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玄幻小说 > 剑仙在此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时代要变了
    看到这张脸,一个名字,瞬间在很多武道高手的脑海里,不可遏止地蹦了出来。

    【流浪神剑】屈初晓。

    卫名臣座下四大剑奴中,排名第二。

    六级武道宗师级的修为,距离大宗师只是一步之遥了。

    淡青色的风系玄气,流转闪烁,凝而不发,但形成的威压,却更是令周围的众人感觉到如威如狱,战战兢兢,仿佛是要跪倒在地。

    楚痕等三人,首当其冲,立刻就觉得,仿佛是一座大山迎面倒来,又仿佛是无边海啸冲击而来,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滋生出一种大恐怖。

    在那一瞬间,他们都产生想要转身避开的冲动。

    但——

    当然不能退。

    三人不得不强行催动玄气,死死抵抗。

    渐觉吃力。

    丁三石猛地往前踏出一步。

    铮铮剑意冲天而起。

    一道十丈剑芒虚影,自丁三石背后幻现,刺向天穹。

    空气如流水,四面迸出。

    楚痕三人,顿觉压力大减。

    但局面,却未有改观。

    反而变得更加紧张心悸。

    仿佛是下一瞬间,毁灭般的战斗就要爆发。

    谁都明白,一旦武道宗师级的存在,真的不顾一切,在这里开打的话,那擂台周围近万人怕是要被殃及池鱼了。

    屈初晓眼眸中,一抹怒色闪过。

    很久没有人在他的面前,如此张狂了。

    腰间已经许久未曾出鞘的长剑微微震动。

    他伸手。

    那是一张如橘树皮一样,充满了老茧和裂痕的老手。

    【流浪神剑】的手。

    这只手,按住了剑柄。

    杀人的时刻即将开始。

    就在屈初晓要拔剑的那一瞬间。

    擂台上,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

    “哎,你们真的是……也不问问人家当事人的意见。”

    林北辰开口。

    他看向丁三石等人,哭笑不得地道:“师父,你们就这么不看好我吗?觉得我百分之百被江自流这狗东西打死吗?”

    丁三石等人微微一怔。

    心直口快的楚痕,当场就想说:你以为呢?

    人家江自流可是纵横风语行省,只逢一败的传奇人物。

    数年之前,就已经是剑道宗师了。

    如今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你是什么?

    小武师啊喂。

    但这种‘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的话,当然不能再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而江自流也只是微笑不语。

    已经被林北辰连续两三次称之为‘狗东西’,但他的心中,却不如何愤怒。

    要是换做其他人这么做,江自流早就一剑劈死了。

    但林北辰的话……

    由他去吧。

    和一个注定要死的人,计较什么呢。

    就听林北辰继续道:“师父,三位主任,还是请你们退开吧,这件事情,我没有提前向你们说明,是我的错,但生死状上,白纸黑字,的确是我所签,不管签这生死状的原因是什么,既然签了,身为剑之主君青睐的神眷者,我就算是有一百万个理由,也绝对不能再反悔。”

    说完,他在擂台上,深深地鞠了一躬。

    丁三石等四人,愕然地看着林北辰,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败家子一样。

    这个纨绔,长大了。

    但长大的不是时候啊。

    “可是……”

    丁三石还想要说什么。

    林北辰又长长地鞠躬,很认真地道:“师父,请对您的徒儿,有一点信心。”

    丁三石沉默了。

    “我们退。”

    他转身朝贵宾观战台下走去。

    一身剑道大宗师的威压,瞬间收敛。

    楚痕三人,看了看林北辰,见这败家子脸上并无什么悲壮或者是慷慨赴死的表情,再一想,自己等人好像真的是多虑了,就以这货怕死的天性,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绝对不去做。

    签生死状,也许不是一时冲动?

    “多加小心。”

    刘启海依然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林北辰眨了眨眼,道:“放心吧,老刘,从来都只是我林北辰欺负别人,就没有人能欺负我。”

    三人这才收敛气息,缓缓地朝着擂台下走去。

    “呵呵呵呵……三个狗才,就这样退了吗?”

