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玄幻小说 > 搜龙记 > 第一卷 雪与酒与剑 第六十章 黄土不埋仇
    很快,几株苍松当中的一具尸体映入眼帘,路行云皱眉看去,那尸体匍匐在地,有鲜血正源源不断从他体内淌出,渗入旁边的泉水。

    “唔啊——”

    路行云刚刚靠近,那“尸体”竟然挣扎起来。他稍稍翻身,路行云双眼瞪大,惊讶道:“司马轻!”

    那“尸体”动作戛然而止,继而抽动几下,勉强靠着背后的松树,立身坐直。

    “臭、臭小子......你、你怎么在这里......”声音虚弱,细如蚊音。

    路行云看看身后红色的泉水,再看看自司马轻双手淋漓流溢的鲜血,一下子明白了:“你是渴了?”

    司马轻皮肤蜡白,双眼密布血丝,听了这话,自嘲似的笑了一声,接着缓缓举起自己只剩白骨与些许皮肉的双手:“我忘了。”

    “你要水,我盛给你。”路行云见到司马轻如此惨状,不忍直视,纵有昔日恩怨,也不由动了恻隐之心,说着话就要去掬水。

    “不、不必了!”司马轻竭尽全力喊道,右手控制不住一挥,不料砸在地上,掉了几块骨头,可他此时仿佛全无知觉,叫也不叫。

    “你......”路行云怔在原地。

    “我大限将至,多口水少口水,都、都不碍事。”

    路行云闻言,叹口气:“我带你出去,找最近的大夫,或许还有救。”

    “没用。我双手废了,就苟活在世,也只能是生不如死。”司马轻惨笑摇头,“你行行好,就别再折磨我了。”

    “你这是何苦。”

    “少废话。我的性命,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司马轻越说越费劲,索性闭上了眼,“陆辛红呢?他在哪儿?”

    “他不在这里。”

    “嘿嘿......嘿,好小子,有能耐。”司马轻强笑几声,“不愧是我心传宗的人。”

    路行云闻言,正色道:“我不是心传宗的。”

    “你别、别狡辩,你就是心传宗的,不然怎么、怎么会我心传宗的武功?”司马轻呼气连连,“夺锋手、拒剑手、鸱势子......一招一式,你都、都使得有板有眼,若不是得到我心传宗真传,哪有此造诣!”

    路行云看司马轻双眉紧锁,脸色更不好看,知他时日无多,不欲与他争执:“也罢,你说是便是,但我可不认。传授我武功的大师兄,他不是心传宗的。”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你行走江湖这么久,这些事都看不穿,非、非认死理?”司马轻眉尖紧结,摇头叹气。叹两声,咳出一口血。

    “你还是别说话了。”路行云看不下去,劝道,“我带你走吧。”

    “不、不就口血吗?见得少了?早晚都得流干净,不差这一口。”司马轻身子向后靠,明显不愿让路行云触碰,“你提到的大师兄,叫什么名字?”

    路行云道:“他不让我说。他传授武功给我,如同我师父,师命不可违。”

    “呼——”司马轻长吁,气到尽处,嘴角渗出血来,“罢了、罢了,我心传宗师门不幸,横遭巨难,是逃不过的劫数。弟子散、散布五湖四海,有良心的还自称心传宗弟子,没良心的就冒名顶替,假模假样充个创派祖师......”

    路行云听出弦外之音,打断他话:“我大师兄无门无派,你别指桑骂槐。”

    司马轻一句话说完,休息了良久,期间一双眼死死盯着路行云。

    “你我虽有嫌隙,但黄土埋人不埋仇,你有什么未竟之事说出来,我能帮则帮。”

    “能帮则帮?笑话,身为心传宗弟子,我要做的事,就是你该做的事。”

    路行云听他坚持把自己认作心传宗弟子,又想起之前练习“虺虺其雷”时与定淳和燕吟的谈话,没奈何道:“什么事,你直说。”

    “你知道我殚精竭虑劝陆辛红入伙,又与赵侯弘他们联手,此类种种,是为了什么?”司马轻没直接回答。

    “你说。”

    “全是为了心传宗啊!”司马轻一向如死灰般不受人待见的表情竟在此刻陡变,两行泪水遽然滚出眼眶,虚伪惯了的脸上从未有过的真情流露,“十七年前,我亲眼目睹宗门在旦夕间毁灭。只可惜那时候,我武功低微,纵然有千百般苦痛,对一切却是有心无力。然而长久以来,我就像给梦魇缠上,只要一合眼,就是那夜的大火、那夜的哀嚎......”话说多了,血沫涌上喉咙,只剩咕噜咕噜的喉音。

    路行云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重振心传宗?”

