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书网 > 玄幻小说 > 剑仙在此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啊……我的胳膊,我的手,啊啊啊!”

    那年轻人跌在桌边,看着自己骨折断裂的胳膊,一脸惊恐之色,发出了凄厉如杀猪一样的吼叫声。

    血腥味道在空气里弥漫。

    林北辰收回自己的拳头,也微微呆了呆。

    自己的肉身力量,好像是变大了?

    之前未曾注意。

    此时细品,竟是比未曾觉醒火焰属性玄气的时候,强了一倍有余。

    刚才出手的这个年轻人,四级武师境左右的修为,比昔日的曹破天还强一些,竟是被自己未催动玄气的一拳,给直接轰断了手臂。

    竟然不知不觉变强了?

    我最近好像也没有怎么开挂吧?

    刚才BGM都没开呀。

    怎么回事?

    莫非是与火属性玄气有关系?

    他心中想着,手下却不停留,一脸的杀气,再度朝着大踏步地朝着内堂逼近。

    今晚,就是要搞事情。

    搞大事。

    众人皆惊。

    小王爷余万楼却是一脸淡漠,看了看手臂骨折的年轻人,淡淡地道:“废物。”

    “我来。”

    “打断他的腿。”

    有人大喝。

    座位上的两个年轻人,猛然起身,同时出手,身形快如闪电一般,一左一右,朝着林北辰袭杀而至。

    “都给老子死。”

    林北辰快步前冲,像是愤怒的犀牛一样,左右两拳,直接轰向这两个年轻人。

    轰隆!

    震耳欲聋的气爆声响起。

    “啊……”

    “噗!”

    两个年轻人面色狂变,以比攻时更快的速度,朝后倒飞了出去。

    砰砰!

    两人后背狠狠地撞在地上,都是手臂骨折,胸前的衣服都被震碎了,口鼻中狂喷鲜血,抽搐了两下,直接昏死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了。

    桌子周围坐着的几个年轻人,面色终是再度大变,露出了极度震惊之色。

    传闻中,这个云梦败类成了神眷者,不是已经半废,没有玄气修为了吗?

    为何仅仅是肉身之力,竟然强横到了这种程度?

    “糟糕。”

    崔明轨看到这一幕,心中巨震。

    真的快要闹出人命了?

    这林北辰简直是疯了。

    “住手,大家冷静,听我说……”

    他大声地道。

    还想要做和事佬。

    “听你**妈,滚!”

    林北辰根本不给面子。

    楼面地板微微一颤,林北辰双腿发力,猛地腾跃而起,直接一拳凌空轰向懒洋洋地斜倚在大椅上的小王爷余万楼。

    轰!

    拳劲如龙。

    半透明的拳印轰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压迫空气,仿佛是有形的巨枪一样,刺出十多米,威势骇人。

    “小王爷,小心啊。”

    聂扶光尖叫着提醒,但自己却连忙朝旁边闪开。

    高傲女子一抬手,玉掌按在了悬在腰间的剑柄上。

    却在这时——

    余万楼轻笑一声。

    他懒洋洋地抬手,似缓实急,右手中指屈指一弹,一抹淡淡的紫色玄光在指尖一闪。

    砰。

    一声轻响。

    林北辰这石破天惊一拳的隔空劲力,被余万楼一道淡紫色的指力,轻描淡写的破解,余劲更是不绝,隔空袭向林北辰。

    “雕虫小技。”

    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看着林北辰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落入陷阱中的恶犬。

    受惊的恶犬,纵然发狂,也最多咬伤几个人而已。

    但狗毕竟是狗。

    又能真正逞凶到几时呢?

    到最后,还不是注定要被打断狗腿和脊梁。

    嗯?

    林北辰被这一道指力,弹的朝后落在地面。

    他心中微微一惊。

    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狂拽豪横的披发狗杂,实力远比自己想象中要高很多。

    “这就是所谓的神眷者?不过如此。”

    余万楼淡淡地道。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失望。

    “本以为能够夺得一城天骄争霸的第一,且在风语行省初级学院层次的天骄评级之中,进入前二十的人,能有什么惊人之处呢,结果……呵呵,让我失望啊,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连与我交手的资格,都没有……拿下。”

    余万楼用一只雪白锦帕擦了擦手,仿佛是已经失去了兴趣。

    在来云梦城之前,他了解过本次行省天骄争霸赛的内部评级,其中林北辰在全省初级学院的天骄中,评定排名为十七,一个小小的云梦城中天骄,能够达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很惊人了。

    然则天下天才何其多。

    一省初级学院中的十七,在全省所有年轻人中,又能算什么呢?

