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修真小说 > 赐天下 > 第九十一章 授道
    玄天赐没有想到那么个不起眼的蒲团,自己体内的紫色气体都会看上,不过能够被他看上,这就就说明这个蒲团不简单,最起码对他是有用处的,只是不知道有什么用处,而且自己体内有这种紫色气体之后,他是从来都不会主动出现,除非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出现,现在的他就是大爷一样,无论自己怎么招唤,他都是不理会自己,在自己的体内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吸收灵气。

    玄天赐离开这个房间,继续向前走,来到另一个殿宇外,看见上面的字“传法”,玄天赐知道这个地方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也就是讲经的地方,走进这个殿中,也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除了地面上有一些蒲团,上面有一些灰尘之外,什么也没有,玄天赐转身离开,在自己的脚刚要迈出时,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传入到了自己的耳边,不过再仔细的去听,这种声音却是又段段续续,听不清楚,等到自己收回那迈出的那只脚的时候,这种声音又是出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居然是道德经,这不是“老聃”的文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那几只妖兽口中所说的老头回是道家之祖?这不太可能吧,“老子”实在两千多年前的人,难道他飞升了!玄天赐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和眼睛看到的,可是这就是事实,摆在自己的面前,不由的自己不相信,看来有一些事情也不是自己看到的那样。

    看到这个地方没什么,玄天赐直接转身离开,可是当他一只脚迈出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好像是一个人在讲经一样,断断续续的在自己的耳边萦绕,可是自己再仔细去听的时候,发现这种声音有是消失不见,玄天赐知道这是自己的机缘,随后开始找一个蒲团坐下来,慢慢的聆听这讲经人的话,自己没听到一句话或者一个字,再仔细去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修为境界和心境也是在不断的提升,尤其是心境提升的特别明显,很快就到达了筑基期的中期,而且还在不停提升。

    时间就在玄天赐听讲经之中慢慢的过去,可是他这一听,就是害苦了外面等待他的那几只妖兽,此时的大狗熊用他的舌头,在舔它那脸盆大小的双手“你们说这小子都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他会不会挂在里面啊,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他出来之后也会去找我们的”。

    “哼,那个满肚子坏水的家伙最好是死在里面,不然他出来自己就干趴下他,解自己心中的郁闷之气,如果不是那小子用卑鄙的方法对付我,他怎么可能进入那里,现在他早就是半残的躺在自己的脚下,任由自己去蹂躏践踏了,我想他那时候的都是崩溃的,对人生都是绝望”,大老牛用自己胡萝卜粗的手指扣着自己的鼻孔说道。

    其他的妖兽听到他这么说,都是不由得转过头,用鄙视的眼神去看你大老牛,那眼神就是在说,你也就在我们面前吹吹牛,有能耐去玄天赐面前这么说,看人家不让你累的你爹都不认识。

    “你们现在是什么眼神,你们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如果那小子真的在这里,我分分钟叫他怎么做人,他也就会用一块红不,如果真刀真枪的干,我秒虐他”,大老牛知道自己的形象现在有所下降,必须提上来才可以。

    老牛,咱们还是把这件事忘了吧,你就当作这是一场梦不好吗,况且现在的你,也没有损失什么,不像老驴他的毛都没了,你要是刚才累的脑袋还没好使,你就在休息一会,我们不至于对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大狗熊实在不忍心看到老牛在被虐的像狗一样趴在那里,伸着舌头喘气。

    我说你怎么也不信任我啊,他们几个不知道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我虽随便吹口气就可以让那小子粉身碎骨。

    “你就吹吧,怪不得你是老牛呢,天生就会吹牛皮”老驴看老牛还是在哪不断的吹嘘,直接泼了一盆凉水,然后把自己的头转到一边。

    “毛驴子,你是什么意思,你皮痒了是不是,用不用我给你松松”,老牛看到老驴这么说,立刻火了,本来自己心中还没消气呢,现在他有事旧事重提,这不是揭自己的伤疤,在自己的伤疤上撒盐巴。

    “老驴我知道你现在心中也是不好受,毕竟自己的屁股被人家少了,谁都难免心里过意不去,而且还是自己的毛都被烧了,这就让自己更加的心里面不平衡,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是这样的”,老牛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吸引仇恨吗?

