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玄幻小说 > 妖生不周山 > 第十四章 破家的县令2
    陈保儿呆呆的望着头顶夜空中那逐渐凝聚的诡异血色,似乎不知道该做出如何反应。

    李玄风同样也呆住了,那夜空中的血气,与他似乎毫无关系,眸子里只一片死寂,毫无神采。

    方文正转过头时,恰迎上李玄风的目光,不知为何,看到李玄风眼中的神色,他嘴里的嘶吼声,渐渐的弱了下去,到最后只面容苦涩,哀求一般嗫嚅着道了一声:“师弟……”

    李玄风仍旧不为所动。

    方文正声音有些颤抖,再次说道:“带小石头走,听师兄一次可好?”

    李玄风却撕扯着胸膛,喘不过气一般喉咙里只发出嘶嘶声:“一路走来,小石头拉着我逢树便爬,像个憨儿一般,为的就是引下天雷向我证明,那所谓的玄门,所谓的术数,并不是老骗子信口捏造出来哄骗我的……”

    接着,李玄风似乎极为痛苦,身子佝偻在一起,弓的像个虾米:“方文正,小石头知道我对你心生芥蒂,他生怕我离去,一路上做什么都要拉着我,甚至不惜去说一些你的恶言来迎合我,你可知道,他越是这般,我便越不舍弃他……”

    夜间的风夹着腥味更加猛烈了。

    方文正闻着空气中夹杂的血腥味儿,却还是强自挤出一丝笑意来:“这师门,从无人欺你骗你,亦无人弃你!自二师弟出事之后,你怒我和师父的不作为,心生怨恨,这些我们都知晓……”

    方文正的话还未说完,李玄风猛的抬起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眶通红,面色不敢置信的望着方文正:“老骗子他,逼我们下山,是故意为之,我说的可对?”

    方文正愣了愣,转过头,突然沉默。

    虽未得到肯定回答,可方文正的沉默,却似乎已经让李玄风心里有了答案。

    李玄风定定的看着方文正,咬紧的牙关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有血水顺着牙缝渗出来,接着竟疯子一般扑向方文正腰间,夺过方文正的佩剑,毫不犹豫的抹向自己颈间,却在小石头的尖叫声中被方文正一脚踢开,剑柄当啷啷落在遍地泥泞之中。

    方文正面上悲愤交集,最后涩声说:“你休要胡思乱想,师父他只是……想让我们活着而已……你若真觉得对不起他老人家,过了今夜,便想法子去赎回你的剑吧,区区几两碎银子,当的属实亏了些……”

    这一句话,竟让李玄风吐了一口淤血出来,随后嚎啕大哭。

    陈保儿被哭声惊回了神,抬起头,见那夜空的血气已经织成了网,便苦着脸望向方文正呢喃:“或许,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子………”

    陈保儿恍然间意识到,自己可能错了!

    前些年,天生怪珠,而降天火,之后连年大旱,民不聊生,官家颁发律文,说此凶象乃预示着国将有妖生,起初,陈保儿只因自己被地方官府污蔑为妖童,所以对这所谓的律文,嗤之以鼻,只觉得是荒唐朝廷蒙骗百姓的荒唐话。

    可,如今再想,真的荒唐吗?堂堂一国之君,要多昏庸才昏庸能到拿江山社稷、百姓生命开玩笑的地步?

    即便天子昏庸,那朝中数百臣子,也全是庸碌之人?

    那编下《节气》《历书》的钦天监,难不成也配合着昏庸的皇帝去编这些荒唐话?

    想到这些,陈保儿舌根有些发苦,倘若,今夜没有死人,这连一场大雨,也该算是天大的祥瑞了!

    可,漫天蛛网一般不断蔓延的血气,又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那钦天监所说的凶象,可能仍未褪去,至于持续到什么时候,或许,是那所谓的妖物真的诞生那一刻。

    陈保儿想起曾经问阿爷的话:“为什么天象会变?却又一成不变?”

    阿爷说:“这世间万物,此消彼长,此长彼消,就像夏时天长夜短,隆冬昼短夜长,归根结底来说,总是会归于平衡的。”

    保儿又问:“即然是平衡的,阿爷那一套相天相地相人的本事也该是骗人的!”

    阿爷轻笑:人运可改,命理难消。天象亦如是,你看这四季变换,昼夜更迭,便是天象变化,而不管它们如何变化,最后趋于平衡,便是天理所在,换句话说,我们所常见到的天象变化,皆在天地本身的规则允许之内,世间万物存在,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气场和这天地本身的规则是一致的,就像修行之人也抵不过生老病死一样的道理!而所谓相天相地相人,归根结底,相的不过是变数。既然这天地万物是顺天理而生,那么,当有些气场与天地法则相悖的东西想要出现在世间的时候,会发生何事?”

    阿爷当时说到这里,随手指了一个地方,保儿顺着阿爷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却是邻山落下的瀑布,瀑布下,一棵长歪的老松伸展到了瀑布下,水花四溅。

    陈保儿不明白,这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松瀑布与那所谓的天象又有何关系?

    保儿还要问时,却听到清脆的咔嚓声,那老松竟然被瀑布连根冲断了,顺着瀑布落进了谷底,然后再也不见了,瀑布下激起的水花,自然也没了!

    阿爷叹了口气:“你看,他们都试图去改变对方,要么,这老松有朝一日粗壮的可以隔绝瀑布,要么,便是以彻底被折断为下场!而在两者没有分出高下之时,那激起的水浪,是不会消停的……”

    阿爷说完,便面色悲戚的转身离开了。

    许多年过去,阿爷已经死了,陈保儿望着那蛛网一般的血红天象,却在这一刻有点明白阿爷的话了。

    那老松激起的水花,便是天象。

    天生怪珠,天降大火,皆是因为有与天地气场相悖的东西在试图改变天地原本的规则,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即将出世的东西,是天地规则不允许存在的,因此这个东西如果想要显现在世间,就必须去和天地规则抗争,两者相争,要么天地规则屈服改变,把这份不被承认的气场纳入规则中的一部分,要么,这个相悖的气场彻底湮灭消散,而不管哪一种,在两者没有分出胜负之前,天火,怪珠,乃至大旱,此等天气怪象,便会一直出现,直至两种气场分出胜负,而这期间,遭殃的只有百姓。

    朝廷钦天监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因此才不惜让官家颁下如此荒唐的律法,致使各地官府花费人力物力到处捣毁所谓的妖坟……归根结底,他们是想找到这与天地相悖的气场来源……

    一念至此,陈保儿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如若自己这些猜测没有错,大旱之后,便该是大涝了,这场雨,或许便是涝灾的开始。

    可是啊,阿爷的死、那些死光的村子、还有这一路来的妖雷怪雾,以及那将出世的东西,彼此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在这个玄门传承濒临断绝的世道,那邪物一旦出世,又该如何收场……

    陈保儿第一次觉得,自己若真是妖童,那倒好了,大不了自己投河上吊,一了百了,这世间人也能过几年安稳日子了。

http://www.lysghj.com.cn/20_20348/90850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