    旁边一位身着白衣的年轻人,微微一笑,手掌按在剑柄上,道:“小王爷,我为您拿下他,要死的,还是活的?”

    “看着办吧。”

    余万楼道。

    白衣年轻人嘴角浮现杀机,冷笑道:“那就来一个残的吧。”

    锵!

    长剑出鞘。

    他左脚猛地一跺,身形化作一道残影,迅速欺向林北辰,手中长剑精芒暴涨,如虚室生电,一抹璀璨银芒刺痛众人眼眸。

    好剑法!

    所有人的心中,都浮现出这三个字。

    白衣年轻人的身法剑术,绝非泛泛。

    比之前出手的三个年轻人,高明了何止一筹。

    “狗腿子……老子送你一个死的。”

    林北辰冷笑。

    他直接从【百度网盘】中下载了德剑在手,还不催动暴露火焰玄气,起手便是【基础剑术近身三连】,直接迎上去!

    锵锵锵!

    三声剑鸣撞击之音。

    火光溅射,碎星激射。

    噗!

    血水迸飞。

    两片殷红的残躯,直接朝着左右两侧撞出。

    刺鼻的血腥味,霎时间弥漫整个包间。

    却见那白衣年轻人,竟是在一合之间,就被林北辰这力大无穷的一剑,直接连人带剑,从中间劈开。

    剑成了断剑。

    人成了死人。

    原本潇洒得体的白衣,也染成了猩红。

    “志文学弟!”

    “啊,杀人啦。”

    “好狗胆。”

    包间里顿时惊呼尖叫声一片。

    原本还都很镇定,哪怕是看到之前三人被林北辰打折了手臂,依旧并未太过在意的年轻人们,这一下子真的是被惊到了。

    鲜血在地面上流淌。

    白衣年轻人朱志文的两片尸体,横倒在血泊中。

    崔明轨直觉得眼前一阵眩晕。

    真的死人了。

    天都闯塌了啊。

    “林同学,你……”

    崔明轨还想要说什么。

    却见林北辰已经再度出手。

    他倒拖着手中门板一样的染血德剑,快如旋风地冲上去,挥舞起来,噗嗤噗嗤又是几剑,就将一个反应不及的年轻人,以及另外两个昏死的年轻人,全部都给割草一样砍死了……

    崔明轨瞬间就崩溃了。

    这……

    真杀啊。

    转眼之间,四个贵族嘉宾团的成员,就被变成了尸体。

    完蛋了。

    彻底完蛋了。

    崔明轨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完全丧失了思维能力。

    “啊啊啊啊……”

    油头粉面的聂扶光,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一样尖叫了起来,第一时间后退后撤,脸上浮现着难以掩饰的惊恐之色。

    他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在家族的灵草、丹药等资源的堆砌之下,勉强达到了武师境而已,真正的战斗力还不如一些巅峰武士境的武者。

    对弱者凶横,对强者惊惧。

    这是聂扶光这种‘死鸡儿扶不上架’的纨绔的最佳描述。

    他此时第一个被吓破了胆。

    那高傲女子也是面色狂变。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小破城的土霸王,竟然如此凶残顽劣,视国法为无物,说杀人就杀人,连贵族子弟都敢杀。

    简直不可饶恕。

    “小杂种,你这是找死。”

    高傲女子胆气比聂扶光强太多。

    锵!

    她拔剑出手,手中神剑化作万千寒芒,罩向林北辰。

    剑法精绝。

    剑气生灭。

    整个包间里,顿时寒意森森,空气里隐约有一粒粒细微的白色小冰粒在迸飞。

    寒冰系玄气。

    水系变异的稀有玄气属性。

    也是这高傲女子始终俯瞰周围一切同龄人,自以为绝世无双的底气所在。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银色冰纹,在林北辰的脚下蔓延,仿佛要将他的双脚缠住。

    天字第一号包间,气氛急骤狂降,仿佛瞬间变成了冻杀万物的玄冰窟。

    然而——

    “臭*婊**傻*!”

