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修真小说 > 被迫成为正派的日子 > 第011章 滚出去,我的脾气不太好
    程寰关紧了门,郑重其事地将小金盒放在桌上。

    那小金盒一看就是纯金打造,四条逼真的龙头抬着盒子。

    魏知的目光不经意地往上瞥了又瞥。

    唐衍下意识地道:“这里面应该很多钱吧。”

    “那是,也不想想你师父是谁。”程寰看着盒子,底气十足。

    毕竟盒子都这么贵了,里面装的钱总不能少吧。

    于是,程寰信心十足地撬开了小金盒,往里一看,随即笑容僵住了。

    唐衍不明所以:“师父?”

    程寰僵硬地扭过脖子看向他:“你是不是拿错了?”

    “没有啊,小师兄带我去的。”唐衍说。

    程寰一脸冷漠地将盒子翻了个底朝天,只找到一枚巴掌大的银子。

    对普通人家而言,这算是巨款,可程寰记得道宗弟子会有月钱,她从来没有用过自己的,怎么也该攒了满满一小盒吧。

    房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没有钱,吃不饱,穿不好。

    程寰仿佛已经可以窥见接下来的艰辛日子了,她盯着小金盒想了许久,忽然道:“这种盒子,季风灰也有吧。”

    “自然,听说这是道宗内门弟子特供的,专门装零花钱,师父——”唐衍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近乎惊恐地盯着程寰,陡然间明白过来她要做什么。

    程寰淡定地将手负在身后:“我去看看掌门,他昏迷这么久,我十分关心啊。”

    唐衍:“……”

    如果不是想到钱,你也不会想到躺在房里的掌门吧。

    “我也去。”魏知站起身,跟在程寰身后,右手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就把小金盒藏进了自己的袖子。

    “师兄!”唐衍目睹了魏知的罪行,倒吸一口凉气。

    “嗯?”魏知回过头来,笑容温和。

    唐衍却惊出了一声冷汗,他强挤出一个笑容:“您慢点,别摔了。”

    魏知这才转过身,跟上程寰。

    唐衍在原地站了许久,到底良心不安,偷偷地摸到季风灰房外。

    木制的房门紧闭着,隐约能听见里面翻箱倒柜的声音。

    许久,程寰惊喜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找到了,在这里。”

    魏知没有出声。

    程寰又翻了一会儿:“哇,不愧是掌门,帮我存了这么多钱。”

    唐衍:“……”

    那是掌门自己的。

    程寰把东西一股脑扔进自己兜里。

    魏知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小金盒:“这样不好吧。”

    唐衍长出一口气:还是魏知师兄有良心。

    “说得也是。”程寰想了想:“与其给季风灰留一些钱财,让他醒过来睹物思人,倒不如全部拿走。”

    魏知冷淡地点点头:“嗯。”

    唐衍:!!!

    师兄果然是条龙吧,根本不是什么蛇。

    他就没有听过哪个神话故事里的蛇是这么爱财的。

    唐衍欲哭无泪。

    又过了许久,程寰和魏知心满意足地从季风灰房里出来。

    唐衍眼巴巴的看着他们,无声地控诉着。

    程寰拍了拍唐衍的肩膀:“小唐衍啊,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唐衍下意识地摇摇头。

    程寰看着天,叹了口气:“掌门人真好。”

    唐衍:“……”

    有了钱,程寰走路都开始带风。

    她甚至拒绝了唐衍帮忙收拾的提议,带着魏知两人自己动手整理了出行的包裹。

    次日临行前,两人一前一后地背着包裹出来。

    唐衍自己也带了个小行囊,他不放心地问道:“师父,你们带换洗的衣物了吗?”

    “没有。”程寰义正言辞地回道。

    “那干粮呢?”唐衍问。

    “没有。”

    “你们带了什么?”

    程寰拍拍包裹:“钱。”

    唐衍默默地提醒道:“多带些东西总是有备无患的。”

    魏知被他这么一说,似乎想起了什么,对唐衍微微一点头,然后转身回了房。

    唐衍十分欣慰。

    至少两个人中间,还有一个懂事的。

    这么想着,就看见魏知已经走出来了,一边走,他还一边把什么东西塞到包裹中。

    程寰斜眼看他:“你回去拿什么了?”

    “行李。”魏知道。

    程寰吸了吸鼻子:“我怎么闻到了媳妇茶的味道?”

    魏知面不改色:“是你的错觉。”

    唐衍看着魏知手指上沾着的茶屑,觉得此行凶多吉少。

    前路漫漫,唐衍到底放心不下,他又进去收拾半晌。

    在程寰的撒泼打滚下,一行人最终决定用马车出行。

    唐衍仿佛搬家似的,几乎把半个沧溟山的东西都打包了,才和程寰他们赶往城外。

    出于意料的是云平秋没有按时到,一行人便在城外的小道上等候。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云平秋姗姗来迟,在他身后还半挂着一个蓝衣男子。

    程寰好奇地挑了挑眉,掀开车帘走了出去。

    云平秋走得极快,脚下如飞,却始终甩不掉凌霄。

    “程师妹。”云平秋行至马车前,和程寰碰了个正面:“门派有些私事,我来晚了。”

    程寰笑眯眯地问道:“什么私事?”