    【流浪神剑】屈初晓不依不饶,面带冷笑讥诮之色,手掌按在剑柄,眼眉之间,依旧是杀气凌然,大有拔剑杀人之势。

    楚痕转身,盯着他,轰地一声,双拳在对砸,火星四溅,冷笑道:“怎么,真以为老子怕你这狗奴才不成?”

    屈初晓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诮之色,瞬间伸手拔剑。

    但才有微微一指剑光,从剑匣中亮出,一只手掌,却不可思议地出现,轻轻地按在了屈初晓的手掌,将这柄剑,重新按回到了剑鞘之中。

    是【紫电神剑】朱碧石。

    “老二,退下。”

    这位四大剑奴之首的老者,微微摇头,道:“不要坏了公子的计划。”

    屈初晓心中杀意,本已经燃烧到了巅峰,但是在听到‘公子’二字,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敬畏之色,便不再把剑,一身可怕的气机瞬间收敛,松开了握剑的手。

    看着楚痕三人,他冷笑一声,缓缓地后退。

    这时,屈初晓突地感觉到,擂台上有一道特别的目光,犹如实质,朝着自己看来。

    他一扭头。

    就看到那个站在擂台上身着青衫的少年,如一头蛰伏龙兽突然睁眼一样,盯着自己,目光并不如何凌厉,也不如何凶狠,但却有一种令他心中突突的怪异感觉。

    “我必杀你。”

    擂台上的少年,面带微笑,突然开口。

    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

    屈初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青衫少年一字一句地道:“辱我师长,我必杀你。”

    “哈?哈哈哈!”

    屈初晓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他仰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好,有志气,小东西,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只小虫子,杀你都不用拔剑,哈哈,只要你能活着走下今天的擂台,我虽是欢迎你来杀我,啊哈哈!”

    “那你就洗干净,好好地等着吧。”

    林北辰说完,回过头去,不再理他。

    屈初晓心中杀意满溢。

    觉得可笑,又觉得可恼可恨。

    一个狗一般的后辈蝼蚁,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说这种话。

    若不是刺客因为情况特殊,他早就上去拔剑,砍掉这少年的头颅。

    他心中暗暗发誓,等待此间事了,但凡是这少年的亲友,他定要亲自寻访,见之拔剑,一一诛绝。

    心中有了计较,屈初晓又看了一眼朱碧石,缓缓地点点头。

    他身形朝后退出一步。

    一步之后,浑身气息竟是如风中青烟一般消散。

    整个人也如一滴水汇入大海一般,消失不见了。

    所有人都看到,他进入到了人群中,但却就是再也找不到在哪一个方位,在谁的身前,在谁的肩边,在谁的身后!

    “崔城主,继续吧。”

    教育厅副厅长甄从龙淡淡地道。

    崔颢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北辰,才将手中的卷轴彻底打开,举在胸前,当众宣读了一遍。

    经过之前的事情这么一闹,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卷轴中的内容,因此反而不如之前惊异。

    一种同仇敌忾的悲壮的气氛,在人群中弥漫开来。

    本来是一场交流赛而已。

    无关生死。

    只关荣誉。

    但现在却演变到了这种程度。

    就算是普通人,也都不是傻子,从刚才朱碧石和屈初晓这两大强者的强势表现来看,林北辰必定是被逼着签订的这种生死状。

    他们不懂强者的世界。

    但却知道林北辰受欺负了。

    “林北辰加油!”

    缩在人群中的某个身着黑色窦斗篷衫的少女,突然喊了一声。

    然后,从稀稀拉拉零星呼喊,到彻底如滚雷狂潮一般地爆发,只不过是数息时间而已。

    这样的画面很奇妙。

    现场气氛,从一个极境的极端,瞬间就进入到了另外一个极动的极端。

    朱碧石站在人群中,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一群蝼蚁的欢呼,始终也改变不了什么。

    擂台上。

    “林同学,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江自流微笑着道。

    “你这个狗东西,笑面虎。”

    林北辰撇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什么遗言要说?”

    江自流无奈地笑笑,道:“也可以这么理解。”

    “呸。”

    林北辰道:“没有。”

    江自流伸手按在了腰间悬着的长剑上,道:“那就请林同学赐教吧。”

    林北辰抬手,道:“等等。”

    “又有了?”

