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修真小说 > 被迫成为正派的日子 > 第002章 惊喜吗,有个朋友是条龙
    唐衍小心翼翼地瞅着那片银白色的龙鳞,凌空比划了一下:“可是传说中龙鳞足足半个屋子大,这片龙鳞小了一点吧。”

    “龙鳞大小与龙本身的灵力有关,正常龙鳞自然堪比小屋,但若是龙族灵力受损,其龙鳞拔下后亦会随之减小。”程寰淡淡地道。

    唐衍惊奇地道:“师父怎么知道龙族的事情?”

    程寰将鳞片收进怀中,站起身来:“从前,我有个朋友。”

    唐衍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程寰随手在季风灰衣服上擦了擦血:“是条龙。”

    唐衍眨了眨眼。

    半晌,他猛地跳了起来:“我知道了,是不是魏——”

    程寰忽然一侧头,黝黑的双眸望向了唐衍。

    也不见她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可眼底的寒意令人不由一颤。

    唐衍哪里还敢多逗留,默默捂住了嘴,还贴心地帮程寰反手关上大门。

    身为年轻一辈,唐衍是为数不多知晓那个名字的人。

    唐衍自小经脉受阻,无法修炼。

    他遇到程寰的时候,程寰也不过十五岁出头,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仗着道宗与自己一身修为,斩妖除魔,被称为道宗小三杰,也是最有希望从江月白手里接过掌门之位的人。

    所以程寰忽然要收唐衍为徒的时候,对唐衍而言无异于走在路上被金子砸了一身。

    他几乎是难以置信地问程寰:“为什么是我?”

    程寰大抵年轻,比现在更加锋芒毕现,闻言不耐烦地道:“不愿意就算了。”

    唐衍抓着衣角,七八岁的年纪,却因为毫无修为,说话都显得细细弱弱的:“我跟你走的话,有……有什么好处吗?”

    “以后你就是我罩的了,出了什么事,惹了什么人,就报——”

    “报师父的名字?”唐衍忍不住打断道。

    程寰一巴掌拍在了唐衍头上:“报你师兄魏知的名字。”

    说完,程寰似乎想到什么,又多提了一句:“不过我这段时间都不在道宗,你若是愿意,便拿我的信物,自行前往沧溟山,等我回去。”

    唐衍这一等,就是三年。

    他等到了程寰归宗,等到了程寰名震天下,却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传说中报名字的师兄。

    “咯吱——”

    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唐衍身子一颤,急忙回过头去。

    日光尽数落在程寰脸上,将她的表情氤氲开来。

    以前年幼,唐衍对程寰的英雄事迹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等他到渐渐逼近程寰当时的年纪,他才逐渐意识到程寰当年肩负了什么。

    道门小三杰,该是何等惊才绝艳的天赋才配得上。

    程寰双手负在身后,吊儿郎当地晃了过来。

    唐衍喉咙一紧,忽然很想问一句:那条龙如何了?

    “盯着我作甚?”程寰停在了唐衍面前,如墨的眼睛骤然贴近了唐衍。

    唐衍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师、师父……”

    “我去趟后山。”程寰懒懒地道。

    她浑身上下总给人一种不着调的散漫。

    唐衍小声问道:“我可以一起去吗?”

    程寰没有回答。

    她连脚步都没有停片刻,径直朝着大门走去。

    唐衍看着她的背影,犹豫稍许,很快大步追了上去。

    后山的异象比想象中醒目。

    险峻的丛林深处,原本蔚蓝的湖水如今猩红一片,在天幕之下,翻腾着刺目的血色。

    一眼望过去,像是没有尽头似的。

    “师父!”唐衍脸色都白了:“这些血从哪里来的……”

    程寰没有应声。

    血色将她的脸映衬得格外阴狠。

    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湖泊,丹凤眼微微上挑,眼底两簇幽暗的火光肆意跳动,整个人说不出来的乖戾阴狠。

    和传说中那个正道第一人判若两人。

    程寰在怀里摸摸索索半晌,掏出一张快不成样的黄符,随意扔向湖中。

    那翻腾的血海犹如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纷纷退散而去,留出一条两米宽的道路来。

    唐衍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四个字:师父好棒!

    程寰无意识地碰了碰腰间的沧溟剑:“跟上。”

    “诶?来了来了!”唐衍忙跑了过去:“我们要去哪里啊?”

    “湖底。”程寰头也不回地道。

    唐衍无端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几分安全感。

    一时间,血海带来的阴冷舒缓许多。

    “师父去过湖底?”唐衍又问。

    “不曾。”程寰的视线扫过周围被劈开的血海,眉头不自觉拧了起来。

    走了这么长的距离,她一点活物都没有看到。

    四周死气沉沉,连湖水翻腾的声响都停了。

    终于,程寰的脚步停了下来。

    在湖底深处,无数十人合抱的大柱立在其中,粗大的锁链从上绕至下方,离得近了,都能闻到上面浓烈的血腥气。

    唐衍惊讶地看着周围,他虽然隐约听过道宗后山封印着一条通往妖界的道路,但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了。

    程寰走到柱子面前,细细观察了一番:“这些柱子是由从极渊的玄铁制成,具有镇邪的功效。”

    “镇邪?”唐衍似懂非懂。

    “下面有东西。”程寰扔出一张符,符化为长剑,硬生生砸出了一条数米宽的裂缝。

    唐衍没有防备,直接从裂缝中掉了下去:“我的爹啊!救命!要摔死我啦!!!”

