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穿越小说 > 豪杰行 > 第十八章 豪侠邂逅 意气相合
    店家再将那一份豚肩做好,端上桌,热腾腾香喷喷的让人馋涎预滴,丁虎大喜,便与笑峰又举酒动筷,大快朵颐。

    二人这顿饭吃的酣畅淋漓,甚为尽兴,以为平生之难得口福了。

    两人吃完正准备让店家收拾,尚未来撤席,忽然店门外来了一汉子,急匆匆地走近店里,对店家大声道:“店家,我预定的羹且给我做好,我带回家去给老母吃,银钱都在这里。”

    笑峰微微一惊,便举目看那汉子,只见那大汉身高八尺,约有三十余岁年纪,器宇轩昂,有豪侠之资貌,只是穿着粗布褐衣,质朴简陋,几近寒酸。

    店家见那人进来,只是心里叫苦不迭,又见那人前来讨要,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陪笑脸道:“客官实在不好意思,今日本给你准备了,但事有凑巧,不想晚上放在厨房里,被那馋嘴的猫吃了。小人正不知该如何向客官交代哩!”

    那汉子闻言,脸上陡显失望之色,又瞧了一眼笑峰与丁虎桌上残剩的羹汤,心里便明白了。便对店家恨道:“你本说给我预留了,却又卖给别人,如今又搪塞是猫偷吃了,我向来在你店里买卖,可曾失信?你今日这般是何道理?”

    店家见这大汉发火了,怒目睁眼,心中又理亏,情知不好对付,只好陪笑赔罪,请客官赎罪,说明日定当做好送来。

    那大汉尚且怒火不熄,厉声道:“你须知我为了买你一鼎羹汤给老母吃,不知费了多少周折!而你如此行事,是看不起我家贫寒吗?我虽然贫穷,但何曾少你一分酒菜钱?你今日如此欺我,我且得给你一个记性!”

    于是便抄起一只几案欲要砸店门,笑峰见之,连忙起身离席劝住道:“足下且慢动手,你要的羹汤是我等吃了,且不关店家事,我等不知,今特向足下赔罪!”

    那大汉兀自尚不解气,扬起案桌道:“吾虽然贫寒,但以诚信待人,若人不诚信待吾, 便是欺吾也。今他明明将这羹汤做给你等吃了,为何骗吾说让畜生偷吃了呢?”

    笑峰急忙赔笑劝住道:“都是我等不好。店家本来是要给足下留的,但因为在下实在是贪吃解馋,所以就央求店家做了。望足下看在在下面上,不计较此事罢。来日在下一并请足下吃酒赔罪!”

    这大汉定眼注视笑峰,略微诧异,丁虎也过来相劝,这大汉才放下桌案,脸色悲戚道:“这羹汤客官吃了倒不打紧,只是让吾为难。”

    笑峰见之甚为怪异,便问大汉道:“足下用过晚膳否?”

    大汉回答:“尚未。”

    笑峰便对店家道:“且再为这位仁兄做两个酒菜来,饭钱且算在吾身上。”便请那大汉坐下道:“足下且慢慢讲来,有何为难之处?”

    那大汉见笑峰如此盛情,并无一丝虚位客套,于是便也顺从坐下,先叹了一口气,才对笑峰说道:“某乃大梁人氏,姓侯名嬴,人称侯生,居住大梁城东郊,无有田产家业,家父便只好做大梁夷门阍者,以养家糊口。家父数年前已经病逝,吾便顶替了先父之业,为夷门令。现只有老母在堂,吾做夷门令赚得些许俸禄奉养老母,老母年高,快七十岁了,粗茶淡饭一生,曾偶然吃过一次这家的当归彘肩羹。便念念不忘,如今老母年高多病,吾唯恐一日西去,不能尽孝。所以便每月为老母在这店里卖两回当归彘肩羹给她吃。这羹汤甚为贵,吾每月俸禄微薄,只够能买两回的。今早老母就在念叨,说想吃这羹汤了,吾便早上来这里给店家打过招呼了。本来今日早点来取,可是逢城中盘查,耽误了时辰,所以现在才来,不想却没了。回家无以奉养老母,让老母舒心,以此才心酸也。”

    笑峰听后不禁大为感动,便对大汉道:“足下是至孝之人,先且不要为此犯难,容吾询问店家,一定不负你孝顺之意。”

    侯嬴尚愕然不解,笑峰便来到后厨,问那店家道:“此羹汤除开你一家之外,城中可还有别处能够买到?”

    店家诧异道:“这羹汤是小人家族的独门菜,大梁城也就三五家,有恐怕是有,只是这都快夜半了,还要出去寻,只怕做好送回来都三更天了。客官还是等明日罢,明日早上便能有。”

    笑峰道:“这位壮士是孝顺之人,不可让其心意受阻。我今为成全他的孝心,所以才如此。你且去为吾寻得这羹汤一份前来,我付双倍价钱于你。”

    店家道:“这多有不妥,既然客官如此盛情,小人也就让人去寻,只是万一没有了,寻不到,客官也不要怪罪。双倍价钱就不必了,客官只是赏小厮一点跑路钱就可以了。”

    笑峰道:“甚好,你且给寻来,银钱都不再话下。”

    那店家便吩咐一个小厮,且去其他宗族店里拿一份当归彘肩羹来,小厮奉命前去,笑峰便拿出一百布币出来,赏给小厮,小厮大喜,兴冲冲地出门去了。

    笑峰回到座上,对侯嬴道:“足下且稍待,吾已经吩咐店家了,去别处为足下寻这羹汤来。都是我等贪图口福之欲,以致让足下为难。今容补过谢罪!”