    江自流松开了剑柄。

    林北辰道:“呸……我要说的不是遗言,是代言。”

    说着,这败家子揉了揉脸上的肌肉,又清了清嗓子,脸上挤出几个笑容,最终定格在一个自认为最为俊美的笑容上。

    江自流一头雾水。

    就见林北辰从怀中,也掏出一张卷轴,又清了清嗓子,朝着擂台周围的众人,还有摄像机,真诚地笑了笑,道:“接下来这段广告,可能会有点儿长……”

    江自流一怔,旋即哭笑不得。

    广告?

    这个时候了,还要打广告?

    死也要挣钱啊。

    周围原本很悲愤慷慨的市民们,也都呆住,旋即忍不住哄笑了起来。

    画风,就这样再度被带偏了。

    “百年老品牌【千雀羚】,行业领先的胭脂水粉连锁店,最新推出‘南雀’系列润肤膏,一大瓶才一枚金币,可用整整一年,我亲自试用过,绝对清凉爽肤,比修炼嫩肤划算多了……我的妈呀,所有美女们,听我的,买它买它买它!”

    “胡老二屠宰场,全年以高出市面一成的价格,收购魔兽晶核和皮毛,魔兽等级不限……“

    “多一些润滑,少一些摩擦……覃氏动植物油坊,安全可靠,守护你一家人的肠胃健康。”

    “飞雷马车开,好事自然来……风语行省最大的私人订制马车行,飞雷马车行全年优惠,订购马车附赠牵引疾行兽。”

    “比女人更了解女人……流芳成女子衣店,风语行省排名第一的专业女子成衣定制品牌,曾为皇妃定制凤羽霓裳。”

    “只要有梦想,你也可以成为大宗师……衡水私塾,学院外的大宗师摇篮,迄今为止已经培养出四位宗师,两位大宗师!”

    “无所不包……食堂包子铺!”

    林北辰照着卷轴,一口气年了几十条。

    原本还在哄笑的观众们,渐渐地表情都凝固了。

    这狗东西,一口气做这么多的广告,这是在赚棺材钱吗?

    价值丧心病狂。

    就连楚痕等人,都捂住脸了。

    算了。

    别救这小子了。

    让江自流打死算了。

    太他妈的丢人了。

    贵宾观战台上的崔颢,表情也是一变再变。

    这算是死也要钱吗?

    但念在生死状已经签订,林北辰实在是太可怜,崔颢还是耐着性子,没有打断,也阻止了其他工作人员上去打断的想法,任由林北辰继续打广告。

    “呜呜呜,北辰哥哥一定是想在上路之前,给我们赚够生活费……太感人了。”

    韩不负热泪盈眶地道。

    倩倩和芊芊的眼眶,也都湿润了。

    萧丙甘的情绪波动显然没有这么大,在听到‘食堂包子’这四个字——尤其是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嘴角,竟然是留下了口水。

    啪!

    一把毛茸茸的巴掌,抽在了萧丙甘的屁股蛋.子上。

    波涛起伏。

    萧丙甘只觉得火烧一样疼,回头怒视:“光酱,你干什么?”

    光酱表情凶狠,刷刷刷地滴在胸前的写字板上写道:“主人要死了,哭,都他妈给我哭……”

    萧丙甘擦了擦口水,道:“我觉得,亲哥不会输,所谓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我……”

    啪!

    鼠爪更用力的一巴掌。

    萧丙甘的屁股蛋.子又是一阵波涛汹涌。

    而且这一巴掌是真的用力。

    萧丙甘一下子疼的嗷嚎一声,眼泪花儿就下来了。

    光酱满意地点点头,刷刷刷地写道:“对,就这样,给我哭!”

    人群中的唐天,拿着笔记本,文思如尿崩,直接写道:在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而如何直面恐怖,调整自己乐观的心态,这才是最重要的!

    写完这一条,唐天无比满足。

    他觉得这一条感悟,才是最具有价值的。

    “人人都为礼品愁,我送北极海狗油……以极光帝国北极凶徒尸油炼制的墓室灯油,百年长明,给您安葬在地下的家人,带来永久的光明!”

