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穿越小说 > 豪杰行 > 第三章 湛卢盘郢 楚王宝剑
    楚王为感谢抚慰笑峰,便又在宫中摆酒大会群臣,设宴款待笑峰,席间亲自为笑峰举杯为贺,对笑峰道:“楚国有徐豪杰这样青年俊杰,寡人又何惧秦国呢?”

    笑峰当日成为席上瞩目人物,楚国大臣令尹子兰、上官大夫、勒尚等一班佞臣,见楚王如此厚爱笑峰,心中都甚为嫉妒,然只空有不忿,此时也无可奈何。

    席散后,笑峰便回奏楚王道:“秦军今已经进入石牛道,此去汉中,水路约要十余日路程,事不宜迟,在下明日便启程出发。”

    怀王便慰劳笑峰,问其需要多少人马军士,笑峰道:“无需大张旗鼓,大王只需将金帛运至江边,派数人协助搬运,待行至郧县地界时,有在下麾下随从接应,便可雇佣民船前往汉中。并不需要大王派遣军士相护送。”

    楚王便依照笑峰之言,并不派遣军士护送。只用四五人将金帛财货运送到江边,搬上船,运至郧县之时,所有楚国一概公务人等都撤回,便全部交给笑峰办理。

    晚间,楚王命将笑峰送至城中上等馆驿安歇,并分派伺从人等,十分厚待。

    时怀王宠臣上官大夫悄悄对怀王宠妃郑袖道:“大王用一山野江湖之人为使,护送金帛前往汉中贿赂秦军,又不派人跟随,此人行走江湖,专做奸盗之事。若见财起意,半路吞了金帛财宝,岂不是诓骗了大王?大王一时被其所惑,若一旦被其所骗,当有损大王英名。”

    郑袖便在枕间对怀王道:“臣妾闻知贤主用人,必当是忠君信任之人。今闻知那江湖人士,见大王而不拜,为大王运送金帛又不让大王派人跟随,如此人诓骗大王,大王不是损失贤明之声吗?”

    怀王虽然宠爱郑袖,平常多听其枕边风,然此番却倒是有明见。听见郑袖进谗,便叱道:“你女流之辈,安知用人之道?必然是别人教唆你来。陈子所举荐之人,必然无虚。寡人即便不信任徐笑峰,也不能不信任陈子。”

    郑袖讨了一鼻子灰,便知趣不敢再言,但上官大夫等人闻知,心中却更加嫉恨笑峰。

    次日晨,笑峰从馆驿中起来,洗漱完毕,伺从人等报告金帛财物已经准备停当,舟船也都收拾好了,军士正在江边等候徐豪杰。

    笑峰便正欲出门前往江边码头,忽然楚王使者到,持楚王所佩宝剑交与笑峰,命徐豪杰全权处理此事,所经之处,可以号令地方官吏等,以楚王宝剑为印信。前往汉中,如有需要,亦可以用此剑节制汉中守将昭鼠。

    笑峰接过楚王宝剑,拔剑出鞘,寒光凛凛,剑气如霜,看那宝剑剑身上时,刻有篆书为“湛卢”二字。

    笑峰惊讶道:“吾素知湛卢宝剑为春秋名剑之一,与盘郢宝剑皆在楚国,湛卢者,楚王所佩宝剑,盘郢者,楚国镇国之宝也。今楚王以湛卢宝剑付我,实乃莫大信任。”

    于是拜谢楚王之意,回禀使者道:“在下此刻便动身启程,如不能完成使命,在下当以此剑自裁!将再下之首与湛卢宝剑一并回报楚王。”

    言罢,收剑入剑鞘,告别使者,翻身上马,望江边奔去。

    原来这湛卢宝剑,为春秋时期吴国铸剑大师欧冶子所铸,欧冶子一生铸剑无数,其中六口最为有名,春秋十大名剑,欧冶子所铸就占六口。

    春秋哪十大名剑?依次为干将、莫邪、湛卢、鱼肠、盘郢,胜邪、纯均、巨阙、龙渊,工布。

    其中鱼肠、湛卢、盘郢、巨阙、龙渊、胜邪皆出自欧冶子之手。

    欧冶子所铸造六口绝顶名剑,到战国后期,大多已经无所踪迹。现在所存世的,便只有这湛卢和盘郢两口了,并且都在楚国。

    湛卢、盘郢宝剑,所在之国,其国将兴旺昌盛。

    当年吴国攻破楚国,楚昭王夜里忽然得湛卢宝剑,便又振兴楚国。

    湛卢宝剑也与盘郢宝剑齐名,二剑都归于楚国,传于历代楚王,成为楚国镇国之宝。

    楚怀王一见笑峰,心中甚喜,又见其为梁州豪杰,并不接受官职,赞叹其为国忠义之行,于是重加信任。

    而湛卢、盘郢两柄宝剑,皆为楚国镇国宝物。楚王平时佩戴湛卢宝剑,而将盘郢供奉宗庙。以往,楚国大将每逢出征之时,楚王往往将湛卢宝剑相赐,一为假借给将领专断之权,二也以此剑庇护楚国王师。