    “唔。”司马轻一时没法说话,点了点头。

    “你要我做的事,也当与此有关。”路行云说着,轻摇其头,“我没法帮你。”

    “为甚?”司马轻强撑质问。

    “这是你的使命,不是我的。”

    司马轻沉默片刻,缓过劲儿,垂头丧气:“唉,你还是不认。”

    “见谅。”

    “光凭我一张嘴,哪怕说破天也没用,不过,你迟早会明白的。”司马轻最终做出了让步,“你、你放心,咳咳,我想让你做的事,绝非把心传宗扛在肩上走。你只需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就行了。”

    林风呼呼,路行云凝面听着司马轻说话,并问道:“什么地方,什么人?”

    “鲛人岛,沈唯峰。”

    “地名听过,人名没听过。”路行云直言不讳,“而且我去不了鲛人岛。”

    鲛人岛位于大晋东南的苍茫大海之中,自从前朝大周时便与内陆隔绝,相互少有交流。大晋继承大周政策,锁港禁航,只帆片桨不得入海,若有违抗者轻则充军、重则论死,处罚极严。所以在大晋国内,只流传着关于鲛人岛的种种传说,譬如那里的岛民因为长有类似鱼腮的构造而可以任意驰骋水中,以及非常擅长贸易、擅长制造战舰等等,千奇百怪、难辨虚实。

    路行云曾在京城看见过鲛人岛觐见皇帝的使者,但那时使者全身为白绢包裹,只留出一双眼眸,自是看不清相貌身材。但想大晋与鲛人岛的往来仅限于当权政要,至于民间,哪会有半点了解的机会。

    “我能让你去鲛人岛,但、但......”司马轻说到一半,嘿笑不已。

    “但是一旦为朝廷知觉,便难逃重罪是吗?”路行云淡淡一笑,“我头前帮人做了不少事,要真算起来,脑袋掉了得有七八次了。”

    “爽快,我、我没看错你......”

    “去鲛人岛需阳渊东珠,是真是假?”路行云道听途说一些去鲛人岛的条件,阳渊东珠似乎是外人进岛的必需品。

    “这是真的。”

    “那阳渊东珠有什么用处?”

    “我不知道,我没得到过,但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路行云听到这里,俄而发笑:“原来你让我做的,都是你自己都没尝试过的事。”

    “不然我反正都要死了,还、还用得着拉下脸,求、求你这臭小子!”

    路行云担心把他提前气死,敛容道:“去哪里拿阳渊东珠?”

    “西南疆羊鬼洞。”

    “好家伙,鲛人岛在极东南、羊鬼洞在极西南,都是渺渺不知其深的荒蛮异域,你这安排当真绝妙。我这一趟走下来,世间的山山水水怕是尽收眼底喽。”

    羊鬼洞是西南山地部落联盟,终年处在无边瘴气中,毒虫野兽遍地,听说部民为毒滋养,擅长巫蛊炼毒之术。和鲛人岛类似,同属大晋的敌对势力,平日里没人会主动往那里跑。

    “我只知道阳渊东珠在羊鬼洞的消息确凿无疑,至于它具体何处、有何功效,我、我就不知道了。等你得到它,自会了然。”

    “好......”路行云只觉脑袋嗡嗡作响,无言以对。

    “若有朝一日,你果真见到了那沈唯峰,只需求得他出岛,我的事,就算妥了。”

    “求他出岛就行?他是什么人,和你振兴心传宗有什么干系?”

    “这些、这些真要说,几句话说不完的。你先记着、记着这些,船到桥头自然直。”

    “好一个甩手掌柜。”路行云暗想。

    司马轻看他不说话了,以为他退缩,咳嗽着道:“怎、怎么?臭小子怕了?”