    林北辰在擂台上,大声地念完了倒数第二个广告。

    他清了清嗓子,将卷轴收了起来。

    “多谢大家的耐心收听,不用鼓掌……哈哈。”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顿了顿。

    表情,突然就凝重了起来。

    画风开始重回轨道。

    只见林北辰弹了弹衣袍,捋了捋发型,对着不同的【千里目】镜头做出了特写定格表情,才肃穆地道:“接下来,我要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它可能会关乎到,整个云梦城的未来……”

    哗!

    擂台周围顿时一片惊呼声。

    看到这败家子说的如此严肃,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我们……”

    “云梦城……”

    “西面郊区……”

    “小西山……”

    林北辰一句一顿,缓缓地卖关子。

    很多人瞬间想要打死他。

    但还得强忍着。

    连江自流也都被吸引了。

    “发现了……”

    “一座……”

    “玄石矿脉!”

    林北辰说完,语气微微一顿。

    擂台下,一片寂静。

    片刻后,轰然喧哗。

    “什么?”

    “开玩笑的吧?”

    “玄石矿脉?是什么?能吃吗?”

    “啪!你个吃货,那是无价之宝,比黄金还贵,一块玄石可以把你那四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全买下来。”

    “真的假的?”

    人群像是发酵的茅房粪坑里扔了一颗点燃的炮仗一样,一下子就不可遏止地爆发了。

    知道玄石重要性的人,难以遏制自己心中的震骇。

    崔颢,鹰无忌,甄从龙等贵宾观战台上的人,在微微一呆州,几乎是在同时,腾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如神山崩于面前,再难自控。

    下方人群中,数道强横的能量波动,亦是突然出现,一闪而逝。

    便是朱碧石,脸上也是不由得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玄石矿脉!

    如果是真的,那可是惊破天的大事。

    足以令整个帝国都为之震动。

    丁三石等人因为之前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不如何惊讶。

    唯有吴凤谷,肥胖的身躯,正在剧烈地颤抖。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这个消息真的爆出来,他还是忍不住颤栗,激动,畏惧,担忧等种种情绪汹涌而来,将他淹没。

    他心中很清楚,从这一刻开始,就要真正开始面对暴风雨了。

    能撑过去吧?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擂台上那青衫如玉的少年。

    他看起来是那么的不靠谱。

    却又是那么靠谱。

    就听这少年又朗声地道:“先别激动,告诉大家一件很遗憾的事情……”

    江自流突然觉得有一道灵感在脑海里闪过,不由脱口而出道:“遗憾的事情?玄石矿脉是假的?”

    “呸。”

    林北辰大怒,道:“你个狗东西,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不能怀疑我的玄石矿脉。”

    “你的?”

    江自流愕然。

    “咦?捧哏很好嘛。”

    林北辰赞许地点点头,道:“不错,小西山玄石矿脉已经属于我了,它姓林了,你们没有机会争抢了,哇哈哈哈,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江自流沉默了一下,道:“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林北辰嘿嘿一笑,道:“随便你怎理解。”

    他反手从【百度地图】下载了银剑,提剑在手,道:“来吧,不要磨磨唧唧耽误时间,开始战斗吧,大家都等不及了……”

    江自流:“……”

    到底是谁在耽误时间?

    他反手按在腰间的长剑上。

    一股沛然浩瀚的剑气,冲天而起。

    这一瞬间,江自流身上的温润之意,骤然一变,化作锋芒毕露的犀利杀机,一丝丝肉眼可见的雷电在周身弥漫,时隐时现,酝酿着恐怖的能量!

    这,才是【千面神剑】的真正风采。

    林北辰倒提银剑。

    虽然一口一个狗东西,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狗东西,比王忠那个狗东西,要强了一万倍。

    之前自己打广告那么耽误时间,都未能如想象那般激怒江自流。

    整个过程,江自流丝毫都没有心浮气躁。

    这样一个人,除了非要铁了心打死自己之外,其他方面真的是没话说。

    “我之前那三剑,你能接住吗?”

    林北辰习惯性地发问。

    江自流很肯定地点头,道:“能。”

    哦嚯嚯?

    这么肯定吗?

    林北辰笑了起来。

    江自流道:“所以,你是要施展第四剑吗?”

    “不。”

    林北辰诡秘一笑:“我不信。”

    话音未落。

    咻!