    侯嬴见之,亦深受感动,起身拜谢笑峰,笑峰连忙请其入座。店家已经将酒菜做好端上来,笑峰便招呼侯嬴用饭。

    侯嬴白日里忙活了一天,腹中正饥渴,酒菜上桌,侯嬴请笑峰丁虎二人先动筷,笑峰笑道:“我等已经酒足饭饱了,这是特为足下准备的。吾观足下有豪侠之资貌,且不必见外,尽管用饭即是。”

    侯嬴在为礼谢过,然后就下筷饮食,果然是豪侠本色,割肉大块啖之,举酒豪饮,霎时间风卷残云,桌上酒菜,皆被侯嬴一卷而空。

    笑峰赞道:“足下好豪气!又事母至孝,实在不瞒足下,在下本是梁州豪杰,今来中原游历经商,也是为结交中原豪杰。在下十分钦佩足下为人,愿与足下结交,不知足下不嫌弃否?”

    侯嬴亦深为笑峰豪爽之情所感动,又闻知笑峰说自己是梁州豪杰。当下便慨然应允道:“我虽然未有到过梁州,不知梁州人物如何?但知人以信任待我,我必以信任待人。蒙足下青睐,我愿意与足下结交。”

    于是笑峰便让店家拿些香来,二人就在酒店结交,焚香拜为兄弟。侯嬴年长,笑峰年幼七八岁,便以兄称呼。完毕,笑峰对侯嬴介绍丁虎道:“此位也是梁州豪杰,与愚弟为兄弟。年长笑峰十三岁,今兄与笑峰结拜,便也都是兄弟了。”

    侯嬴便又见过丁虎,亦称丁虎为兄。三人一见如故,谈兴甚浓,不知不觉已经丑时,那去外面寻羹汤的小厮已经回来了,甚好,还寻得一鼎当归彘肩羹回来。笑峰便将羹汤给了侯嬴,对侯嬴道:“兄且回家,将此羹汤进奉高堂,尚能让愚弟意稍稍解也。”

    侯嬴见笑峰果然寻得羹汤来,不禁热泪盈眶,拜谢道:“贤弟急人所急,豪气干云,又如此好客,愚兄以为当世孟尝君,也不过如此。”

    笑峰笑道:“吾不过江湖一布衣,安敢比孟尝君呢?今日已经天晚,容愚弟明日再拜访贤兄,到时不醉不散。兄且速回,以免老母之盼。”

    侯嬴便对笑峰深深一揖,对笑峰道:“丁兄与贤弟初来大梁,不甚熟悉,且就在客舍安歇,容我明日忙完事务,抽半日时间陪同尊兄与贤弟一观大梁城罢。”然后就小心地捧着那羹汤,出门急匆匆回家去了。

    笑峰与丁虎送出殿外,见侯嬴远去,笑峰若有所思,对丁虎叹道:“吾曾闻知,中原大梁城乃是藏龙卧虎之地,多出豪侠。今观侯兄为人,虽然贫寒,却不堕青云之志!百闻不如一见,今果然无虚也。”

    店家在旁听见,便对笑峰道:“客官所言正是啊!这大梁城,尤其崇尚豪侠之风。昔日豫让事迹,在魏国广为流传。上至王公将相,下至贩夫走卒,仰慕豪侠行事,皆成风气。”

    豫让本是春秋时期晋国人,事晋国智伯,智伯待之甚厚。后来韩赵魏联合灭了智伯,赵襄子特别痛恨智伯,擒杀智伯后,以智伯头骨为酒器。豫让得知,便要为智伯报仇,刺杀赵襄子。

    豫让躲在厕所中,待赵襄子入厕之时趁机刺杀,但赵襄子忽然察觉异样得免,卫士在厕中搜查出豫让,赵襄子问明缘由,对左右道:“此人是义士,可赦免之。”于是便放了豫让。

    豫让又吞炭为哑巴,自毁形貌,以免让人认出,执剑埋伏在桥边,待赵襄子车马过桥时候行刺。赵襄子过桥,马惊不前,赵襄子喟然叹道:“此必然是豫让也。”

    于是令人搜捕,果然在桥下搜出豫让,赵襄子问道:“你前番行刺我,我已经赦免了你,为何又如此呢?这次我可不能再赦免你了。”

    豫让道:“彼以众人待我,我以众人报之,彼以国士待我,我将以国士报之!智伯以国士待我,我怎能不以国士相报呢?今虽然不能为故主报仇,豫让两次行刺襄子,今自知罪大不可恕。愿得襄子衣冠斩之,以稍了心愿!”

    赵襄子称赞豫让大义,为成全其心愿,便脱下衣冠放置豫让前面,豫让便拔剑跳跃三次,斩赵襄子衣冠以代报仇,然后自刎而死。

    赵襄子命厚葬豫让。自此,豫让为故主报仇故事便流传天下,其众人国士之论更是让天下心服。魏本三晋之一,推崇道义,大梁城豪侠之风盛行。

    笑峰闻知店家讲述了豫让故事,喟然叹道:“中原之地,果然人杰地灵。”见夜色已深,便让店家帮忙给马匹添了草料饮水,自己与丁虎回楼上客舍安歇了。店家也就关门打烊了。

http://www.lysghj.com.cn/17_17921/81704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