    老驴一听大老牛这么说自己,一下子火了,那趴趴的耳朵也不再趴趴了,直接竖了起来,等着驴眼看着大老牛,那架势就是要干一架的样子。

    “看你这样子是打算和我动手了,不过我可是提前告诉你,动手的后果就是断胳膊断腿的下场,你可是想好了”,大老牛看着老驴一脸蔑视。

    “儿啊,儿啊”老驴直接怒吼两声,看着大老牛,但是他们又动手,因为他知道自己动手的结果就是被虐,可是打不过自己还不能够找方法吗,还好在那小子进去的时候,自己顺手牵羊把那块红布给偷来了,不然自己这次可真的是要被玩死了。

    其他的妖兽看见两个人这是要动手,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就是大狗熊也躲得远远的,怕自己被连累,而且都是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大老牛,这是找死的节奏啊,难道此时的他弱点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吗,还敢这么的猖狂,这是活腻了啊。

    彼此看了一眼都没有出声,这回他们很一致,全部都倒退得很远,不想看见老牛被虐的惨不忍睹,同事他们也知道老驴手中有那块红布,因为在他偷的时候,都看见了,这件事大家彼此知道,心照不宣,没有告诉大老牛。

    老驴也没有和大老牛费什么=话,直接把自己偷来的那块红布拿了出来,在风中还晃了晃。

    大老牛眼睛瞬间就盯上那块不知何时出现在老驴手中的红布,眼睛瞪的溜圆。

    “你是在哪里弄来的红布”,此时老牛哪里还有那中霸气,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此时老牛的腿肚子直攥筋,如果不是自己强忍着,自己恐怕早就腿软的坐在了地上,对于红布自己现在是打心底发怵。

    “你个卑鄙的老驴,你耍手段,你不是男人,有种咱们你别用那红布,如果你打赢我,我老牛以后给你做牛做马”,老牛此时是欲哭无泪啊,自己干嘛把话说的那么满,现在好了,自己直接打脸,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本来就是老牛,还用你做牛马,就是做马你也办不到,除非你再投胎”,老驴看着大老牛直接拒绝,现在自己不抓住机会,以后怕再也没机会了,现在一定让这老牛服服帖帖的。

    “你……”。

    老牛说了一个你,直接就是跑路,一溜烟跑了,比任何时候都要快,在哪里留下目瞪口呆的老驴,不敢相信平时脾气火爆的老牛会直接逃跑。

    唉,看来这家伙心里面有阴影了啊,看见红的东西就发怵,不过这样也好,以后自己可以让他投鼠忌器了,也是有大杀器在手,看他还在自己面前,动不动就耀武扬威的威胁自己,看他还有嚣张的气焰不。

    老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红布,直接藏了起来,这可是自己的保命符啊,可不能让大老牛发现,不然那老牛都不会过今夜就来找自己报仇,自己和他待了这么多年,还是比较了解这头牛的,不仅是脾气火爆,而且是小心眼。

    老驴理了理自己的毛发,来到了黑弟和大狗熊他们面前。

    老驴,老牛呢,你没把他怎么样吧,而且你们的战斗居然这么快,这可是由此以前最快的一次啊,而且是无声的战争啊,看你这个样子是完全胜利啊。

    “红布在手,天下我有,红布一出,老牛必输”,以后咱再也不会被那该死的老牛欺负了,现在咱们也是把身翻,自己做主了。老驴呲这大板牙在哪里侃侃而谈,好像把自己心中所有的苦恼都倒出来一般。

    ……

    玄天赐还是在那里听讲经,而且是到了最后面,只是自己对于这后面的经文有一些不懂的地方,无论自己怎么思索都是不明白,玄天赐只好睁开自己的眼睛,感叹一声,离开这个地方,毕竟自己已经是得到了太多的好处,不可以太贪婪,天地本不全,那么自己可以得到的经文也会是不全,可以得到大部分也是自己的缘分了,而且现在的自己只要一出去就可以冲击下一个境界,练气十层。

    离开这个地方,继续向着里面走去,看着眼前的大殿,这个应该是道家典藏的地方,玄天赐直接推开门进入里面,扑面而来的是满屋子的灰尘,还有一些竹简发霉的味道,看着那些早就腐烂的竹简,还有地上凌乱不堪的书籍,任何的东西都有经不住时间的考验……

http://www.lysghj.com.cn/19_19826/88671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