    一剑刺出。

    银光闪烁。

    剑气呼啸。

    这正是他用之击败了高地平的那一剑。

    剑出。

    如微光一闪。

    似缓实急。

    蕴含着一种令人视觉感官错乱的奇异错觉。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

    叮叮叮!

    就见江自流的身前一寸处,突然迸发一道道的剑光火星,如天外流星一般,疯狂地闪烁了起来。

    那是林北辰的剑气。

    这一次,一些大武师级的高手们,终于看清楚了。

    林北辰的剑刺出,明明距离江自流还有数米的距离,但实际上却是有一道道无形的剑影,已经刺先于剑身,刺到了江自流的身前。

    是剑气。

    因为火星飞迸,所以原本无形的剑气之影,在光影明灭之间,被衬托勾勒了出来。

    “我明白了!”

    观战区的高地平,一下子跳了起来。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何没有挡住林北辰那一剑了。

    自己的神经反应太慢了。

    精神力都不能捕捉到这一剑。

    不过,现在看到剑影的轨迹,他心中,似乎已经逐渐勾勒出了抵挡的办法。

    但仔细再深思时,额头和鬓角,不知不觉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沁了出来,片刻之后悲呼之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整个人面色苍白地委顿。

    “不行,还是不行……”

    他喃喃地道。

    擂台上。

    林北辰已经刺出了第二剑。

    剑二。

    江自流依旧是屹立不动。

    但不知道何时,白衣之前,已经悄然生了一层雷云。

    暗青色的云层翻滚变换,蒸腾流转,如大自然形成一样,看似无定型,实则大体形状却不变,皆如圆盾。

    同时,还有一道道淡银色的电光,在云层深处若隐若现,仿佛是神灵之手勾勒出来的一道道流转神力的玄纹,美轮美奂,蕴含大奥义。

    这雷云银电飞盾,总共三面。

    绕着江自流的身体飞舞流转,形成光弧。

    “化玄为甲!”

    人群中,楚痕低呼一声。

    武道宗师可以将玄气化作甲胄以及防具,拥有莫大未能,这是秘术中的秘术,一旦施展出来,玄气甲胄覆盖之处,近乎于刀枪不入,宛如不死之身一样。

    化玄为甲,可以被看做是武道大宗师的标志。

    难道这江自流,已经是武道大宗师级别的强者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林北辰今日可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潘巍闵和刘启海两人的面色,也瞬间阴沉如水。

    他们实在是想不到,林北辰有什么翻盘的点。

    除非剑之主君冕下可以再度附身眷顾一次。

    但被神灵附身,又不是去青楼点花魁,哪里那么容易?

    擂台上。

    战斗继续。

    林北辰的剑二,角度已经是极为奇特。

    无影之剑气,更是防不胜防。

    但却被三面雷云电纹飞盾,在飞旋之间,尽数挡下!

    叮叮叮!

    一簇簇剑光火星,在雷云电纹飞遁前无所遁形。

    剑二也被挡住了。

    林北辰的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色。

    他不疾不徐,第三次出剑。

    化刺为斩。

    嗤!

    空气中,一道淡银色剑光,如一道细线,破空斩出。

    所过之处,空气犹如布帛般被斩裂。

    和击败余家俊时不同,林北辰这一次施展的剑三,威力显然是强横了许多。

    乃是融入了些许银色精神小火玄气在内的缘故。

    这也是他为什么放弃厚重的德剑,而选择一柄银剑的原因之一。

    无影之剑化作有形之剑,为了更强。

    别人看到这银色剑线,下意识地就会以为是剑身之光。

    江自流的眼中,掠过一丝赞许之色。

    “好剑法。”

    他赞叹道。

    下一瞬间——

    嗤嗤嗤!

    三声撕裂布帛般的细响。

    雷云银电飞盾,竟是在瞬间,就被一斩为四。

    明明是一道银色剑光,但是在触及吨面时,却猛地一晃,左右分离出另外一道,一线剑光化作了十字剑光,将三面飞盾,斩为十二道碎块!