    林北辰浑身气血旺盛,行动丝毫不受阻,挥动大剑,直接一剑劈出。

    轰!

    高傲女子直接连人带剑被轰飞出去。

    嘭!

    她狠狠地撞在包间木壁上。

    但镂纹的薄薄木壁并未撞碎,反而是触发了提前布置的小结界之力,激起一层淡淡的银色水波般涟漪,将她震回来,踉跄落在地上,浑身剧痛,似是骨架被震散了一样。

    “哇……”

    她喷出一口鲜血,握剑的玉掌鲜血淋漓,虎口裂开数道淋漓的血口子。

    高傲女子满脸骇然之色。

    一抹后怕将她淹没。

    若不是手中剑乃是名品神剑,质地极高,只怕是刚才林北辰的重力一击,已经让她步了白衣年轻人朱志文的后尘,被劈成两片了。

    “一力破万法?”

    她惊骇失声地看向林北辰。

    这世上,怎么会有人仅仅用肉身之力,就可以打爆他们催动了玄气的力量?

    而且,自己激发的冰晶极寒之力,竟是不能对他造成丝毫的困扰和阻碍?

    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头高阶魔兽吧?

    而林北辰这时却是已经舍弃了她,如凶神恶煞的发狂杀魔,提剑直接斩向小王爷余万楼。

    擒贼先擒王。

    骂人先骂娘。

    先干死这个狗日的再说。

    桌子两侧的其他同龄人,纷纷失色。

    之前还居高临下俯瞰鄙夷林北辰的他们,此时完全被吓破了胆,哪怕是再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也都不敢阻拦,纷纷朝后退开。

    德剑破开空气,直斩余万楼额头。

    一剑既出,万山无阻。

    整个包间,都似是要被这一剑一分为二。

    “呵呵。”

    这位海安王的嫡孙,依旧坐在原地,冷笑一声,突地抬手,一团淡淡的紫色光焰笼罩五指,后发先至,切入到了这一道剑光之中,再度屈指轻轻一弹。

    叮!

    嗡嗡嗡!

    先是细微的金属交鸣之声响起。

    旋即巨大德剑的剑身之上,一道道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高频颤影,急骤震动,以余万楼指尖所弹之处为中心,朝着剑身各处,以及林北辰握剑之手袭去!

    林北辰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袭来。

    且这力量之中,还蕴含着一种极为古怪的刺痛暗劲,似是瞬间触电一般的体验,一道道暗紫色的劲流涌向他的全身各处。

    林北辰身不由己地朝后倒退。

    每一步落下,地板便发出咖喇刺响,被踩出一个清晰的脚印,整个万胜楼都仿佛是在他的脚下震荡,要被踩塌一样。

    一直后退七八米,才稳住身形。

    地面上,留下了九个深约寸许的清晰脚印。

    脚印周围,木板裂纹如蛛网般弥漫,宛然可见。

    “你已经死了。”

    余万楼冲重又懒洋洋地坐回去。

    他看着林北辰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林北辰微微皱眉。

    什么意思?

    你他娘的北斗神拳健次郎吗?

    就算是北斗神拳,好歹也得打中人啊。

    难道是刚才那电流般的暗劲?

    林北辰心中一凛,下意识地微微催动体内的玄气,只觉经脉之中,玄力运转顺畅,五脏六腑也毫无异状,并未察觉到有内劲暗伤之态。

    “小杂种,哈哈,你中了小王爷的【真龙紫炎】玄劲,哈哈,你死定了。”

    聂扶光回过神来,突然大笑。

    其他惊魂未定的年轻人,连同高傲女子,也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错,小王爷身份尊贵,乃是金枝玉叶,身体里流淌着皇室的血脉,蕴含剑之主君冕下赐予的天赋之力,觉醒的乃是超脱于五行属性,独属于皇室的三大至高玄力之一的【真龙紫炎】玄气,哈哈,这种玄力,一旦入体,药石罔效,秘法难救,哈哈,姓林的,你完了……”

    高傲女子也反应过来,擦拭嘴角的血迹,厉声大笑了起来。

    “杀了我们的朋友,就算是神眷者,也得陪葬。”

    “不错,神殿也不会保你。”

    “嘿嘿,一会儿,小王爷只需一念之间,便可以让你饱尝烈焰焚身之苦,令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悔来到这世界上!”

