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科幻小说 > 伯府庶女要翻天 > 第一百五十五章:自尽
    “姨娘,您为什么要伤害她?”杜芙忍着痛楚看向她生母,目光里有责备,更多地是懊恼。

    “我……我是在替你哥哥报仇。”如果付姨娘的目光能吃人,婉仪此刻铁定会是尸骨无存。

    “替哥哥报仇?”

    杜芙只觉得好笑,要替哥哥报仇,也不能只找杜婉仪啊!活了两世,她算是看清了:祖母和父亲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呢!

    没有祖母的溺爱,没有父亲一味地听从姨娘的耳边风,哥哥又怎么会毁得如此彻底?

    而杜婉仪对哥哥再怎么嚣张、不屑,却也只是小孩子拈酸吃醋的心态而已。

    她抬头看向姨娘,只见姨娘的眼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了皱纹,有些凌乱的鬓发上,居然有了白发。

    才三十岁的年龄,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龄,可姨娘却好似老了十几岁般,看得杜芙眼角莫名一热。

    自从重生回来,杜芙还没见过如此狼狈、如此苍老的姨娘。

    她不禁抱着付姨娘,将头埋进她怀里,像个极度委屈的孩子般,轻声责怪她:

    “姨娘,您要杀了她,知不知道后果?您是不是欺她没有母族?没有人会为她做主,我告诉你……!”

    说到这里,杜芙突然停住了话头,头脑也渐渐冷却下来。

    差一点儿,她就把前世伯府的命运说出来了。她不是怕泄露天机会遭到报应,而是怕姨娘以为自己得了癔症,害怕姨娘担心她。

    心口突然一痛,杜芙下意识地用那只好手按住了胸口。

    付姨娘还以为杜芙太激动,气得心口疼。忙扶住她:

    “芙儿别激动,姨娘不杀她就是了。”

    回过神来的杜芙,不禁讥笑了一句:“姨娘,您杀得了她吗?”

    一直没做声的婉仪也开了口:“杜芙,你知不知道,你姨娘不但害得主母小产,而且还在她汤药里下藏红花!”

    “为什么?”

    虽然有些预感,可听到实情,杜芙还是震惊了一把,她看向付姨娘,眼里写满了疑惑:明明前世不是这样的呀?今生,姨娘为什么要如此做?

    “芙儿,哦不姑娘,别听她胡说!”付姨娘忙忙安慰女儿,顺便在称呼上也改了口。

    “姨娘,为什么?您为什么要如此做?”

    杜芙只觉得自己生母和大哥都疯了,难道杀了杜婉仪,害了袁氏,一向好面子的祖母,会把姨娘扶正不成?

    付姨娘拍拍杜芙的手:“姑娘别怕,温家人已有两年没有见到姑娘了,再说小孩子变化最大,到时再见面,他们哪会辨明真假?”

    杜芙几乎要急晕过去:“姨娘啊,您知不知道,温家暗地里一直都跟她有联系的?”

    这些天,伯府里的主子们都在悄悄地传,说婉仪的生意,就是温氏暗地里一手扶持起来的。毕竟温氏现在嫁的可是商户之家。要不然,凭婉仪一个小孩子,哪来那么大的本事?

    “那又怎么样?他们已经是昨日黄花,翻不起什么来的。”付姨娘不知道内情,对此很是不屑。

    “姨娘……?”杜芙很为姨娘着急。

    不过细想来也难怪。

    毕竟付姨娘一直在内宅,自从出了杜晚宣的事情后,她接受收外面的消息就更困难了。

    而且自从杜晚宣出事后,她对外面的情况,就不是很在意了。

    更何况,关于婉仪与她下堂母还有联系的事情,伯府主子们都是心知肚明就行了。至于传论,可是万万不允许的,毕竟伯府姑娘的声誉要紧。

    可不能因为婉仪的一粒老鼠屎,就搞臭了伯府其他人的名声。

    杜芙不好跟姨娘解释,只好转过话题:“那姨娘,您为什么要害夫人?您知不知道?你您这样不但害了您自己,也害了您女儿呀!”

    她说到这里,她不禁痛哭流涕起来:“姨娘!娘亲!您为什么这么傻?您以为等事情一发,她们会饶了您,会饶了您唯一的女儿吗?”

    “够了!“付姨娘情绪也激动起来:”难道你就不想,给你大哥报仇吗?”

    想着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却不能承欢膝下不说,到头来还落了个惨死的下场。

    就连女儿,她也感觉到,现在居然隐隐有朝“仇人”低头的样子。

    这可怎么行?

    她付轻柔自甘屈居人下罢了,为什么她的女儿,也得低那人的女儿一头?

    凭什么?

    一个要德没德、要才没才的下堂妇之女?她有什么比得过自家女儿的?

    付姨娘不服!

    死也不服!

    想到“罪魁祸首”杜婉仪,付姨娘恨不能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再将她挫骨扬灰,方才解恨。

    杜芙哭声一滞,下意识地回了一声:“姨娘,我难道不是您女儿吗?您为大哥着想的同时,为什么不替我想想?您以为您这样,夫人就会容下我了吗?”

    “一人做事一人当,姨娘不会连累你的。”

    付姨娘轻轻拍拍女儿的背,那眼神一瞬间让杜芙莫名害怕起来。

    “姨娘,您不能做傻事,我已经失去大哥了,可不能失去姨娘。”

    杜芙正说着,就见袁氏身边的王婆子,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妇,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一进门,王婆子就看到杜芙胳膊缠着条纱巾,纱巾上全都是血,再看一把带血的剪刀,静静地躺在地上。

    “二姑娘,是谁伤的您?”

    王婆子很是吃惊,更让她吃惊的是婉仪还在这里。

    她望向婉仪,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大姑娘,该不会是您为了泄恨,而伤的二姑娘吧?”

    婉仪扭过头去不做声。

    就知道她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要不是干系到自己,她真的是懒得淌这趟浑水,免得打湿了衣裳事小,还得溅些泥泞恶心自己。

    付姨娘见她们进来,就知道事发,索性承认:“是我伤的她!谁让她指责我的?她有什么权利指责我?”

    她说着,就去捡地上的剪刀。

    王婆子一见,忙去抢夺。

    付姨娘此时力气出奇地大,她一把推开王婆子,捡起那把带血剪刀,毫不迟疑地刺向自己的胸膛。

    温热的鲜血,溅了杜芙一脸,杜芙一时忘了反应。

    

http://www.lysghj.com.cn/18_18806/86385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