    擂台周围,顿时一片惊呼声。

    林北辰竟是要赢了。

    就连丁三石的眼中,也是一抹喜色闪过。

    林北辰对于剑三的领悟,超越了他的想象。

    剑三,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强斩裂剑式。

    一剑斩出,便是世间最坚硬之物,亦可以斩开。

    破得了江自流防御奇绝的【雷云银电飞盾】,局势便不会如之前那样被动,或许真的可以赢得一面胜机。

    然则【紫电神剑】朱碧石的嘴角,却是勾勒出一丝讥诮的弧度。

    擂台上。

    剑三的十字剑光切过江自流的身形。

    但下一瞬间,那身形如幻影般散去。

    斩中的,是高速移动后残留在原地的幻影。

    那么……

    真人在何处?

    “小心……”

    楚痕的声音在擂台下响起。

    林北辰来不及反应,顿觉左肩一股巨力涌来,狠狠地轰击在肩头。

    他觉得半个身体仿佛是被击碎,剧痛传来,身形不由自主地踉跄前倾。

    但心中却是丝毫不乱,反应极快,右手反手持剑,头也不回,朝着身后一剑刺出。

    剑一。

    嗤!

    剑气呼啸声破空。

    这一剑依旧刺空。

    但这在林北辰的预料之中。

    他以左脚跟为轴,玄气体内运转 ,身体猛然不可思议地旋转一百八十度,手中的银剑,再度斩出。

    剑三!

    有形剑光凌空切割而出。

    如影随形的江自流,身形再度一闪,拉开了距离。

    林北辰施展【偷香窃玉步】,亦同时后退。

    “你不行。”

    江自流屹立十米之外,缓缓地摇头。

    他手中的剑,并未出鞘。

    刚才击在林北辰左肩的巨力,便是剑鞘抽打所致。

    白衣飘摆,面容俊雅风流。

    江自流面色清冷地道:“事到如今,你还不爆发玄气?我知道你那橙红色火焰,极为厉害,算是一绝,施展出来吧。”林北辰淡淡一笑:“你还不配。”

    这个逼,装的很生硬。

    但是木有办法。

    不到万不得已,谁又愿意在大庭广众之裸奔呢?

    江自流听到这样的回答,难以理解林北辰的脑回路。

    他也不再劝,而是缓缓地道:“林北辰,你最多还有三次出手的机会,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否则,这场战斗就要画上句号。”

    林北辰不再说话。

    【逆血行气狂战术】瞬间开启。

    一层淡淡的血光,犹如火焰,缭绕周身。

    这是血气被激发所致。

    但却和他之前施展的橙红色玄气火焰之力颇为相似。

    在狂战秘术的增持之下,林北辰的力量暴增。

    同时,玄气在体内逆行运转。

    一级宗师境的气息,瞬间就飙至二级宗师之境。

    同一时间——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多么地空虚……”

    【网易云音乐】APP同一时间打开。

    播放的正是这首最具有单体增幅之力的BGM之歌。

    林北辰的气势,再度飙升。

    直入三级武师境边缘。

    触摸到了这一层次的力量。

    周遭围观众人,不由得心神狂跳。

    这他妈的是什么手段?

    竟可以在一瞬间,强行提升两个境界的修为?

    神术吗?

    “说实话,在正真出手之前,我想过很多对付你的奇怪手段……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林北辰咧嘴一笑。

    他的身体,已经臻致极度负荷状态。

    再提升力量,肉身就要崩溃坍塌了。

    他看着江自流,道:“但现在,我却要正面试一试,你这位【千面神剑】的战力,到底有恐怖……你不是想要看第四剑吗?”

    林北辰做了一个奇怪的起手式。

    “如你所愿!”

    话音落下。

    林北辰 一剑刺出。

    这一剑,缓慢,而又平稳。

    就像是徐徐就将剑刃,递向对手一样。

    擂台周遭的许多人,看的莫名其妙。

    但擂台上的江自流,俊逸绝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激赏之色。

    “好剑法。”

    他赞叹道。

    仓啷!

    匣中长剑,终于出鞘。

    那是一柄漆黑如煤的墨剑。

    一剑在手,江自流气势陡然张开,迎着林北辰刺来的长剑,徐徐一剑点出。

    以慢打慢!

    唯有真正的武道高手,才会明白,这慢慢递出的剑,蕴含着什么样的威力。

    举重为重。

    举重若轻。

    举轻若重。

    慢剑在普通市民的眼中是第一次。

    但在武道高手的眼中,则是第三层。

    剑式之力的迸发,气机锁定对手,令其不得不正面对抗,无法躲避,在对撞的瞬间,力量和杀机如山洪暴发一般倾泻!