    路行云回道:“不是。我只是想到,无论鲛人岛还是羊鬼洞,甚至我大晋内的金徽大会、遮雀寺,都是顶顶凶险的所在。你要办的事,听上去简简单单三言两语,其实真着手做,前前后后遇上的千难万险岂是想想能遇见的?你倒有胆气。”

    这随口一说,不想激起司马轻心海激荡,他阴惨惨的双颊登时间如灌鲜汁,红的可怕,不顾嘴巴血沫横飞,强道:“你懂什么!既为心传宗弟子,只要能振兴宗门,纵然刀山火海又有何畏惧!你那大师兄、鲛人岛的沈唯峰,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若不是我本事不济,哪里还需这般大费周章!”

    他声泪俱下,催动体内护心的最后一缕元气把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但话音刚落,身子如棉花般瘫软无力,双目同时失去光彩,竟是已到弥留。

    路行云听他这番话,没来由肃然起敬,只觉这司马轻阴险狡诈归阴险狡诈,但却并非丧心病狂的烂人,反而心怀坚韧的信念,着实算得上条汉子。

    正当路行云以为司马轻人之将死,准备掘土挖坑将他安葬之际,不想司马轻突然回光返照般顺顺当当说道:“我请你办这事,也不亏待你。我怀中有本册子,你拿着,比得上金山银山......”说到这里,昙花一现的光彩瞬间黯淡,“嘿......嘿嘿......有了这册子,再加上你腰里头的那把剑,这件事......这件事......”

    路行云听得“腰里头的那把剑”,心下一凛,急问:“我这把剑有什么来历?”

    一连三问,可惜司马轻嘴中喃喃,渐渐细弱,直到最后,双唇轻碰一下,斜倒在树边,再无声息。

    路行云短叹两声,思忖:“人人都知道我这把剑有古怪,看来如今赵侯弘下落不明,或许先去静女宗是更好的选择。”

    他默默将司马轻的尸体摆平,手摸到尸体前襟有鼓起,又想:“司马轻说这册子对我办事有利,先拿了再说。否则等尸体入坑,再动手动脚太过不敬。”于是伸手一探,取出了册子。

    那册子颇为破旧,路行云无暇多看,就先塞进怀中。接着在山泉边择地,掘了刚好容纳司马轻的小坑,将之置入埋葬。

    埋完了司马轻,路行云肚子又开始咕咕叫唤。他随后全神贯注,捉了只野兔,用火折子点起篝火烤熟了吃,腹中落实,顿时神清气爽。

    向东继续走,及至迟暮,却绕回了早前为司马轻挟制停留的清泉木屋处。路行云暗想:“从这里再走,沿途多少有些印象,回到与定淳师父他们分别的地方出不了什么岔子,去云莲峰亦不会迷路。今日劳累,权且借此木屋过夜,等明早赶路吧。”

    计划定了,路行云安下心神,开始坐在清泉边上草甸子上调理元气。运功至半,猛然想到从司马轻那里得来的册子,便取出一看究竟。

    其时西日将沉,余晖洒满整个草甸子,映得泉水也波光粼粼。路行云借着夕阳,凝眉翻看陈旧泛黄的册子,却见上头图文并茂,竟是一本武学典籍,扉页上依稀可以辨清“心传”两字,看来所载都是心传宗的武功。

    “司马轻和遮雀寺的卓伴伴一个路数,托人办事前给本秘籍,生怕我把事办黄了。”路行云笑了笑,“他们都说我武功路数像极了心传宗,正好看看。”

    册子分几好部分内容,路行云从头翻看,三个清晰楷字“清水剑”映入眼帘。正章往下,与大部分武学典籍相同,当先传授的是修练元气的心法。练技先练气,是习武诸多一系万变不离其宗的原则。有些元气心法强劲,追求纯净,掺不得其他元气心法共练;有些元气稍弱,但适用面广。总之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全凭习武者所需择选。

    “大师兄教我元气心法时说过,我练得心法不算霸道,不知这心传宗‘清水剑’一系的元气心法是如何的?”

    路行云细细看去,原来这“清水剑”一系的修练元气心法名叫“静心诀”,下边有一行朱笔小楷批注,说这心法实为心传宗基本元气心法。

    只不过,当路行云朝下再看,神情却不由自主,逐渐凝固。

http://www.lysghj.com.cn/18_18807/84708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