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玄幻小说 > 璀璨奇迹 > 第三十章 不变的思念
    云猎者突然背过身去,似乎转眼便要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而其他士兵们的窃窃私语不知不觉中却已经连成一片,仿若时断时续的波涛浪声。

    “在英雄之谷,云猎者的地位高贵而又遥不可及,就像是夜幕里,明月旁最闪亮的那颗星。”一名士兵悄悄地低声向同伴吐露着实情,语气中似乎略带羡慕与焦灼。

    “确实,和老领主相识已久的他,无需谒问,便足以高登典雅殿堂之上。”他的同伴淡淡地回应道,目光中则尽然透露着身为鹰谷守卫理应具有的坚毅与刚强。

    海耶斯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

    真的结束了吗?我因父亲的原因而无法质疑你的忠诚,但也无法完全认同你时有发生的独率…云猎者。

    在他的身旁,一棵自山谷蔓延而来的碧绿树藤静悄悄舒展着它坚韧的腰肢,并且不偏不倚地吸引了海耶斯的目光。

    “历久弥新的山谷啊,你以万物的欣荣回应着天赐的光辉。灰谷家族的坚定意志,将世代守护你存在的意义,正如遍及此处的树藤一般,历经风雨,也依然常青如故…”

    他转过身去,耳畔却突然传来一声尖细的的叫喊声。

    “你的任务是好好挑水,却为什么要将溪水洒落地面?”海耶斯察觉到这是管家的声音,便循声向训练场外走去。

    目光敏锐的他,很快便发现了一名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年轻人,他身着粗布制成的男性村衣,看起来并非鹰谷中人,脸上却蒙着大片大片惨淡的黑灰,这也导致其五官的形状难以让人完全观察清楚,他的身旁站着管家埃里克,一只水桶则倾斜着着翻落地面,清澈的溪水洒了一地。

    似乎并未发现迎面走来的山谷领主,他的目光依然说不出的慌乱,瘦弱的身躯仿佛因触碰了某种禁忌一般而颤动着。管家埃里克微微地皱起眉头,然后转身向海耶斯行礼。

    “领主大人,此人名唤波尔,是新近招募的杂役,刚才弄翻了士兵们辛苦装满的水桶,我正准备对其予以告诫。”他如实禀告着,却并未察觉海耶斯望向自己的眼神,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自己所说的话一般。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波尔显然并不知晓来人的身份,他的声音断断续续,如同受惊的雀啼。

    海耶斯不紧不慢地问道:“你来自于何方?为何只身来到我们鹰之谷?是为了谋生?”

    杂役波尔抬起头来,却并没有回话。

    管家埃里克正欲发作,却被海耶斯快速地用手势阻止。

    “你若真的诚心效忠于灰谷,却为何不信赖身为领主的我?”海耶斯平心静气地说道,而且目光中也隐隐让人察觉到,他似乎颇为在意眼前的年轻男子。

    “一天前,我们的卫士在清扫灰谷城门前落叶灰尘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他。”埃里克的声音带有些许的自责:“他说他已经无家可归,所以志愿加入灰谷守卫的行列,但是我们看他身体单薄,于是就给他安排了一份挑水的工作,可不料就连这件事,他也能就此搞砸。”

    “那他为何依然身着灰谷之外的农家装束?”海耶斯面无表情地问道,一时间令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

    “那是因为这个家伙硬要说这身衣物是他们家祖传的宝贝,哪怕是死,也绝不轻易地卸下。”埃里克没好气地望向杂役,一边毕恭毕敬地回答着领主的问题:“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依然准许了他在鹰之谷立足。”

    “你做的很好,埃里克。”海耶斯却出人意料地用一种并非责怪的目光正视着杂役波尔:“既然你缺乏气力,那么就去草药房帮助拾拣草药吧。另外,我破例允许你在鹰之谷穿着农家衣物,并且这已经是很大的包容了。”

    波尔抬起头,目光沉静,嘴角微微地抽动着。

    埃里克则用一种惊异的目光望向海耶斯·灰谷,似乎眼前的一切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不合适吧?大人。草药房可是关乎老领主夫人身体健康的重地,真的要收揽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农家小子?”