    而此次贿赂秦军将领以保汉中,楚王为此行顺利,便将自己所佩湛卢宝剑交付笑峰,一方面是护佑楚国之意,一方面也是以此厚相接纳,其用意是欲要笑峰率梁州豪杰归服自己,为楚国之用。

    笑峰一路寻思,也猜想楚王此番用意,心中感慨。不一时,到了郢都江边码头,船只已经准备好,有都尉一人,领十余名军士在江边等候笑峰。

    笑峰来到码头,众人见笑峰身佩楚王湛卢宝剑,皆大为惊奇,于是都前来参见笑峰,笑峰命不必多礼,对都尉道:“吾已经面告过楚王,你等只需帮忙将金帛运至郧县,剩下一切便由吾处置办理就是。”

    都尉应声称是,笑峰便命上船,划船启程。都尉率军士十人为护卫。押送金帛,欲从长江至鄂州,再转入汉水,逆流而上,前往汉中。

    原来这汉中在崇山峻岭之间,地处巴山汉水之间,山路崎岖,交通十分不便。从楚国入汉中,如走陆路,运送千余斤货物,将十分费力,且有被山中盗贼所抢劫之险。走水路便轻松多了,用时不过十余日,便可从郢都到达汉中。

    就如平常不带货物,若走陆路,除开骑马,能够在十日内到达。否则至少也需要半月时间。

    大禹定九州,楚国占有荆州,秦国占有雍州。

    而梁州之地,为巴、蜀、庸,等国占据,后来楚国发兵吞并庸国,设置汉中郡,于是巴山汉水一带,归于楚国。

    汉中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又有崇山峻岭,楚国得汉中地,在西边开拓一个重要据点。一方面楚国也是有收取巴蜀二国之心的,只是一时心有余而力不足,另一方面是为防秦国南侵,楚国派重兵驻扎汉中,今驻扎汉中楚将为大将昭鼠,共有十万兵卒。

    三日之间,笑峰与楚国都尉一行十余人护送金帛船只便从郢都即将到达楚国北津戍渡口,北津戍便是后世的襄阳、樊城重镇。楚国在春秋时期吞并江汉小国,设置北津戍于此。

    快到渡口之时,笑峰便对楚国都尉道:”北津戍渡口为东西南北交通之处,我听说此地多有秦人细作。今运送金帛,恐被秦人细作探知。都尉且令随行军士微服,减去护送军士人数,以免为秦人细作探知觉察。”

    楚国都尉便命随行军士减半,都换下衣甲,撤去旗帜,扮作寻常商贾,又从北津戍渡口逆汉水再往西而来。

    这北津戍渡口果然潜伏有秦军细作十余人,平日里都扮作船夫商贾,专在此探听楚国消息。而这些细作,多半也是江湖中人,或是一些地头蛇之类的无赖人等,为秦国官府卖命出力,刺探情报,以拿得赏钱。

    笑峰深知江湖情形,于是事先预备,到了北津戍渡口,与寻常商贾船只无二。

    过渡口时候,那些潜伏在此地的秦国细作,虽然觉得此船有些异样,但见船上之人都身着百姓服装,也并没有想到是楚王使者之船。

    只是这些无赖泼皮与闲杂人等,盘踞渡口为营生,也经常勒索敲诈过往船只银两。今见笑峰船只通过,于是其中一头目便令一人登船查看,借此勒索钱财。

    那人奉命便驾船靠近笑峰所乘之船,示意笑峰停船,在船上抱拳道:“客官是从东方来的吧!过此渡口,按照江湖惯例,需得缴纳孝敬钱五千文。不然你行不到十里,便要在江中翻船了。”

    笑峰站在船头道:“无妨,须谢惯例银钱,交付便是。”于是令军士交孝敬钱,都尉心中不忿,笑峰制止。便令人将五千文钱装在一个布包里面,扔向那人船里。

    那头目在岸上见笑峰如此爽快,心中愈加怀疑,看着船上所载货物都用布幔遮盖,不知是什么东西。心下欲要敲诈,便又指挥手下几人,驾驶一条快舟拦在江面,那头目对笑峰道:“客官走此水路,不知运送什么货物?此条水路,五千文只是买的寻常货物。如客官所运货物非同寻常,这五千文恐怕不够。且待看过之后,再放客官船只过去。”

    笑峰心想这些人不过是借此敲诈罢了,但万不可让其检看货物,以免惊动秦国细作。便对那人道:“承蒙看得起。只不过我这运送货物已经密封包裹严实了,不可随意打开。你看再加五千文给你如何?彼此方便!”