    这,便是慢剑的奥义所在。

    说时迟那时快!

    擂台上。

    墨剑与银剑,剑尖相撞。

    瞬间,天地俱寂。

    仿佛是有神灵之手,突然按下了空格键。

    画面有一瞬间令人错愕的定格。

    然后下一瞬间,剑尖所处的位置,空气疯狂凝聚。

    视线和画面骤然向内扭曲。

    旋即猛地又向外膨胀。

    电光石火之间一层层的银色和黑色的光圈,连接不断,疯狂地朝着外面交替扩散。

    可怕的力量不断地撞击擂台周围的阵法护罩和结界之力。

    轰!

    终于,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爆响。

    璀璨夺目的可怕光线,在双剑相击之处迸发出来。

    残留在众人视线中,最后一瞬间的画面,便是那 银色的长剑,突然犹如蛇一样软了下去,然后似是液体一般,寸寸断裂飞射……

    “啊,我的耳朵,震聋了。”

    “眼睛,我的眼睛啊啊……”

    一片惨呼之声。

    擂台上爆发的巨大声响和刺目之光,一下子让周围许多的观众,只觉得耳目同时剧痛,仿佛是一下子失聪失明了一样。

    “不好。”

    “极限催动阵法。”

    “快!”

    早就候命在擂台周围真空地带的阵师、炼金师,立刻冲上去,施展秘术,满负荷全力催动加持在这擂台中的阵法和结界。

    这哪里是两个初级学员之间的对抗。

    这分明就是武道大宗师之间的生死对决吧。

    太可怕了。

    这一瞬间,根本没有人能够再坐着。

    所有人的人,都站了起来。

    万道目光,迎着璀璨夺目的光辉,看向了擂台。

    哪怕是眼睛被刺的剧痛。

    谁赢了?

    这三字,疯狂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剧烈地闪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擂台上的光辉,逐渐散去。

    隐约中,迎着逐渐稀薄的光线,可以看到,一个欣长潇洒的身影,笔直如标枪,巍然屹立,不动不摇。

    风吹过。

    那是白色的衣袍。

    站着的人,是江自流。

    他手中提着墨剑。

    衣如雪,剑如墨。

    这位【千面神剑】此时依旧俊美无双,气息平稳。

    只有右肩肩侧的白衣,裂开了一道剑痕。

    但却根本未伤及肌肤。

    甚至连内衬衣服都没有割破。

    “江自流赢了……”

    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

    武道之战,生死之争,到最后自然是赢了的站着,输了的躺下。

    “不……”

    人群中,一声撕心裂肺一般的悲呼。

    一个身着黑色帽衫的少女,疯狂地飞射向擂台。

    猎猎的风掀翻了帽兜。

    一张清纯绝美的面庞上,晶莹的泪珠儿,阳光折射着微光,擦着吹弹可破的肌肤,飞洒向身后的空中。

    是夜未央。

    “退下。”

    一道蕴含毁灭杀机劲气破空而至,袭向少女。

    “生死擂台,干扰者死。”

    出手的,是四大剑奴之二的【流浪神剑】屈初晓。

    但夜未央却如未见一样,毫不躲闪,依旧朝着擂台冲去。

    叮!

    一抹银色剑光,斜后方,后发先至。

    如击金属一般,将屈初晓这一道剑气击碎。

    是关键时刻,丁三石出手了。

    老剑仙身影鬼魅一般地一闪,已经来到了夜未央的身后,按住少女的肩膀。

    然则一股令老剑仙也未曾预料到的恐怖力量,在夜未央的体内缓缓复苏,大有瞬间爆发,毁灭天地之势。

    “这……”

    老剑仙震骇至于,连忙道:“稍安勿躁,他还活着……”

    这才拉着夜未央的身形,落在地面。

    抬头看时。

    只见擂台护罩的边缘,一个血色‘太’字形物体,深深地凹陷在护罩之中,正在缓缓地从护罩光壁上,滑落下来。

    滑过之处,光壁上留下一道厚厚的血痕。

    啪嗒!

