯特的钟和我的即兴发挥连奏。”

    “即兴发挥?”众人哗然。

    本在刚才一下停顿后,大家都以为这是选手临时找了首曲子连上,没想到竟然是即兴发挥。

    也就意味着,她不仅仅是一个演奏者,更有作曲家的潜质。

    “那么,你打算给它取个什么名字呢?”

    徐子若唇角扬起,毫不犹豫地答道:“爱宇。”

    “爱雨?难怪听出狂风和大雨滂沱的气势。”

    “其间还有雨势减缓的轻柔!”

    他们自然听不出,这其中,是徐子若和苍宇起起落落的爱情……

http://www.lysghj.com.cn/20_20357/9088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