    云平秋身子一僵,生硬地重复道:“既然是私事,不便说与程师妹听。”

    程寰的眼珠子转了转,落在凌霄身上。

    凌霄主动跟程寰搭了话。

    两人似乎相识恨晚,没多久便混了个熟。

    云平秋正好不想和凌霄多待,见状出声道:“二位请上车吧,我来驾车。”

    说完,也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一跃上马,挥袍坐在唐衍身边。

    唐衍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总觉得云平秋今日的心情欠佳。

    程寰不以为意地上了马车。

    唐衍正要等凌霄上车,就看见眼前人影一晃,凌霄站在下方,笑容浅浅:“小兄弟,劳烦让让。”

    唐衍左边看看,右边看看,露出了为难之色:“这里坐不下三个人。”

    云平秋一副我哪里也不去的样子,唐衍只得充满歉意地望着凌霄:“凌道友。”

    “我坐你这里。”

    “可是我还要赶马车——”话音未落,唐衍手里的马鞭已经出现在了凌霄手中。

    “我帮你。”凌霄笑容更深。

    唐衍还想说什么,整个人就已经飞了起来,一头栽进了马车里面,跪趴在程寰的脚下。

    程寰眉梢一扬:“突然行这么大的礼,我可没压岁钱给你。”

    唐衍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师父,我……”

    “坐稳了。”凌霄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唐衍茫然地回头,下一刻,骏马发出长嘶,马车陡然冲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唐衍慌乱中,猛地死死抱住了魏知的大腿,以免自己被甩出去。

    程寰拎起他的胳膊,掰开,然后放在窗棂上:“扒错地儿了。”

    许久,唐衍总算适应了马车的行进速度。

    他战战兢兢地放开手,找了个角落坐下。

    第一次出远门,唐衍到底有些好奇,他透过半人高的窗户口,往回看去。

    熟悉的西岐在他视线中越来越小。

    天高云阔,空气里湿湿的水汽夹杂着浓浓的兰花香。

    两旁树荫匆匆,半人抱的树枝在烈日下伸展着身躯,从树与树的缝隙中隐约还能瞥见西岐青色的砖瓦。

    路边不时有行人慢悠悠地前往西岐。

    唐衍看着他们,心里无端生出几分离乡的惆怅感。

    “在看什么?”程寰忽然凑近了唐衍。

    唐衍吓了一跳,他蓦地转身,只见程寰坐在自己身边,目光炯炯地盯着自己。

    “师父……”唐衍被他盯得手足无措。

    “小唐衍啊。”程寰拍了拍唐衍的肩头。

    唐衍一个激灵,小心翼翼地道:“师父您说。”

    程寰笑眯眯地道:“你不觉得热吗?”

    “不觉得——啊——”唐衍捂着自己被程寰踩过的脚,识趣地开了口,昧着良心道:“好热啊,今天也太热了吧。”

    程寰慢条斯理地收回了脚:“一定是马车里面人太多的缘故。”

    唐衍无辜地看向周围:“师父,这是道宗最大的马车了,别说三个人,就算十个人也能在里面翻滚。”

    程寰露出一口白牙:“哦?你从哪里觉得我喜欢在马车里翻滚呢?”

    “……”唐衍在程寰阴森森的注视下紧张地吞了吞口水,总算明白过来程寰的意思。

    “外面云师兄和凌道友也很挤。”唐衍做着最后的挣扎。

    “云师兄出了名的脾气好。”程寰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唐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啊?”

    程寰道:“所以挤一挤应该也不会生气。”

    唐衍:“???”

    程寰说:“但是我脾气不太好。”

    唐衍兔子一样钻出了马车。

    程寰收起自己得逞的笑容,心满意足地蹭到了魏知身边,头偷偷靠着他的肩膀,闭眼假寐起来。

    魏知抬起手,似乎觉得这个姿势不太舒服,想要把她推开。

    程寰眼睛也不睁地反手摸出一枚金币,放在了魏知面前。

    魏知眼睛一亮,卷了金币不吭声了。

    程寰嘴角偷偷扬了起来。

    唐衍一脸苦闷地站在马车门口,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云平秋与凌霄两人一左一右刚好挤满了驾车的地儿,唐衍为难地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

    “怎么了?”凌霄回过头来,笑容温和。

    唐衍心里一暖,忍不住道:“车里太挤了,我出来晃晃。”

    凌霄站起身:“你坐我这里吧。”

    “凌道友。”唐衍感动不已,顿时怎么看怎么觉得凌霄好看极了:“那你……”

    “我坐云平秋身上就行。”凌霄漫不经心地道。

    说着,他当真站起来朝云平秋走去。

    云平秋脸色一凝,拿过手中的剑果断朝着缰绳砍去,左边的骏马脱离了马车,顿时飞奔出去,云平秋脚尖一点,轻盈地飞身上马,淡淡地道:“我去前面探探路。”

    唐衍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

    他可怜巴巴地拽着最后一根缰绳,:“云师兄他怎么了?”

    “害羞了。”凌霄笑着说。

    唐衍一脸难以置信。

    凌霄在云平秋方才的位置坐了下来,扬起马鞭拍在仅剩的那匹马上。

    唐衍有些同情地移开了目光。

    一匹马拉四个人,真是辛苦了。

http://www.lysghj.com.cn/18_18808/84709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