    火红色的腰带缠住了唐衍。

    唐衍被吊在半空,后背已经被汗浸湿。

    程寰从上面飞了下来。

    “不是你爹,是你师父。”程寰纠正道。

    玄铁大柱一直往下延伸。

    许久,两人终于到底了柱底。

    唐衍看清周围的环境后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多骨头……”

    柱子尽头,是一片不见尽头的空地。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白森森的骨头,有大有小,其形各异。

    唐衍心倒是大,他摇摇晃晃地爬到骨头上,好奇地碰了碰:“师父,这些都是妖怪吧,你看这个骷颅头都比你的木屋都高了。”

    程寰摇了摇头。

    她在这里感觉到了一丝极为不舒服的气息,不像是妖气……

    “师父!师父!”唐衍又叫了起来:“快看,我捡到一条龙!”

    程寰猛地出现在了唐衍身前。

    唐衍手里捧着一条巴掌大的黑龙,啧啧称奇:“这条龙好奇怪啊,怎么只有这么一丢丢,龙不是很大的吗?”

    程寰面无表情地抓过唐衍手里的龙,平静地道:“这是蛇。”

    “啊?”唐衍怔了怔:“可是它有麟,还有角。”

    “是蛇。”程寰道。

    唐衍还想说什么,程寰已经抬眼看了过来。

    一双眼睛冷戾而阴狠。

    唐衍瞬间屈服了:“……嗯,是蛇。”

    没骨气的唐衍灰溜溜地夹着尾巴,跟着程寰在湖底晃了一圈。

    虽未深入妖界深处,但光是这数根骇人的大铁柱,已然让唐衍察觉到了人妖之别。

    良久,程寰揣着那奄奄一息的小黑龙,拽着没啥生气的唐衍回了沧溟山。

    “师父……”唐衍到底是个藏不住心事的破小孩:“妖界真的有龙吗?那些龙难不成就住在柱子下面?”

    程寰径直推开了房门:“我在玄铁大柱上发现了不少龙鳞,龙应当是倚柱而生。”

    唐衍跟着跳进房间,手脚麻利地为程寰斟了杯雨前龙井:“可上面的锁链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所有的龙其实是被捆在柱子上的吧?”

    程寰握着被子的手一顿,她抬眼瞥向唐衍。

    唐衍被他的目光看得心头一紧,干巴巴地道:“我……我随口说说。”

    程寰垂下眼去,她一口喝光了杯里的水,才再次开了口:“此事还需查证,但玄铁大柱之下,除了众多妖骨,似乎还镇压了别的东西。如今湖底所有的活物都凭空消失,我怀疑是底下的东西逃了出去。”

    唐衍重新为程寰斟满热茶:“可如果玄铁大柱都是龙,底下的东西要逃出去,肯定会碰上那些龙的——”

    唐衍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想到后山湖泊不见边际的血色,心里陡然生出一个骇人的念头。

    程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笑容里有些说不出的冷意,不过很快她就收敛下去,重新露出一副倦怠的懒意:“折腾半天,我饿了,去叫厨房备些吃的。”

    “我马上去。”唐衍立刻起身。

    “诶。”程寰似乎想到什么,蓦地叫住唐衍。

    唐衍站在门口,困惑的看着她。

    程寰欲言又止,半晌,才生硬地道:“记得加一份桂花莲藕糕。”

    “师父你不是最讨厌吃甜食吗?”唐衍对程寰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

    程寰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唐衍还没来得及揉揉眼,回味过来那丝尴尬意味着什么,一阵风直接把他卷出门去,房门在他面前重重合上。

    “……”

    饶是唐衍抓头挠耳半天,也想不出自己究竟是哪里又说错话了。

    房内。

    程寰听着唐衍晃出了小院,脸上的尴尬之色渐消。

    她放下茶杯,抬手伸向自己怀中,随即又将手拿了出来,凝神在房间外画了个阵法,这才放下心来,将怀中的小黑龙捧到手心。

    小黑龙看上去精神不太好,眼睛紧闭着,蜷缩成一团。

    若不是程寰还能感觉到它身上一丝时有时无的灵气,恐怕已经觉得它没气了。

    程寰一动不动地盯着小黑龙,灼灼的目光几乎要在它身上烤出两个洞来。

    良久,一声轻飘飘的叹息落在了房中。

    “是你吗……”

    没有人回答。

    程寰忽然有些寂寞。

    但她早已习惯了这种感受,当即很快笑了出来,从储物袋里胡乱摸了半天,想要找什么东西,结果摸到一堆破烂。

    “连个破袋子都跟我过不去。”程寰低骂一声,干脆将储物袋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在了桌上,总算是找到了一颗泛着荧光的药丸。

    那药丸足足有拳头大小,通体呈半透明状,隐约可见表面繁复的符文。

    程寰拿在手里掂了掂,一边将小黑龙轻轻地放在桌上:“这回我可是下了血本,要是被江月白知道我把他的碧海青天丸这么用了,恐怕要打死我。”

    小黑龙静静地趴在桌上,毫无反应。

    程寰忍不住戳了他一下:“魏知啊魏知,你是没有心吗?怎么完全不应我?罢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先给你记账上,待你日后再还。”

    一个人自言自语多时,程寰才准备给小黑龙服下药丸。

    可惜事到临头,程寰犯了难。

    拳头般的药丸差不多比小黑龙还大了,程寰比划好几次都没有办法将药丸塞进去,不禁有些恼了。

    她想了想,干脆一巴掌将药丸劈成了无数块。

    “这下总行了吧。”程寰拾起其中一颗黄豆大的药丸,放在小黑龙嘴边。

    小黑龙一动不动。

    程寰轻啧一声:“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紧呢。”

    小黑龙:“……”

http://www.lysghj.com.cn/18_18808/84708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