    那头目笑道:“你不让我查看,定然不是寻常货物!区区五千文,就能打发我吗?”

    笑峰便道:“你且要多少?”

    那头目狞笑道:“此时得十倍,五万文了。”

    楚国都尉听得此话,不胜忿怒,站在船头指那头目骂道:“你等这些江中毛贼,岂敢如此大胆?”

    那头目反而来了劲,便道:“如不大胆,做不了这活!你这客官,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将手对岸上一招,于是便有十余人驾船前来,将笑峰所乘之船团团围住。

    都尉正欲要发作,笑峰急忙制止。笑峰本要息事宁人,但此时反而将事情闹大。这北津戍并不是笑峰的江湖势力范围,没有部属,所以行事还得忍让。

    见十余人驾船前来围住自己,笑峰面不改色,站在船头,手中按剑道:“你等皆是吃江湖饭的,需得守江湖规矩。要价五万文,如此明火执仗,恐坏了规矩。今在给你等五千文,可行便行。如不行,恐你等后悔。”

    那头目不知笑峰来路,倚仗人多势众,哈哈大笑道:“有何后悔!今有两条路,一是让我检查货物,二是给五万文!不然,你便原路返回,休要过此渡口!”

    笑峰便对那头目招手道:“既然如此,你且前来,上船让你检查。”

    那头目不知是计,根本不怕,便道:“那就得罪客官了!”于是驾驶一船,靠近笑峰船只,各挂刀剑,率三人登船来。

    笑峰待那那头目与三人登船,立足未稳之际,忽然拔出腰间湛卢宝剑,只见寒光凛凛,头目与三人见之而惊,笑峰宝剑已经出手,一人慌忙用手中刀来迎,竟然被笑峰一剑斩断刀刃,另一人不及拔刀,即被笑峰一脚踢下船,摔落江中。

    还有一人尚不及登船,见此急忙退回自己船上。那头目正要跳回自己船中,却已经被笑峰一把揪住,扯回船上,以剑柄击其首,那头目便头晕目眩,随即又被笑峰三拳两脚放倒,制服在船上。

    笑峰以手执剑,横在那头目颈上,对众人道:“我今得一宝剑,还未曾一试霜刃。今日倒是天赐此机,可以一试之。”

    众人见头目中计,大惊,于是便紧紧围住笑峰船只,欲要救出头目,闻知笑峰言语,皆各自惊讶震惧。那头目被执,心中惧怕,便对笑峰道:“敢问客官是哪路豪杰?今日不打不相识。愿与客官结交!”

    笑峰呵呵笑道:“似你这无赖之流,也敢与吾言结交二字?”

    便对众人道:“我若杀此人,如杀狗杀鸡一般,只是恐污了我这口宝剑!我不是别人,正是梁州徐笑峰也。今反倒被你等毛贼所勒索,真是天大的笑话。”

    众贼都是江湖中人,当然知晓梁州豪杰徐笑峰了,只是未曾见得,所以不认得。

    今日见识了笑峰行事手段,大为震惊,便都气势低了三分,那头目被剑刃加在颈上,也惊恐不已,连连赔罪求饶,口称有眼不识泰山,愿意赔礼谢罪。

    笑峰先对众人道:“无需你等赔礼谢罪,只是不可刁难,且放开路,容我前行。”

    又对那头目道:“你可知冒犯冲撞吾后果为何?今且饶你性命,本可取你首级,但吾轻易不杀人,今便割发代首,以示惩戒。”

    于是揪住其发,手起一剑,将其发斩断,扔于江中,对众无赖道:“下次若再遇见,以此为例!”便喝令那头目下船。

    那头目连连谢笑峰饶命之恩,屁滚尿流爬下船去,众人也连忙让路,并列船在江边以示敬畏之意。于是笑峰便令军士快快划船,顺利过了这北津戍江面。

http://www.lysghj.com.cn/17_17921/81704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