    恼羞成怒的贵族青年们,幸灾乐祸地盯着林北辰。

    “公子,你……怎么样?”

    “公子,你快走……”

    芊芊和倩倩大惊失色,连忙冲过来。

    林北辰看向余万楼。

    后者的眼神仿若是主宰生灵生灭的神祇一般,戏谑地看着林北辰,嘴角勾勒出一丝残忍冰冷的弧度,右手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

    啪!

    清脆的声响。

    林北辰隐约感觉到之前散入自己体内的电流之力,突然又微微出现了一下,酥酥麻麻地颇为舒服,就像是泰式马.杀.鸡一样,但接着很快便又彻底消失了。

    他看向余万楼。

    而余万楼也盯着他。

    四目相对。

    生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余万楼的脸上,渐渐地浮现出意外之色。

    啪!

    他又打了一个响指。

    而这一次,林北辰连体内那一抹淡淡的过电感觉,都没有了。

    空气更加安静。

    高傲女子和聂扶光都看向余万楼。

    后者眉毛微皱,一团紫色火焰笼罩了他的右手,施展秘术,再度打了一个响指。

    啪!

    响亮而又清脆。

    然而依旧是一切都未曾发生。

    “呃……”

    林北辰道:“你他*的在行为艺术吗?”

    余万楼缓缓地站起来,脸上这才终于有了一丝认真之色,打量着林北辰,道:“你竟然可以压制的【真龙紫炎】之力?”

    压制?

    根本是它自己主动消失了好吗。

    林北辰冷笑不语。

    “呵呵,有意思。”

    余万楼脸上浮现出了惊喜之色。

    他很开心地笑着道:“本以为你这样的垃圾,根本不配小王我出手,没想到你竟然勉强还能给我带来一丝丝的乐趣,我都有点儿舍不得杀你了。”

    “对对对,小王爷,手下留情……”

    这个时候,崔明轨在如梦初醒,连忙道:“不能再死人啦,林北辰是神眷者,你杀了他,也难逃神殿的追责,不如我们……”

    “闭嘴。”

    余万楼扭头微笑着道。

    只是这种微笑声音,在崔明轨的耳中,听到了一种极致恐怖,犹如火山即将爆发一般的愤怒和杀意。

    他打了一个寒颤。

    就听余万楼咧嘴浅笑,用一种奇异的声调,道:“追责?那又怎么样?天塌下来,自然会有人替我顶着……而这个杂碎,不但杀了我们的同学,还要杀我,我自卫宰了他,有问题吗?”

    崔明轨看到,余万楼的眼眸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

    就好像是失去理智的赌徒,或者是狂热的瘾君子……当他们陷入到某种极致的偏执情绪之中去时,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成为不计一切代价也要毁灭对手的野兽。

    疯子。

    林北辰,余万楼,这两个家伙,都是疯子!

    崔明轨几乎咬碎了牙齿。

    这两个纨绔,两个败家子,两个脑子有问题的疯狗!

    他们怎么就敢这么疯狂嚣张,说杀人就杀人?

    崔明轨已经彻底丧失了继续劝说的力气。

    他觉得自己和这些人,完全就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

    而这时,林北辰也开口了。

    “你装你妈.*呢?”

    他一脸不屑地看着余万楼,道:“就你会玩火吗?”

    林北辰啪地打了一个响指。

    一簇橙红色的火焰,在他的右手指尖,冒了出来。

    极致危险的气息,瞬间在空气里弥漫开来。

    仿佛是潜伏九渊的毁灭火龙,在这一刻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眸,角质眼睑之下的瞳仁里,流露出冰冷无情的光泽。

    ----------

    一个小大章,今天没有了。

    这几天人在西安办事,所以更新不太稳定,今晚已经回到家,明天开始,更新时间恢复正常。感谢大家的包涵和打赏。

    

http://www.lysghj.com.cn/10_10753/48071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sghj.com.cn
优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sghj.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