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穿越小说 > 豪杰行 > 第十二章 燕王禅国 君臣颠倒
    这燕王哙好好的国君不当,为什么要心甘情愿禅让给相国子之呢?

    一个原因是,燕王哙年老,上了年纪一般就难再跟年轻一样英明神武了,人老了也比较糊涂,燕王哙已经暮气沉重了,对国事倦怠,也无力再争霸诸侯,于是渐生退隐之心。而子之年富力强,又十分勇猛,在燕国是个强人。

    二个便是燕王哙崇尚儒家学说,儒家学说又十分推崇尧舜禅让之事,燕王哙即便自身成不了尧舜,那仿效尧舜禅位,过一把瘾还是可以的。

    三个便是子之在燕国势力很大,又拉拢鹿毛寿、苏代等能言善辩的大忽悠家相助,这二人给燕王哙一番洗脑,只把燕王哙说的心动,心甘情愿禅位子之。

    自古以来,君王禅位给臣下的事,除开上古时期的尧舜禹为特例之外,历朝历代几乎鲜见。

    燕王哙也不是没有雄心,他听信苏代之言,欲要称霸谋取齐国,只是齐国乃东方大国,实力强盛,恨燕国力不能及。

    既然苏代说齐王不信任孟尝君,便难以称霸,那自己若不信任子之,便是跟齐王一样了。自己年老,难于与齐国争锋,传国与子之,或许能让燕国称霸。

    而鹿毛寿对燕王哙怎么忽悠的呢?

    燕王哙既然贪恋尧舜虚名,鹿毛寿就说:“既然是这样,那大王不如将王位禅位给子之。昔日尧欲要传位许由,许由不受,而尧便有了让国之美名。大王若传国与子之,子之必然不敢受。”

    燕王哙大喜,便重用子之,于是子之在燕国忽然地位十分尊贵起来。

    鹿毛寿又忽悠道:”大禹虽然传位给伯益,却而任用启的部属。大禹崩后,天下皆朝启而不朝伯益,于是启便有了天下之实。大王虽然传位子之,但国中官吏都是太子的部属,是名属子之而实太子用事也。”

    意思就是,虽然子之受禅了,名义上是国君,但实际他就同伯益一样,燕国的实际掌握人还终归于太子。

    燕王哙这一听,果然有理,又加上苏代的说辞,左思右想之下都觉得禅位子之,自己便可当尧舜,留下千秋美名。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也不管其他了,决议禅位。

    燕王哙决定禅位之事,朝中大臣多是子之之党,都并无反对。要么就人微言轻,反对也无效。

    然而老臣郭隗,任燕国太傅,却是贤能之人,也并不依附子之。见燕王行禅国之事,便劝燕王道:“臣以为此事,君臣倒置,违背历来礼制啊!大王万万不可行此事。”

    燕王哙道:“寡人欲效仿尧舜,为燕国前程计画,才让位与子之,如何不可呢?”

    郭隗道:“尧舜禅让,虽为佳话,但不可贸然仿效。大王即无尧舜之实,岂能贪恋尧舜之名呢?若一旦不尽人意,恐酿成国乱。如若诸侯趁我国乱之时侵犯,大王将有亡国身死之忧啊!”

    燕王哙听后不太高兴,便对郭隗说:“寡人行尧舜之事,岂能有亡国身死之祸?爱卿忧虑过重了吧!爱卿所言甚无道理,可退下。”

    郭隗只好无言而退,子之闻知此事,便寻得一些小事,借此弹劾诬告郭隗,对燕王奏道:“郭隗妄言国事,冒犯君上,无人臣之礼,可以法治罪之。”

    燕王道:“郭隗虽然所言不合寡人之意,但出于忠心,是寡人多年旧臣,可赦之。”

    鹿毛寿等素与郭隗不合,见此便奏道:“郭隗劝阻大王禅国大计,若再留在朝堂,无益也。大王既然不欲治罪,可免之。”

    于是燕王便又罢黜了郭隗。郭隗失去了官职,贬为庶人,回归乡里。临走叹道:“大王如此行事,燕国必有亡国之祸!老夫年已六旬余,不忍余生看见此事。”

    于是便离开蓟城而去,携带家中老小,到乡间隐居。

    燕王哙既然决定将王位让于相国子之,便命令准备,在蓟城外修筑受禅台,十日后举办禅让典礼。

    子之也是姬姓,为燕国宗室贵族,有勇武之材,能手格猛兽、走路跑步如能飞鸟一般,自得燕王重用之后,权势日胜,朝中群臣多有归附。

    公元前316年秋,在蓟城南郊外,燕王哙举行禅让大典。

    受禅台上,子之面南而坐,群臣拜伏台下。

    司礼官在台上宣读禅位王书。燕王哙便手捧燕王玉玺印绶,上台请子之受之。

    子之身着王服,带王者冕旒,在台上受燕王玉玺印绶。

    子之受过燕王玉玺印绶之后,燕王哙在台上站立。子之便问群臣道:“寡人今日登国君之位,先君该如何安置呢?”

    鹿毛寿便奏道:“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燕王既然禅位,理当北面称臣以事大王!”

    子之道:“寡人受禅为君,皆先君所赐,当优待先君,不可让先君称臣。”

    鹿毛寿率领子之党羽齐奏道:“大王之言差矣!燕王既让愿意让国,便当为臣。今已经逊位,如不称臣行礼,则等同于国有二君。今如不行此制,恐乱宗法礼制。”

    子之尚未答言,鹿毛寿又对燕王哙奏道:“大王今既然已经禅位于相国,便可居臣位。此番需得行人臣之礼,以示天下。不然,天下皆不信大王禅位果真是实否。”

    燕王哙无奈,只得依照鹿毛寿所言,下台与群臣站在一起,北面称臣、

    鼓乐齐奏,烟雾缭绕之中,群臣环绕而拜,对新立燕王子之行三跪久仰大礼。

    而燕王哙,也在群臣前面,对自己的臣子舞蹈下拜。

    禅位典礼已经举办,相国子之便成为燕国国君,而燕王哙反倒为臣,奏事等都要以臣下礼仪施行。

    燕王哙又将国事全部委托给子之决断,收缴俸禄三百石以上的官吏的印信,都交给了子之。子之就面向南坐在君位上,行使国君的权力,一切政务都由子之裁决。

    燕王哙年老便不再问政,当时并没有太上皇的前例。所以燕王哙反倒成了臣子。

    此种君臣倒置情形,国人闻知哗然。

    燕王禅位给相国,此事一传开,诸侯皆感到震惊,各自反应不一。

    齐王笑道:“燕王是否老糊涂了呢?怎可作出此等之事!”

    赵武灵王闻知,却叹道:“燕王能行尧舜禅让传国之事,诚可谓古往今来难得之君。”意甚敬佩。

http://www.lysghj.com.cn/17_17921/8170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