    “这是我的决定,只因他让我平添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海耶斯说道,然后转身准备离开,这时管家却听到离去的领主口中竟然开始了喃喃的自语之声。

    “想不到这个男子居然也有着一双灰褐色的眼眸,不错不错。说实话,真的是像极了曾经的那个人…只不过…”他的嘴唇翕动:“但是,那一切的曾经早已悄然逝去…所以如今的我,又在胡思乱想着什么呢?”

    他的声音飘忽而又辽远,深藏着雪花般缈落的淡淡哀愁,同时那阵阵看不见却可以感知得到的温柔与缱锩,却又好像那些如风中鸢尾般鲜艳的往事,又再一次重生绽放在了所有人的心头。

    “似乎自从那一场重大的意外发生之后,原本欢快而又和谐的灰谷家族,突然就发生了显而易见的转变。”埃里克望着海耶斯那宽厚的背影,心中暗暗地沉思着,作为二十年来见证了这里风风雨雨的长辈,他的思绪,仿佛突然间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一个静谧的夜晚。

    当初海耶斯的父亲里德尔·灰谷决定毅然离开鹰之谷,并奔赴帝都庞贝城任职的时候,想必即便睿智如他,也未曾预见到,自己身后那焦灼的目光与身影,会如何义无反顾地追随自己前往外部的世界。

    直到来去无常的岁月,最终彻底埋葬了失散多年的那些珍珠般可贵的亲情,然后再令灰谷家族的所有成员,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若雅早已经不在人世的注定结局。

    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海耶斯最小的妹妹,同时也是最为美丽,并在灰谷家族最受宠爱的郡主若雅,突然不辞而别地驾驶上自己秘密制造的独木舟,一个人从城堡中的‘静谧之溪”顺流而下,想要追上父亲的脚步,直到成功抵达远在千里之外的帝都庞贝城。

    值得一提的是,“静谧之溪”之所以会拥有这样的名称,完全是因为它几乎一年四季的水流速度都非常的缓慢,只有少数时候例外。

    那便是在每年初春的第一个月,由于源头处大量冬日积雪的融化,导致溪水平面急剧地升高,从而引起水流反常地快速涌动,并时常掀起惊天的巨浪。

    也只有在那个时节,灌溉生命的源泉才会短暂地变化为杀人恶魔的乐园。

    然而不幸的是,若雅和她的独木舟,却不偏不倚地成为了初春的第一件祭品。

    发现若雅离去后,海耶斯等人惊慌失措地赶到波涛汹涌的西溪边,却只是看到已经翻覆了的独木舟,以及妹妹若雅那双灰褐色的纯净眼眸,最后一次对于家人的深切凝视。

    她的叫喊声甚至一度淹没了拍打岩石的涛声,但是,束手无策的家族中人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影渐渐远离:因为溪水的浪涛实在是太过于猛烈,而年幼的他们却身小力弱,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到恐惧而又心惊。

    “永别了…”依稀间若雅的嘴唇翕动,仿佛天使对于人间的告别,转瞬间浪花便淹没了她的全身,而众人惊愕的目光,也刹那间定格在了一切逝去的那一时刻…

    灿烂的笑容如同世上美丽的花朵,但易受催折,且终有凋谢闭合的时刻。那时海耶斯的泪水,无助而又悲伤,如淅淅沥沥的伤心雨滴,有生以来第一次地落于昔日满载着欢欣的家乡泥土之上。

    十年以来,他质疑自己的能力,同时又化悲伤为力量,他如饥似渴地学习,他只是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在身边发生,他想要守护一切,所以他的剑术与弓术突飞猛进,并且他相信终有一日,自己可以从容地揭晓这一切的答案。

    “但是你后悔了吗?若雅。”漫长的岁月中,他时常悄悄地对自己说:“也许你会疑惑,我们为什么一直都对这一切无法释怀?其实那是因为我们已然知晓,并懂得了你临别时的不甘与绝望,也理解了你依然希望我们可以继续走下去的不变心愿…”

    “除非你亲口拒绝,否则我们将永远视你为骄傲。”

    “但是为什么?十年来无数的夜晚,无论我在梦中如何努力,却还是一次没有见到过你的身影?是我心浮气躁,还是你在另一个世界行色匆匆?”

    “我相信永不放弃是灰谷家族的信仰,这想必这也是你在天堂可以轻易知晓的温暖。”

    “但是,我的梦境,却依然与你绝缘。”

    “就好像…你还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一般…”

    悼念般的言辞,诠释着不变的思念。

http://www.lysghj.com.cn/16_16580/75922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