    这身影落在擂台地面。

    擂台之上,已经是如被铁犁划过一样,坑坑洼洼,破破烂烂,凹凸不平,石板尽碎。

    血水瞬间染红地面,凝成血泥。

    林北辰的伤势之重,简直惨不忍睹。

    尤其是全身血涌之态,给人的感觉,这人简直是全身骨头都碎了。

    “老四……”

    擂台下的朱碧石,不由得大呼。

    宝血。

    这一身宝血,这样流淌掉,岂不是浪费了。

    快杀了他。

    结束这场单方面的屠戮。

    他在催促。

    然则江自流的表情,有些奇怪。

    他依旧站在原地,任凭乱风吹动长发,看着十米外那几乎成为一团肉泥的身影,安安静静地等待着。

    “我……”

    林北辰瘫软在地上的身影,手指微微动了动。

    “我……顶……顶你个肺啊。”

    他语调模糊地道。

    用手撑着残躯,缓慢地爬起。

    脑海之中,一个声音响起——

    “您的【无相剑骨】,已经进入‘青铜剑骨’境界……”

    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量,凭空滋生,开始快速地修补他的身躯。

    还真他娘的是青铜剑骨啊。

    这他娘的是谁创造的功法,咋和王者荣耀段位一样呢?

    林北辰心中吐槽。

    他缓慢而又坚定地站了起来。

    青衫破碎,染血,亦沾泥。

    黑发狂乱披散。

    脚下是血水和泥土的混合物,散发出猩红的鲜血味道。

    乱发之下,那张脸,却是丝毫无损。

    依旧俊美的宛如神祇一般。

    “呼……”

    林北辰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

    进入【青铜剑骨】之后的进阶之力,已经将他的身躯,彻底修补完毕。

    “还好我拼命地护住了脸,我英俊的相貌才得以保全!”

    他用手沾着身上血,撩起长发,用鲜血做发蜡,双手顺着鬓角额头,朝后捋了过去,将乱发变成了血色的大背头。

    血可流,头可断。

    发型坚决不能乱。

    这个简单的装逼动作,在这样的场合和时间,拥有者一种神奇的魅力,使得包括江自流在内的所有人,心中都微微一颤。

    那些后宫粉丝团的少女们,则是几乎就要窒息了。

    太帅了。

    简直是邪魅狂娟。

    “看样子,你还能打。”

    江自流缓缓地道。

    “不打了。”

    林北辰摆摆手,道:“太他妈的疼了……还是开挂爽。”

    “嗯?”

    江自流愣了愣,不明所以。

    但他还是郑重地道:“刚才那一回合,是因为你的剑,质量一般,远远逊色于我的墨剑,所以才败退的如此之惨,我不能乘你之威杀你,但接下来,不管你打不打,出不出手,我都要杀你了。”

    林北辰的身形,抖动了起来。

    当然不是因为害怕。

    而是在笑。

    “哈哈哈哈哈……”

    他再度固定了一下血色大背头,大笑道:“好,就凭你刚才这句话,我今天也留你一条命……唉,本来我不想把自己真正的实力暴露,毕竟吓到小朋友就不好了,但既然你非要逼我……”

    他笑声猛地一顿,道:“算了,我摊牌了,我和女神的关系,其实……嘿嘿嘿,伟大的剑之主君冕下啊,请赐予我你的神器吧!”

    他仰天大喝。

    同时伸手向天空。

    脑海中,意识驱动手机。

    打开淘宝APP,进入‘已购买’页面,点击那个刚刚出现的按钮——

    “签收!”

    虚空之中,一个黑色的空间漩涡出现。

    没有什么威势。

    但却是真真正正的空间扭曲。

    一切都如林北辰所料。

    直径不足半米的黑洞中,一个银白色的物体,徐徐飞降下来,主动落入到了他的手中。

    “叮!”

    “本次购物完成,累积买家信誉1点。”

    清脆的手机APP声音响起。

    林北辰看了看手中的枪。

    银色。

    如地球上的经典款手枪【沙.漠.之.鹰】。

    入手沉重,足有千斤。

    手感完美,契合手掌的每一寸线条。

    淘宝购物初体验,价值100000金币的【雪域之鹰】神器,终于到了。

    时代,要变了。

    

http://www.lysghj.com.cn/10_10753/4807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